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血妖姬 > 第2302章 被丟在青域的倒霉蛋
    不過,雖然有了卯荼的龍鱗氣息打底,不用擔心會被發現身份不對;但是在他們一路前行的時候,腦袋愈發冷靜,也發現了自己之前似乎想的太淺顯了;

    因為他們并沒有得到關于青域常識的那些記憶,讓他們冷靜下來后感覺頗為尷尬,要去弄地圖,就得先去探路,然而因為師絲桐太坑,直接把他們丟在了荒郊野外,偏僻的連一個活口都看不到的破地方。

    要不是知道師絲桐不是那種會惡意報復的性格,流墨墨都懷疑他把他們弄到這兒是不是故意的~!

    流墨墨和雪如樓在試探著謹慎前行下,花了好幾日的功夫才尋到了一點有活口活動的痕跡,而這個痕跡也讓他們愈發確定他們面臨的局面實在是有點不盡人意;

    因為他們找到的痕跡,明顯不是人形生命能折騰出來的~!

    這讓兩人原本去尋個城池直接進去買一份地圖的打算,直接就被劃入了不可行的行列中。

    而其實只要仔細想想,青域既然是龍族掌控,仙獸遍地的地方,人族作為其中食物鏈的最底層,那么那些龍族仙獸肯定是不會選擇用人形來進行日常活動啊~!

    辣么,在這種前提下,龍族和仙獸的城池,那肯定是滿城的原型仙獸,若他們真摸到城里去了,別說借助卯荼的氣息,就他們現在這外形,只要一冒頭,怕是分分鐘就被圍了~!

    想明白這一點,兩人也是慶幸,不然要是真被發現了,被那些非人族們圍堵折騰什么的,哪里趕得及回去東勝神洲啊~!

    嗯,方式得改~!

    “正大光明著不行,那就來黑的吧~!”流墨墨捏了捏自己的小拳頭,轉頭看向雪如樓;

    “只能這樣了。”雪如樓會意,點頭應道。

    不過,既然想來黑的,那前提就得找好目標,起碼也得是知道青域的地圖,以及哪里可以乘坐去往東勝神洲的渡仙船。

    而為了這個合適的目標,兩只血妖姬其實還是得去城池,不過不同于之前的想法,這次他們去城池,完全可以隱匿了身形去,畢竟不需要買什么,捉只合適的仙獸,選好目標之后倒是不用太過忌憚。

    對此,兩人直接就遁入了次空間,然后直接沿著那非人形的生命留下的痕跡,直接在次空間中飛馳追趕過去。

    追著那斷斷續續的痕跡不過兩日,兩人就找到了有活物的地方,而且不出所料,并沒有任何人形生物存在。

    那是一種外形像是大狗,足有三米多高,頭上生有一根獨角的黑色仙獸,那些仙獸不過幾十只,他們聚集的地方是一個小村子,村子里只有他們這一族,兩只血妖姬暗中觀察了幾日,就確定了這種仙獸并沒有捕捉的價值;

    他們生活的這般偏僻,平日外出也不會走遠,不知道是本身就宅還是不敢走遠;

    這讓基本確定的流墨墨直接就失去了繼續觀察的興趣,不過這個族群雖然沒有他們想要的仙獸,但是不一定沒有他們去城池的信息。

    兩人選了選,定了這個族群中那頗為蒼老,實力卻只是五品天仙的老者,尋了機會就直接把他砸暈了拖進了次空間中~!

    “不要抽取記憶,直接看。”而看著昏死過去的黑色仙獸,雪如樓出聲說道;

    “這么謹慎啊,那你來吧。”流墨墨明白雪如樓說這話的意思,對于早已經喜歡粗暴的直接抽取記憶,這樣仔細翻看,不損傷人家的識海,流墨墨表示她并不想接手;

    “好。”雪如樓點點頭,然后拎著那只黑色仙獸就仔細的翻看起他的記憶。

    好一陣后,雪如樓收回了神識,然后看了看主空間外,刷的撕開空間隔膜,把黑色仙獸直接塞了回去。

    “他記憶中有去最近的小城的路線。”雪如樓說道,

    “欸,那不錯欸~!走走走~!”流墨墨立即露出笑容,然后催促起來;

    隨后雪如樓只摟著流墨墨,在此空間中辨別好的方向,直線疾馳而去~!

    而這般直接用直線最短的距離,在此空間中竟是足足飛了半個月,才終于看到雪如樓在黑色仙獸的記憶中看到的那個小城~!

    “··真是夠遠的,難怪他們不怎么進城。”而在看到那小城的時候,流墨墨也是松了口氣,不由吐槽出聲;

    這半個月趕路的時候,雪如樓也把那個黑色仙獸的記憶中有用的情報說了出來;

    這讓流墨墨知道,那個小族群確實是因為很弱,所以也躲避到那種偏僻的地方生存,不過他們雖然很弱,但是也并不是完全不和外界交流,不過因為他們的聚集地距離最近的城池,以他們最快的速度都要花上一個月才能到,所以他們就很少去城里,除非必要。

    當然,對于仙獸們得考慮地形路線花上一個月的時間的路程,在兩只血妖姬直接在次空間中直線前往,并非是全速,也直接就省了一半的時間。

    畢竟在此空間中全速,還得考慮用他們那半吊子都算不上的能力要怎么化解因為速度而出現的空間之力的問題。

    “進去看看。”兩人直接靠近到小城周邊,然后發現這個小城,也確實是名副其實的小,只在這一邊就能看到遠處另一端的城墻,尤其是這城內生活著的,都是體型都和小不沾邊的仙獸~!

    帶著驚奇和好奇,兩人在此空間中溜溜達達的進了城。

    青域的城池格局整齊規劃,不過建筑物的風格卻都粗狂的夸張,高大寬闊,堅固耐用是基礎,特點是那夸張的放大了很多倍~!不過再一看街上那些大塊頭的仙獸們,那建筑物也就正常了。

    流墨墨和雪如樓在次空間中溜達了一圈,然后就認真尋覓起了目標;

    因為需要記憶中有青域地圖的,他們就直接往大了找,先去了城內最大的那家店中,不過并沒有看到有地圖在賣,他們只挑了一個應該是店內高層的仙獸打暈,然后拖進了次空間中翻看記憶;

    “他記憶中只有去往更大的城池和輻射出來的小城池的地圖。”雪如樓皺眉說道,流墨墨擰了擰眉,拎過那只仙獸把他放回了主空間中,他的房間中。

    “不用去找了,這個城池太小,去大城池看看~!”流墨墨說道,雪如樓點點頭;

    兩人沒有再耽擱,確定了雪如樓翻看的記憶中那座大城池的準確方向,然后兩人就繼續飛馳而去~!

    這個小城其實已經是最小的城池了,而流墨墨他們要去的大城池,和小城池之間其實還有著中等大小的城池,次等大小的城池隔著;

    當然了,因為流墨墨和雪如樓是直接從次空間中,選了直線去的,并不需要繞路去那些夾在中間的城池,所以他們在路上花費的時間也比那個仙獸記憶中所需的時間縮短了至少一半以上;

    不過,當他們一路往前,終于到了目的地的時候,時間也已經過去了半年。

    “終于到了,得抓緊時間了~!”流墨墨神色嚴肅的盯著我面前那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盡頭,高的夸張的城墻,呼出一口氣說道。

    “嗯,直接去最大的拍賣行~!”雪如樓點點頭說道,隨后兩人直接進了城;

    這個名副其實的大城比小城不知熱鬧了多少倍,里面的仙獸種類更多,而流墨墨和雪如樓也在被師絲桐丟在青域七個多月后,終于看到了龍族。

    嗯,一只只被各色仙獸簇擁,仿佛眾星拱月,仙獸盡皆退散的小龍~!

    “奇怪,那些成年的龍族怎么沒出來··”流墨墨仰頭看著主空間中的天空上,一條條單看體型只能算是小孩兒的龍族飛過,忍不住狐疑出聲;

    “紈绔子弟高調出行,那些成年的怎么會攙和?”雪如樓卻是看出了幾分端倪接口說道,讓流墨墨一怔,然后也不由點頭;

    “唔,這倒也是,欸,那些小龍估計也沒啥用,去拍賣行。”雪如樓的點醒讓流墨墨瞬間對那些小龍失去了興趣,當即就轉頭打量起了主空間內的周圍環境。

    “應該是這邊,去看看。”雪如樓也不知道準確位置,觀察了一下后只指了指比較熱鬧的那條街說道;隨后兩人就完那一條街道飛去。

    因為并不需要避開那些體型龐大的仙獸,兩人前行的速度很快,不過一直到飛到這條街的盡頭,他們也沒有尋到拍賣行,這讓兩人不由無奈,選錯了,繼續找。

    在一條條的找了大半日后,兩人終于找到了最大的拍賣行,而且因為拍賣會正在進行,而且拍品似乎還挺貴重的,整條街都戒嚴了,那些三四米高的犬類仙獸神色嚴肅的盯著一切試圖靠近拍賣場的仙獸,至于那來往了的龍族,他們面上雖然嚴肅,但那尾巴卻是搖成了風火輪,看的次空間中的兩只血妖姬那叫一個無語;

    “跟上。”不過,吐槽歸吐槽,雖然在次空間中無懼任何,但是跟著個地位高的總比他們自己啥都不知道到處亂竄耽誤時間要強~!

    流墨墨招呼雪如樓一起跟著那只小青龍進了拍賣場,當即就有蝴蝶類的仙獸侍女飛到面前,恭恭敬敬的把小青龍和他的一票小弟引到了巨大的拍賣場內,一個明顯是貴賓席的很高的平臺上。

    對此,看著那些仙獸根本不遮掩自己的坐在拍賣臺下,而那些地位高的則和小青龍這兒一般,盤踞在一個個懸浮的平臺上,仿佛在展示自身;

    這讓已經習慣了不管是仙人們還是妖界乃至修真界的拍賣會,遮掩的嚴實的包廂,而那些拍到東西都遮遮掩掩生怕被認出來被殺人奪寶的常規操作的拍賣會的兩只血妖姬,看著青域這簡單粗暴,毫不掩飾自己的拍賣會,那叫一個不適應~!

    不過,當他們看到拍賣臺上的新上臺的拍品,竟然是幾名人族修者后,也是驚訝了;

    “人族拍賣仙獸,那仙獸自然可以拍賣人族,這我能理解,但是那些連仙人都不是,在修者中境界也不過是中等的修者,那些仙獸買他們回去圖什么啊??”流墨墨驚奇說道,雪如樓表示他也不清楚;

    帶著對此事的驚異好奇,兩只血妖姬只飛到了拍賣臺上,近距離的打量了一番那幾名神色麻木的修者,并沒有看出他們又什么特別的;

    而在兩人打量的時候,拍賣已經開始了,而他們也很快注意到,那些出價的卻大多是拍賣臺下普通坐席上的仙獸們,至于在高處那些小平臺上的貴賓們,對于這些人族修者并沒有什么興趣。

    很快,這幾名修者就被一名灰皮膚的有著四只耳朵的犀牛拍下了。

    不過,那只四耳犀牛拍下后并沒有付仙晶,似乎是把拍品暫時寄存在了拍賣場,這讓還想看看他會對那幾名人族修者做什么的兩只血妖姬不由失望。

    拍賣會繼續著,主空間中一切進展順利,而因為空間隔絕只能看到,不能感知到更聽不到,讓流墨墨和雪如樓對拍賣會倒是沒有太大的興趣。

    在看著那些人族修者被帶去一個在后臺的小房間內呆著后,他們也回到了拍賣場上,然后神色嚴肅的開始最初的目的。

    找一個記憶中有著青域地圖,能讓他們知道怎么到達邊界,找到正確的渡仙船的存在~!

    平民坐席上,那些仙獸他們都不熟悉,暫時不考慮他們,那么,那些屬于貴賓的仙獸呢··

    兩人飛到了拍賣臺上方,目光從主空間中那些平臺上的仙獸身上一一劃過;

    “他們不行~!”不過只看了一圈,雪如樓就皺眉說道,流墨墨也反應了過來;

    “太扎眼了,去后臺看看有沒有合適的。”流墨墨接口說道,兩人只立即往后臺而去;

    在略過了那些屬于婢女和管理婢女的仙獸后,兩人的目光只鎖定在了一名似乎是鑒定師的猿類仙獸的身上。

    “他肯定知道~!”流墨墨眼眸一亮,雪如樓卻是有些遲疑;

    “他會不會太精明,要是被發現,引起戒嚴防備的話··”

    “沒事兒,那就直接把他解決了~!”流墨墨躍躍欲試的說道,突然失蹤一個鑒定師,誰會想到他們的目的是去找離開青域的路去了?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