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毀滅教皇 > 第454章 眼界的變化,對力量的渴望
    只不過到底好在的是。

    石榴他到底不是普通人,非人的人生經歷將其改造成了不同尋常之人!

    赫爾阿克帝它所給予的那一份是名曰為毀滅之力的,足以毀天滅地的恐怖力量,更是成為了他的底氣所在。

    所以哪怕眼前的怪物看起來強大的多么不可思議,多么的超出常理,多么的不可戰勝,但是對于石榴他而言卻并非絕對如此。

    也許現如今的石榴他并非是這么一頭龐然大物的對手,但是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啊”!

    以石榴他的個人能力跟底氣在,這句話并非不可能實現。

    所以在眼下,那是好不容易才從失神的狀態緩過來后,從原先第一眼看到了眼前這一頭史前級別怪物之后,那是遍布滿內心的無法接受跟驚悚感覺來。

    再到如今震撼過后,那隨之而來的便是一股不可自拔的強烈不信任跟不愿服輸的強大戰意來!

    當然了,也可以看做是不愿屈服于這種結果下的,屬于石榴他最后的負隅頑抗好了。

    就像是將死之人最后的吶喊一樣!

     面對著眼前這只在自己眼前就跟擎天巨柱一般都可怕存在,也許不用打都知道結果如何了。

    但是無論如何,那是都不愿意就這樣被輕易打敗的石榴他,雖然也不清楚眼前的這一頭怪物,究竟是如何成長到這么一副恐怖至極的強大模樣來的。

    但是不得不說,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不知道是不是赫爾阿克帝它說過的話依舊在石榴他的內心深處有這很大的分量,那是依舊相信自己的實力處于頂峰的那一批來。

    包括眼前的這頭怪物也未必敵的過自己,除非這家伙真的是遇到了什么大機遇才變成了“貨真價實”的這副模樣來,擁有著足以媲美的實力下。

    否則的話,還是不愿意認清這樣的現實,不愿意承認眼前這個史前巨獸比自己強大的石榴他。

    在他最后的倔強之下,那是認為眼前的這個大家伙說不定就只是徒有虛表罷了,真正的實力上完全不足自己一擊而已。

    不然的話,自己是剛才弄出來了那么多動作,還利用力量不小的六棱鎖錐破壞了它不少的獠牙下,它為什么沒有任何的動作呢?

    難不成這樣打斷它的牙齒都不疼的嗎?還是說它,其實是害怕了自己吧!

    是不由的這樣胡思亂想,從而達到了自我安慰效果的石榴他,看起來表面上完全是絲毫不慫的石榴他。

    但是事實上呢?那是不得不依靠著胡思亂想來維持心神的穩定,不然的話,石榴他清楚的知道。

    一旦自己的信心遭受創傷的話,估摸著自己也是很難再對眼前的敵人產生戰意來了。

    如此一來的話,倘若在遇上對方的話,自己豈不是只有落荒而逃,避開走的份了?

    深知這種自信心被打碎厚的后果如何的石榴他。

    其實這就跟上戰場打仗一樣,哪怕比起敵人的勢力來,自己這一邊無論是數量規模還是個體實力都比不對方。

    但是這些都并非是你不戰而屈,甚至是投降的理由,以少戰多還能獲勝的例子雖然不多,但也絕非不是沒有。

    就拿三國當中很著名的一戰,張遼威震逍遙津,那是一戰出名,名聲響徹整個整個江東東吳的張遼。

    就是憑借著七千大軍死守逍遙津(合肥),硬生生的將從曹操背后偷襲而來的,是率領十萬精銳大軍的孫權打的落花流水不說。

    甚至是差點生擒了孫權,還磨死了甘寧,呂蒙等江東老將來。

    一戰威震江東不說,在江東甚至傳有“張遼之名,可止小兒啼哭”的說法,由此可見張遼那逍遙津一戰當中表現得多么強大。

    然而就事論事的說,先不說張遼他個人的綜合實力跟指揮能力確實很強。

    就拿他為什么可以單靠著七千守軍大破孫權的十萬大軍來講,七千對十萬。

    說實話,就算是以一換一達到最大的損耗,還剩下九萬三的巨大戰力來,本是可以輕松贏了的戰事,卻是生生的逆轉之下。

    面對著如此之多的強敵,七千的戰力根本不夠看的,可是張遼卻不但做到了,甚至是反而取勝之下!

    老實說,固然張遼很強,但也是并非可以以一敵萬啊!

    真正發揮到了作用的還是這七千士兵來,然而是能夠讓這區區七千多守城兵贏了這一場看似不可能獲勝的戰事的關鍵存在,又是什么呢?

    古有云:“夫戰,勇氣也。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

    也就是一而再,再而三,三而竭的原話,意思也差不多,不過這里面卻也說明了至關重要的事情。

    那是說出來這一句話的古代著名軍事人才曹劌,他所面對的又何嘗不是跟張遼同樣的情景,弱小的魯國面對著兵強馬壯的敵國入侵。

    同樣靠著曹劌的智謀,是以小勝多來,而之所以能夠做到這一點。就是因為曹劌他清楚的看到了戰爭之時,無論是己方兵士還是敵方兵士最最主要的力量。

    即是勇氣!也可說是士氣或者自信來!

    只要有這一股氣在,便是刀山火海都可以闖上一闖!

    而如果沒有的話,一個士氣不振的兵團,便等于是不戰而敗的敗軍之師來。

    同樣的,能夠以少敵多的情況下,本身面對著這種看起來就會輸的局面還有勇氣去作戰,而不是開門投降的事情來。

    這就說明了這股軍團的士氣之足來,只有足夠的士氣跟勇氣,才會真正的所向睥睨!

     同樣的,反過來來說的話,倘若是一群士氣萎靡不振的士兵的話,哪怕給予再好的裝備軍餉糧草,也是必敗無疑。

    這一點不用打都知道!一個連戰斗的勇氣都沒有的人,又怎么可能會有勇氣殺人跟建功立業呢?

    軍團的士氣,或者說是個人的勇氣,決定了一個人在殺伐果斷的戰場上能否殺出重圍,成功的活下來。

    倘若沒有士氣跟勇氣在的話,便是連敵人都不敢殺的話,這樣的士兵不但會死的很慘,也會讓軍團面臨走向失敗的絕境來。

     而再說說曹劌跟張遼兩人,他們之所以以少敵多還不懼失敗,甚至是反敗為勝,又何嘗不是因為他們清楚的明白的士氣的重要性所在。

    以此為出發點,再加上計謀圖之,從而才是贏得了最后的勝利所在啊!

    同樣的,那是也明白勇氣跟信心的重要性的石榴他,如今就這樣敗在對方所表現出來的強大之下的話。

    那么無疑是軍心渙散,士氣萎靡的自己,又何談勝利?

    可能以后是就連向著對方挑戰的勇氣都丟光了,更何況前不久才是認識到本心,除去了心魔的石榴他。

    發誓是要做一個真正的強者下。是要明白,真正的強者!從來都是絕對的自信與勇氣同在,且永不妥協的頑強跟絕對之下!

    低頭害怕什么的,不存在!

    而石榴他既然是要做一個強者,自然不會因為彼此之間巨大的實力天塹在就不戰而降的!

    哪怕是前方刀山火海,明知自己會輸,他也是要闖上一闖!

    說得簡單一些,就是可以敗,但絕對不能慫!因為一旦慫了的話,就會一慫到底啊!這可不是一個強者該用有的。

    不過話雖如此,卻也不是真的就要讓石榴他明擺著傻乎乎的去送死,是對于眼前這個張開口來就可以一個噴嚏把自己吹飛走的史前怪物。

    如今的自己上去也是白搭,所以必須得是要一切重新來過下,無論是接下來的計劃還是什么。

    但就簡單的方向來說,石榴他自身的力量的提升已經是必須的,迫在眉睫的頭等大事了啊!

    是對于石榴他他來說,既然對方能夠從末日到現在為止,短時間內成長到這副可怖模樣的話。那么身為更為強大的毀滅之主,是堪稱前程似錦的自己,又何嘗不可呢?

    也許現在外界的地表世界的情況可能有變化,是出現了即使是赫爾阿克帝它都不一定了解的事情,所以才會出現像是眼前這樣的怪物。

    從而才會導致了赫爾阿克帝它的情報錯誤,誤認為現如今三階才是最強大的,但是就如今來說。

    顯然易見的,這已經不是絕對的事情了。

    既然如此的話,自己就不可以在繼續沉溺在自己很強大的這個虛偽的情報當中沾沾自喜,一副井底之蛙的模樣來!

    而是要竭盡所能的去尋找力量提升自己的實力來!

    比如說殺死更多更多強大的變異怪物獲取更多的靈魂能量,加強赫爾阿克帝以及自身身上靈魂結晶鎧甲的力量。

    又或者是尋找更多的特殊毀滅之力結晶體,加強自身的力實力,盡早的接觸著自身體內的那一股毀滅之力。

    也就是赫爾阿克帝它的的本源力量來,只有這樣的話。

    自己才可以在這個依舊危機重重的末日世界當中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來。

    否則的話,光是眼前這么一頭史前巨獸就夠自己喝一壺得了,就更不用提那是肯定發生了翻天覆地變化的地標世界了啊!

    心里頭的緊迫急切感再次提了上來,而那是自從擊敗了變異蟻后它之后所產生的,是對自身三階實力的絕對自信,以及輕松跟自大感再次蕩然無存。

     顯然被眼前的這一切再次給刺激到了的石榴他,為了對付眼前這些個看起來跟自己壓根就不是一個等級的,是更加高級的可怖變異生物來。

    那是終于明白了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石榴他。

    既然見識也見識過了,那是不愿意就此繼續當一只井底之蛙,繼續坐井觀天的石榴他。

    心中對力量的渴求從未如此的饑渴難耐,迫不及待來,而既然想要獲取力量來,那是就要就只有上述的三條路可以選擇。

    自然而然的,是更加心急難耐的想要趕快回到地標世界上大殺四方來,爭取吸收到了更多的靈魂能量跟特殊毀滅之力結晶體的石榴他。

    只為了達成自己的愿望,需要可以完成愿望的力量的石榴他,將是不擇手段的去收集力量下。

    放眼看去,在此時此刻。

    似乎也是下定了決心的石榴他,最后睜大了光明之眼,在一雙散發著淡金色光芒的雙瞳將眼前得的這一堪稱是驚天動地的一幕給牢牢印在了眼里。

     既是為了等到赫爾阿克帝它日后出關后拿給它看,好好的懟一下對方的情報系統過后,居然拿著自己最強的那種話來哄自己的事情。

    還有就是作為一種對自我的鞭策,是有這么一種看起來就源源不止三階的可怕變異體存在。

    自己的實力在這種史前巨獸的面前顯然是壓根就不夠看的!還為此,沾沾自喜什么的,自己不過只是一個笑話來。

    而如果還想要完成自己的初衷跟目的的話,日后這樣可怕的,是遠遠超出了常識的生物肯定還不少,幾乎可以說是臥虎藏龍下。

    是想要庇護被這個該死的末日處處針對的人類安居一方,甚至是打贏毀滅圣戰這一場充滿了艱難險阻的戰爭話。

    自己還得是要任重而道遠啊!必須要努力了!

    想著,心中最后的一絲輕松蕩然無存,猶如再一次被上上了發條的木偶,是要永無休止的行動下,直到身上的負重全部卸下為止。

    那是已經做好了長久戰斗的心理準備的石榴他,臉色也是從原先的平靜無常變得微微凝重下,這是代表了石榴他的認真下。

    放眼看去,在眼下。

    那是收回了最后一眼的目光的石榴他,活動活動了一下因為長久緊抓跟調整著鎖鉤發射裝置鎖鏈的方向跟位置而有些發麻的大手之后。

    看著位于眼前這一張橫跨在自己面前,起碼有著數百米距離的血紅色大口,堪比一個湖泊的大小來。

    那是接下來準備繼續前進的石榴他,想要離開這里的話,就必須得要是橫跨這一張血噴大嘴的數百米距離來。

    雖然對于如今的石榴他來說并非是什么太大的問題!無論是鎖鉤發射裝置還是飛行斗篷的飛行狀態,自己都可以借此輕松的橫渡這里。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