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大宋男兒 > 第140章 揚州破(上)
    揚州自從徐寧撤退之后,就一直被元軍占領,開始的時候這里是張弘范的隊伍負責防守,可是元朝怎么放心把這個地方交給別人,于是自己派兵鎮守,此時的守將就是當初在襄陽和張順有過幾次交手的達大力了。

    說起達大力也是一個異類了,他和張順打過很多次交道,連俘虜都當了兩次,先后在神農架的礦山里面干了好幾個月的苦力,但由于和阿朮有一層說不大清楚的親戚關系,再加上他本人也是黃金家族中的一員,所以兩次都被阿朮派人用大量的金錢贖了回來,而且對于這段往事也是只字不提。

    可是達大力卻已經再也沒有當初的雄心壯志了,只要一說起上陣打仗特別是和張順交戰,他馬上就會有一些奇怪的反應,比如一頭虛汗,坐臥不寧,手腳顫抖嚴重的時候還會大小便失禁,哪里還有一點當初一點點的雄心壯志了。也正是因為這個阿朮才沒有讓那個他去做那個南下軍團的副元帥,只是讓他跟著阿里海牙在這邊鎮守大后方。

    阿里海牙帶領軍隊去了臨安,他也認為那里是一個比較重要的地方,不管是在軍事上還是在政治上都是如此,不過他并沒有帶上達大力,而是把他安排到了更后面的揚州,因為在很多人看來這里還是比較安全的,而且位置也不是那么重要。但誰知道天有不測風云,張弘范厲害的時候一切都還好說,至少他們已經將和一片都練成了一條線,可是隨著張順的軍隊進入戰場,這邊的形式也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為了更好的向前線運送物資,張順命令打通這條路線,于是這里也就成了張順預備役的那些人的練兵場,他們在這邊打得有聲有色,雖然談不上席卷但也是功勛卓著,接二連三的拿下了不少小縣城之類的地方,算是徹底打通了這條路,也算是徹底斷絕了張弘范這邊的聯系。

    阿朮曾幾次派兵想要進行騷擾,想要起到扼住對方的咽喉,但效果微乎其微不但如此,他們還損兵折將出現了不少損失,而隨著火銃的出現,元軍徹底放棄了進攻這里的想法,他們開始收縮防線,本來應該在后方的揚州竟然莫名其妙的成為了突出部,而這里卻還擔負著和臨安進行聯系,并對那里提供后援物資的戰略要地,這么一來本來清閑無事的達大力一下子就再次成為舉足輕重的人物了。

    但是達大力卻并不想要這樣的結果,實際上他第一次被俘虜之后受到的待遇還不錯,而且不到三天就被釋放了,可是第二次當戰俘之后張順卻根本就沒有善待他,而且還故意不談贖人的事情,于是乎那幾個月對他來說就是人間地獄,每天天不亮就起床,下半夜才能回去休息,每天吃的就是狗食,而且還要被人時不時的教訓一下,美名其曰叫做清醒一下頭腦,認清一下位置,這種待遇讓他本來健壯的身體快速垮掉了,現在別說上陣打仗了,就是多走幾步就呼哧帶喘的。

    而這還不算完,那個該死的瘸子蒙都還用各種手段侮辱他,虐待他,恐嚇他,讓他有一段時間只要一聽到那特有的鐵腳點地的聲音就會渾身顫抖,褲襠返潮,直到現在他還經常做這樣的噩夢,每一次都會嚇得大喊大叫的。他回來之后是受到了良好的醫療,把外傷都治好了,但是心理創傷卻無法痊愈,所以只能用喝酒來麻醉自己,現在的他幾乎每天都是酩酊大醉的狀態。當初身邊有阿里海牙,他不怎么敢放肆,后來因為沒有什么事情,所以放肆也沒有人管,而如今在已經不能放肆的時候他卻還是一個樣子,一方面是他根本就離不開酒精的麻痹,另外一方面他也是真的再也打不起一點精神來了。

    主將都是這個樣子,下面的人能好到哪里去呢?揚州從上到下都是一副懶洋洋的樣子,就算是自己已經成為了突前部,也沒有相應的意識,反而還覺得就那么回事,這就可以想象當他們聽說張順的部隊已經出現在了揚州城下的時候,所引起的恐慌究竟有多么巨大了。

    當時在揚州的幾乎所有元軍將領都在達大力的府上喝酒,這個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和一群人在一起才有安全感,所以經常要把所有能找來的將領都叫來一起喝酒,久而久之這也成了一種傳統,大家一邊喝酒一邊看著達大力豢養的歌姬唱歌跳舞,心情好點不得了,而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急急忙忙的跑進來稟報“大事不好,我們發現城下有宋軍活動的跡象,我們派出的斥候隊已經兩天沒有回來了。”這件事要是在以前那簡直就是一個笑話,因為斥候消失了,這意味著什么不言而喻。可是偏偏達大力早就不在意軍隊的訓練了,對于斥候也是不聞不問,所以經常會發生斥候一下子出去好幾天不回來的情況,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去什么地方逍遙去了,反正這就是一個常態了,所以他們一天沒有回來竟然沒有任何人覺得奇怪,一直到今天早上他們從城墻上發現有敵人出現在遠處的時候才害怕起來,立刻關閉了城門,嚇得急忙回來報信了。

    屋子里面一下子安靜了,那些舞女樂師也都下意識的停止了動作有些惶恐的看著那些將軍,而瞬間那些將軍的表現就讓他們跌破了眼鏡,因為所有人都是從座位上蹦了起來,一個個臉上驚慌失措,有的抓起自己的盔甲就往身上穿戴,但是怎么也穿不上;有的抓起戰刀,但是卻止不住手在不停的顫抖著;有的直接就往外面跑,也不知道是去打仗還是要逃跑,反正沒有看清路,一頭撞在了門框上,發出了轟的一聲巨響,然后就直挺挺倒在地上,反正就是亂成一團,連一點當兵的狀態都沒有了。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