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經濟大清 > 第六百一十章 起義與叛亂(上)
        江寧宗人大牢。

    索額圖正無所事事的抓虱子,牢門突然一聲響動。

    “索額圖,你那番話究竟什么意思?”明珠的聲音響起。

    索額圖狡黠一笑:“原來是明相啊,今兒個怎么有空來看我這個戴罪之人啊?”

    明珠走進來道:“皇上下旨,派六阿哥去助大阿哥平叛了。”

    “是嗎?今是什么日子了?”

    “八月初十。”納蘭明珠急道:“你上次問我大阿哥平叛之事,是什么意思?湖南叛黨已成甕中之鱉,皇上這個時候派六阿哥去,又是什么意思?索額圖,是不是你這奸賊從中作梗?”

    “老夫沒記錯的話,大阿哥此次平叛,足用了十萬人馬吧,那可都是各地精銳啊。”索額圖慢條斯理的道,“這支大軍,不由不讓人忌憚啊。”

    明珠神色大變。

    索額圖冷笑道:“明相,你說這支大軍平叛之后,若是轉而東進,威脅江寧,會如何?”

    明珠色厲內荏的道:“哼!索額圖,我看你是瘋了,扳倒太子后,眾皇子間,誰比大阿哥還有資格坐上儲君之位?大阿哥何必多此一舉?況且你別忘了,此次平叛,你那任湖廣總督的舊部才是主帥,大阿哥只是副手!一旦大軍有變,你和太子也脫不了干系。”

    “哦?”索額圖得意的挑眉,“陳輝祖不過是一介文臣,而大阿哥久居軍旅,又是皇子之尊,他若是想抓軍權,陳輝祖又怎會是對手?”

    “不可能!大阿哥知道利害,十萬兵馬你就想誘大阿哥謀反,癡人說夢!”

    “哈哈,陳橋兵變時,趙匡胤就不知利害嗎?”

    明珠聽到此處再不廢話,慌忙向牢外走去。

    索額圖在后面得意的大笑道:“明相,這話還沒說完呢,你走什么啊?通風報信?哈哈哈……晚了!等你送信到湖南,恐怕大阿哥都領軍上了長江了!哈哈哈哈……”

    ……

    湖南衡州。

    被圍困了近一個半月的叛軍,早就是彈盡糧絕。

    城內百姓的都被叛軍搶了去,百姓不得不吃草根樹皮,而后便只能易子而食。

    大街上早就沒了人影,滿是孩童的累累白骨。

    叛軍雖然有些余糧,但也僅僅是餓不死的程度,守城的士兵餓的面黃肌瘦,甚至站崗時還會暈過去。

    不少叛軍晚上還會三五成群,到百姓家去抓些老弱來吃。

    不過,有時候,他們也會反被百姓抓去吃掉。

    也不是沒人動過投降清軍的念頭。

    只不過,清軍鐵了心一般,不接受投降,即使打了白旗過去的,也會被清軍羽箭射殺,連尸體都不收。

    好在城里還能茍延殘喘,便沒人再投降了。

    而叛軍的主心骨——吳旦先,現在每天過著醉生夢死的日子,只要酒水一日不盡,便每天飲酒,仿佛要把自己活活灌死一般。

    吳育恒將這種種看在眼里,明白再不逃出去,一定是死路一條。

    恰好他在機緣巧合之下,找到府衙中幾套嶄新的清兵號服,便叫了幾個吳家同輩,準備今晚,從城墻爬下去,混進清軍中,再逃出去。

    一行人焦急的等到黃昏,正準備動身前去城墻,突然院中響起一個女人的聲音。

    “吳將軍在嗎?殿下找你過去。”

    吳育恒一愣,喃喃道:“二叔找我?”

    他的一個同輩道:“都這時候了,還管他作什么!”

    吳育恒搖搖頭:“二叔好歹是上柱國,又是大將軍,又不少人還忠于他,我如果不去,恐怕事情會暴露。我先去看看,如果三更天我還沒回來,你們就自己出城吧。”

    說罷,吳育恒便走到院中,只見院中站著個俏生生的侍女,雖有些瘦弱,但面無菜色,看來沒受過餓,應是權貴身邊的。

    “敢問姑娘,吳柱國找我有什么事?”吳育恒行禮道。

    那侍女道:“吳柱國已有退敵之策,要找將軍商量。”

    “真的?”吳育恒大喜過望,連忙道,“那便走吧!”說罷,便一馬當先出了門。

    因為清軍圍城,為方便守城,吳育恒便在東城墻下找了個沒人的房子住下,而吳育恒則住在府衙。

    這一路,有不少亂軍和百姓,專抓落單的行人,一旦被抓住,就是被烹煮分食的下場。

    就算是吳育恒這樣的青壯,也要將兵器拿在手上,才敢行走。

    他不由看向身邊的侍女,有些起疑,這一路這么危險,為何吳旦先要派個女子孤身來找他呢?

    “敢問姑娘,可是國柱身邊的侍女?”吳育恒問道。

    那侍女“嗯”了一聲。

    “平日都做些什么?

    “打掃漿洗一類雜事。”侍女小聲道。

    “哦。”吳育恒看似漫不經心的答應,突然腳步一錯,走到那侍女身后,刀架在她脖子上,“柱國打掃漿洗的侍女都是我找的,可沒見過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出乎吳育恒預料的,那侍女見狀竟突然轉身,然后跪了下來:“不敢欺瞞將軍,婢子是王妃身邊的侍女,名叫萍兒,這次來也是王妃派我來的,怕將軍不肯見面,這才謊稱是王爺叫我來的。”

    吳育恒收回刀,皺眉道:“董芊芊?她找我做什么?”

    “王妃要見將軍,定是有極重要的事情,求將軍見上一面。婢子求求將軍了。”那侍女說罷便磕頭不止。

    吳育恒暗想這一路頗為危險,這侍女獨自過來找他已頗為不易,若是讓她獨自回去,出了什么事情,自己也是難辭其咎,董芊芊這女人雖不討喜,但畢竟是女流之輩,見上一面也掉不了一塊肉,便道:“也罷,就去見上一見,帶路吧。”

    董芊芊住在府衙后院,兩人剛到后院,便聽到吳旦先大發雷霆:“酒呢!酒來!拿酒來!”

    吳育恒嘆了口氣,他本來也想帶著自己二叔逃的,但每次前去勸說,不是被轟出來,就是吳旦先喝的酩酊大醉,幾次下來,他就已心灰意冷了。

    “將軍這邊請。”那侍女將吳育恒帶到了一個偏院中。

    院中,一個絕美佳人立在樹下。

    早就聽說董芊芊是個絕色人,但吳育恒還是第一回見到她,這一眼竟有些癡了。

    恰在這時,譙樓警鐘猛的響了起來。

    圍困衡州一個半月的清軍,終于攻城了!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