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三寸人間 > 第655章 絕不屈服!
    在看到滅裂子與悠然道人時,王寶樂已經心神震動,可下一瞬,當他看到悠然道人身后那數十道身影后,內心的震動已然化作了驚濤駭浪!

    事實上那數十道身影,他都熟悉,里面絕大多數,竟都是悠然與滅裂子一脈的元嬰修士,甚至王寶樂都看到了悠然道人的弟子周初道與黃云姍!

    這些人,一個個都是神色陰郁,可面色大都蒼白,好似失血過多的樣子,甚至精神也都萎靡,但此刻出現后,竟跟隨在了悠然道人的身后!

    這一幕,結合王寶樂對悠然道人的警惕,聯想他之前獲得的信息,已經不需要去猜測了,事實就在眼前!

    悠然道人,叛出道宮!

    幾乎在這個念頭于心底浮現的剎那,滅裂子雙手掐訣,在這疾馳中向后一揮,轟鳴聲下,阻擋了來自身后的無形一擊,可他顯然之前傷勢太重,此刻雖阻擋了這一擊,但依舊還是鮮血噴出,身體踉蹌間,慘笑起來。

    “悠然,這一切到底是為什么,你為什么要如此!”

    悠然道人站在半空,聞言忽然笑了,那笑容里帶著森然,更有一抹深沉,竟沒有再次出手,而是淡淡開口。

    “滅裂子,何必裝出一副什么都不知曉的樣子,我出手偷襲你的那一刻,你應該就已經清楚明白了才是,否則的話,你又何必在重傷的狀態下還要發動殺手锏轟開大地,一定要降臨這第二層世界……難道你認為,我不知道你這么做的原因,是為了引馮秋然過來,與你匯合么?”

    “大家都是老朋友了,你如果想拖延時間,直說就是,老夫還是可以同意的!庇迫坏廊诵χ聪驕缌炎。

    隨著他話語傳出,滅裂子臉上之前的慘然,慢慢被陰霾取代,的確是如悠然道人所說,在對方出手偷襲的那一刻,他滅裂子就已經明白,悠然道人叛出道宮,尤其是親眼看到他憑著詭異術法,封印操控了大量道宮修士后,這熟悉的一幕,也讓他立刻就聯想到當年那一戰里未央族的奴役手段。

    所以他才拼了一切也要轟開大地,進入這第二層,目的正是找到馮秋然,與馮秋然聯手鎮壓悠然道人,畢竟在滅裂子的分析中,悠然選擇偷襲自己,而非正面鎮壓,這就已經說明了,此人所掌握的力量,并非強悍到讓他絕望!

    一切,不是不能逆轉!

    可如今,隨著悠然道人開口說出他的心思,隨著那不疾不徐的神態,滅裂子忽然心底有些慌亂起來。

    王寶樂與趙雅夢,此刻在不遠處的大地上,躲在一處山體下,遙望這一切時,二人都心神強烈震顫,尤其是之前知道了王寶樂于第三層的發現,趙雅夢思緒轉動間,已經對這一切有了詳細的判斷。

    戰艦的出現,十有八九是與悠然道人有關,而這里的幕后黑手,也有極大的可能,正是這悠然道人,尤其是之前未央族的出現,也就使得這悠然道人的身份,呼之欲出。

    王寶樂同樣如此,沉默中他心底焦急,本體所在之處,他拼了一切的加速吸收,哪怕身體再次凝聚靈脂也都不在乎了,只要能加速吸收戰衣的靈力,一切都可以!

    在王寶樂這里暗中加速吸收時,天空上的滅裂子眼睛里露出凌厲之芒,盯著悠然道人,忽然開口。

    “馮秋然呢?”

    “你看,我很喜歡你這么直截了當的問詢!庇迫坏廊诵χ_口,隨后微微搖頭。

    “馮秋然沒有隕落,我怎么舍得讓你與她隕落了,不過你想等她到來,怕是做不到了,此刻的她,被困在了我專門為其準備的一處陣法內,另外……”悠然道人瞇起眼,說到這里,他身體剎那一晃,滅裂子更是瞬間倒退。

    但顯然滅裂子傷勢極重,此刻雖反應極快,可還是在眨眼間就被悠然道人追上,轟鳴聲頓時爆發,二人在這天空中再次激戰。

    而這一戰的過程很短,在悠然道人身體內突然撕裂皮膚,鉆出額外的四個手臂后,隨著六臂同時掐訣,一團黑氣形成的霧團,幻化成一尊大鼎,直接就砸在了滅裂子的身上。

    巨響中,滅裂子鮮血噴出,身體踉蹌間直接被轟在了一處山峰中,隨著山峰崩潰,滅裂子勉強站起時,那黑霧形成的大鼎,也化作了無數的細絲,霸道無比的強行鉆入滅裂子體內。

    隨著鉆入,滅裂子身體顫抖,鮮血又一次噴出時,他的胸口已經凹陷下去,一只手臂也都斷裂,慘笑中他掙扎抬頭,死死的盯著悠然道人。

    悠然道人神色如常,感受了一下自己六個手臂后,他笑了起來。

    “好久沒有露出真身,說起來,你們道宮修士的身體,雖方便很多,可……太弱了!”搖頭間,悠然道人目光掃了掃遠處大地,顯然是注意到了王寶樂與趙雅夢的藏身之處。

    不過在他看來,無論是趙雅夢還是王寶樂,都是螻蟻罷了,就算后者是繼法弟子,是第四太上長老,可那又如何,修為決定一切!

    尤其是眼下,他在意的是滅裂子,所以揮手間,其身后的數十道身影,剎那散開,將重傷噴血的滅裂子包圍后,悠然道人向著滅裂子,一步步走去。

    眼看如此,王寶樂目中露出一絲掙扎,但很快就化作果斷,拉著趙雅夢急速倒退。

    滅裂子顯然之前也察覺到了王寶樂與趙雅夢,但看都不看一眼,此刻目中雖凌厲,可心底卻是苦澀,他不是在苦澀王寶樂的離去,實際上如果是他在那里,以結丹的修為,也會毫不遲疑的逃遁。

    他苦澀的,是如果自己沒有被偷襲重傷,也就不會狼狽至此,而悠然道人修為又隱藏極深,自己根本就不是對手,眼下絕望中,滅裂子眼睛里突然爆出精芒。

    而就在他目中精芒散出的瞬間,悠然道人微微搖頭,掐訣一指,頓時就有一道道黑色的絲線,突然從滅裂子體內驟然而出,竟將其全身束縛!

    滅裂子身體猛顫,額頭青筋鼓起,想要掙扎可卻無濟于事,只能任由悠然道人,一步步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滅裂子,我很欣賞你,所以我可以給你一個不強制奴役的機會……畢竟被老夫下了奴役印記后,你這一生的成就,就此終止不說,且神智也會受到極大影響,這一點你是知曉的,而道宮已隕,也不可能有希望重建了,所以……跪在我的面前,我可以作為你的領路人,讓你成為我的戰侍,且承諾百年后給你更換身軀,成為真正的未央族!”悠然道人目中露出陰冷,緩緩開口。

    他沒欺騙滅裂子,可以說整個道宮里,他只看重兩個人,一個是滅裂子,另一個就是滅裂子的徒弟獨孤霖!

    只有這二人,讓他覺得可以給他們加入未央族的機會,至于其他人,他很輕蔑,哪怕馮秋然的修為通神,但在悠然道人看去,那種軟弱的性格,使得馮秋然天生就應該是個弱者!

    “向未央族跪下?”滅裂子聞言忽然笑了,哪怕身體此刻被束縛,且劇烈的痛楚,讓他控制不住的顫抖,可他依舊還是笑聲越來越大。

    “我滅裂子雖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輩,但身為道宮弟子,上跪天地,下跪祖師,除此之外,不跪任何存在!”

    “你算個什么東西,未央族又算什么雜種,也配讓我滅裂子去跪?”滅裂子目中露出譏諷,的確是如他所說,他承認自己不是什么好人,可他心中有他的堅持,那就是蒼茫道宮!

    他可以雙手血腥,可以有著祭祀整個聯邦的念頭,但這一切……都是為了道宮,他滅裂子這一生,對道宮的忠誠,絕不會改變!

    聽著滅裂子的聲音在這天地內回蕩,王寶樂目中露出一絲復雜,哪怕他不喜歡滅裂子,但這一刻,對于滅裂子的剛烈,王寶樂感受的極為清晰。

    甚至某種程度,滅裂子是故意在激怒悠然道人,只為尋死!

    悠然道人盯著滅裂子,瞇起了眼,半晌后右手抬起猛地一揮,瞬間滅裂子身體上纏繞的大量黑霧,剎那化作無數的黑色符文,全部烙印在了滅裂子體內,頓時滅裂子身體一顫中,笑聲戛然而止中,漸漸失去了一切氣息。

    可下一瞬,隨著悠然道人的掐訣,失去了氣息的滅裂子,忽然抬起頭,只是那目中……卻沒有了任何神智。

    “既然不愿,那就為奴好了!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