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九星霸體訣 > 第三千一百八十五章 書院老怪物
神圣的龍威肆虐,兩道結界崩碎,直到第三道結界面前,才終于被攔了下來,不過第三道結界之上,也布滿了蛛網一般的裂紋。
“龍塵這孩子,運氣逆天了,想不到這黃金龍鱗的主人,血統如此高貴,恐怕大有來歷。”白樂天看著龍塵,開口道。
“神圣威壓,會破壞一切法則,這龍鱗的主人,一定是了不得的存在。
看來華云商行也有走眼的時候,竟然沒看出這枚龍鱗隱藏的力量。”白詩詩的母親道。
華云商行有自己的鑒寶師,眼光毒辣到令人難以置信,但是對這片龍鱗卻走了眼。
如果知道這龍鱗有如此恐怖的神圣威壓,其價值,根本不是九州大會的經費能買得起的,顯然華云商行也有估值錯誤的時候。
“這怪不得華云商行,真龍神威不容挑釁,他們不敢去試探,否則會被龍鱗視為挑釁,直接滅殺,滅殺不得,就會自毀。
所以,他們只能從外形、紋路、年代和積累的相關經驗來評估這枚龍鱗的價值。”白樂天道。
“轟隆隆……”
以龍塵為核心,空間不停崩潰,巨龍的咆哮之聲,在天地間回蕩,一道結界,根本擋不住那聲音向外傳遞。
幸好白小樂的母親,又加持了兩道,否則聲音遠遠傳遞出去,很有可能引起巨大的恐慌。
龍塵此時全身布滿了金色鱗片,金光萬道,神威流轉,氣勢駭人,就仿佛一尊身披金甲的天神降落世間,傲視天下,睥睨九天。
看著龍塵,那些老者沉默了許久后,其中一個老人開口道:
“凈院大人既然已經選定了人,其實無需讓我們來看了,我們相信凈院大人的眼光。
只不過,現在時機真的成熟了么?恐怕還需要觀察一段時間。”
“仙長說得甚是,只不過茲事體大,不容半點馬虎,不知道仙長們,可有什么指示?”
白樂天恭恭敬敬地道,雖然他是凌霄書院的院長,但是對這些老古董們,還是非常尊敬的,因為他們可都是他的長輩,而且對凌霄書院,有著巨大貢獻。
“沒什么好指示的,我凌霄書院明面上有趙天瀾等無數前輩,以生命換取了這片世界安寧。
背地里更是不知道有多少英雄,犧牲在與惡魔之海的對抗中,人是這個世界上,最難以琢磨的存在。
如果沒有敬畏和感恩,人就是九天十地內最邪惡的生靈,長時間的和平,讓他們已經忘記了凌霄書院為天瀾域做出的一切。
現在還要恢復道晨域的名字,說明他們對我們凌霄書院再無感恩之心,忘記歷史,就是背叛,就算天瀾前輩復生,也不會怪我們的。
如果凈院大人認為龍塵就是我們的機會,那就試試看吧,畢竟天道不明,氣運不顯,我等肉眼凡胎,看不到世界巨變的征兆,不敢妄加定論,更不敢將凌霄書院的命運壓出去。”那老者沉吟了一下,繼續道:
“我們這些老家伙常年閉關,腦袋已經不靈光了,思想更是保守,看問題不會那么全面。
世間萬事,有時牽一發而動全身,仙界是否會因為一個九星傳人而發生巨變,還需要繼續觀察。
龍塵可以培養,靜觀天道變化,再決定以后我們凌霄書院的態度。
只不過,九星傳人是雙刃劍,很容易失控,你們要注意尺度,別讓他知道太多上古秘辛,這對他不好。
畢竟九星傳人的腦子,比我們這些老古董們,還要固執,一點彎兒都不會拐。”
“仙長們放心,龍塵這孩子跟一般九星傳人不太一樣,而且,我們會循序漸進地培養他。
只不過,紙里終究包不住火,如果有一天,龍塵身份暴露,我們書院的態度是……”院長大人道。
“如果不是宿命之子,我們也沒辦法保護他,只能任由他自生自滅。
如果他是宿命之子,凌霄書院會將所有賭注都壓在他的身上。”那老者道。
“明白了。”院長大人點頭道。
那老者點點頭,與那一眾老者一起消失,空中只剩下了白樂天、白展堂一家四口。
“爹,如果龍塵不是宿命之子,我們就無情拋棄他了?”白展堂問道,雖然有白詩詩的母親暗中捏他,但是白展堂還是直接了當地問了出來。
“你說呢?”白樂天道。
“這也太不近人情了吧,他是我們書院弟子,把前途命運都交給了我們,半途放棄,那是人干的事么?”白展堂怒道。
“展堂……”
白詩詩的母親和白小樂的母親臉色一變,白展堂的話,有些過分了,怎么可以如此跟自己的爹說話?
“這件事你不應該問我,你應該去問凈院大人。”白樂天面對兒子的無禮質問,并沒有生氣,只是微微一笑,飄然而去。
“喂……”
見白樂天沒有正面回答,白展堂不禁急了,就要去追,卻被兩人死死拉住。
“你個蠢貨,這種事情有什么好問的?大勢之下,個人的力量是渺小的,只能逆來順受。
我們凌霄書院隱忍了無數年,為的是什么?你這個腦子,這輩子也就只能做個莽夫了,趕緊回去。”白詩詩的母親和白小樂的母親二人,拉著白展堂離開。
而在凌霄書院的某一個角落里,一個老人,手持掃帚,一雙渾濁的眼睛,看著一個方向,那個方向,正是龍塵煉化龍鱗之地。
“它把自己的命都綁在那孩子身上了,不會錯的,仙界會因他而改變,我們都是見證者,而不是締造者。”
老人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一笑之后,繼續掃地,那落葉四處飄散,將他之前的努力又全部抹去,但是老人非常耐心,反復從頭掃起,一板一眼,節奏絲毫不亂。
“當”
掃帚劃過地面,磚縫中,一塊破碎的刀片被掃出,破碎的刀片還很鋒利,將青磚劃出了一道痕跡。
老人一愣,看了看那碎片和青磚,將刀片取出,放在手中,搖搖頭道:
“看來要有不速之客降臨了。”
“嗡”
老人話音剛落,警報聲響起,那是敵襲警報,但是老人仿佛什么都沒聽見,繼續低頭掃地。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