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劍從天上來 > 第9章 魔尊
    宋云歌與楊云雁往外走,出了府門時停住,看向死死瞪著自己的梅睿:“梅睿,真想賴帳?”

    “宋云歌,好!好——!好好好!”梅睿豎起大拇指靖冷笑。

    宋云歌笑道:“我好什么?”

    “深藏不露,夠奸狠毒,我梅睿這次栽得不冤!”梅睿咬著牙道:“佩服!”

    宋云歌點點頭:“說好話也沒用,該還錢還是要還錢,兩百萬,三天之內!”

    梅睿咬牙道:“放心,我絕不會欠帳!”

    宋云歌左右看一眼,見他們都沒走遠,便笑瞇瞇的:“不是說了嘛,你根本不必擔心的,還有你小妹……”

    “閉嘴!”梅睿截斷他的話。

    同什的人們慢慢出府,腳步不快,耳朵豎起,聽著這邊的情形。

    宋云歌一抱拳,一甩袖子:“那咱們還有何可說的?找魔崽子罷!”

    說罷揚長而去。

    梅睿冷冷瞪著他,看著楊云雁輕盈的身子跟上去,心如火焚。

    楊云雁追上宋云歌,不停的打量宋云歌,不時搖搖頭。

    “楊女俠,不認識我啦?”宋云歌笑道。

    女俠兩個字的聲音古怪,帶著兩分調侃之意,顯出兩人關系親密。

    “刮目相看吶,天岳九劍練成了吧?”楊云雁嬌哼:“真是好手段,坑了梅睿兩百萬銀子,你真敢收?就不怕梅瑩打上門?”

    “他會攔著梅瑩的!彼卧聘璧。

    楊云雁道:“他能攔得?”

    “梅瑩要是不想折梅睿的臉面,就不能對我出手,免得讓梅睿成為大家口中的廢物!

    “那倒也是,打不過就找妹妹,就像小孩打架打不過就找家長告狀一樣,太沒出息!

    宋云歌微笑點頭。

    楊云雁哼道:“不過你要知道,梅瑩可是女人,女人都很記仇的,一定會找機會收拾你,而且會變本加厲的,你小心點兒吧!”

    “這是自然!彼卧聘椟c點頭。

    用話激梅睿,只能讓梅瑩暫時不找自己算帳,管用一時而已。

    如果是從前,自己也不敢這么對梅睿,看梅睿不順眼也頂多諷刺幾句對罵幾句,不會惹來梅瑩。

    現在有了萬魂煉神符,便有了兩分底氣,再也壓不住內心的崢嶸。

    恰好缺錢買延壽丹,不如直接坑一把梅睿,既出氣又省力。

    梅瑩雖強,自己如果能好好利用萬魂煉神符,再加上自己的望氣術,未必不能追上!

    楊云雁搖搖頭,仿佛看到宋云歌被梅瑩打得灰頭土臉、狼奔豕突的模樣。

    但現在多說無益,已經這樣了,但愿他能少在床上躺幾天罷。

    兩人一共負責十條巷子的巡邏,便從頭開始,一家一家的敲門。

    辨別魔門高手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

    出其不意的出手偷襲,逼其動手,一旦動手便能看得出是不是魔門。

    魔門武功無聲無息,一看便知。

    兩人配合默契,宋云歌負責說話閑聊,楊云雁負責出手偷襲。

    楊云雁身為女子,出手更讓人意外。

    兩人速度很快,從第一家一直到三十二家,已經是從巷子頭到了尾。

    這條巷子最后一家鄰河邊。

    大羅城內有三條河,到了城外匯成一條,通往天陰河,是中土境內最大的一條河。

    河面開曠,澄亮如鏡。

    上面船來船往,煞是熱鬧。

    河邊的宅邸可都不便宜,住著的非富即貴,所以他們兩個也更小心。

    敲門之后,一個雪白胡子的老翁拉開門,好奇的看向兩人。

    老翁雙眼渾濁,耳朵有點兒背,走路遲疑,顫顫巍巍隨時會倒地之勢。

    兩人出示了朱雀衛令牌,讓府上所有人分別過來見自己二人,先要見的是主人。

    待查完最后一家,楊云雁一身輕松,出了這座府邸的大門,便順勢來到河邊。

    在一棵柳樹下撿一塊小石子擲出去,打出一串漣漪,秀美臉龐露出暢快笑容。

    這活真不是人干的,枯燥無聊,又緊張疲憊,總算結束了一條巷子。

    宋云歌道:“走吧,下一家!

    “急什么,歇一歇嘛!睏钤蒲沣紤械纳煅,優美身姿如旁邊婆娑的柳枝:“依我看,這一招沒用,查不出什么的!

    宋云歌道:“別偷懶,趕緊的!”

    “宋云歌,你功利心也太重了吧,即使最快查完了也不算功勞的!睏钤蒲銘醒笱蟮牡。

    宋云歌大步流星往外走。

    楊云雁又撿起一塊小石子,恨恨擲進河里,然后追了上去。

    宋云歌腳步不停,越走越快,眨眼間鉆進了另一條巷子里消失不見。

    楊云雁追兩步,恨恨跺腳:“真是個壞家伙!”

    她身形加快,輕盈如凌波微步,很快到了另一條巷子的盡頭。

    此時宋云歌已經踏進了熙熙攘攘朱雀大道,站在喧鬧的人群里沖她招手。

    楊云雁一怔,秀臉微變,迅速以余光掃一眼四周,輕飄飄來到宋云歌近前,低聲道:“發現魔門高手了?”

    兩人分到一個小隊已經一年,彼此默契十足,她一看宋云歌的神態便知道不對勁。

    宋云歌慢慢點頭。

    楊云雁精神一振:“哪一家?”

    “最后那一家!彼卧聘璧溃骸皯撌莻魔尊!

    紅綠藍三個光圈分別是精氣神,通過三個光圈的亮度與圈度可以看到他們的境界,而第四個光圈則是罪孽之光,不是每個人都有。

    所見到的是個惡貫滿盈的魔尊,第四道罪孽之光濃郁,他看一眼便覺不適。

    “魔尊?!”楊云雁瞪大明眸:“那咱們豈不是在鬼門關走了一圈?”

    “你剛才還想在鬼門關旁坐下來歇一歇呢!彼卧聘璧。

    楊云雁白他一眼:“你還有心思說笑,這可是魔尊!”

    碰上魔尊,他們毫無反抗之力,跟大人收拾小孩子沒什么區別。

    “碰上魔尊,你難道不高興?”宋云歌笑瞇瞇的道:“這可是難得的大功!”

    殺掉魔主,大功一件,殺掉魔尊,那更是了不得。

    至少能換得殞神山一個時辰!

    想到功勞,楊云雁巧笑倩兮:“確實是大功,咱們運氣夠好的,報上去就是大功一件!……你這望氣術確實厲害!哪一個家伙是魔尊?”

    宋云歌道:“看門的老頭!

    “是他?”楊云雁蹙眉。

    她有些后怕,對這看門老頭毫無防備,眼睛盯的是宅子的主人還有家眷。

    這些魔門高手個個心高氣傲的,不屑于屈身做奴仆。

    宋云歌道:“所以這個魔尊可不容小覷,得好好合計一下!

    “報告給什長,讓什長再報給幢主甚至衛主,咱們的功勞就到手了!”楊云雁笑靨如花。

    宋云歌搖搖頭。

    楊云雁秀臉笑容慢慢凝固:“宋云歌,你不會是想自己殺這魔尊吧?”

    “當然!彼卧聘璧。

    楊云雁沒好氣的道:“你是活膩啦!”

    宋云歌道:“報給什長,咱們是有功勞,可比起殺掉一個魔尊,那是天差地別!”

    “你胃口夠大的,但也要有吃下去的能力!”楊云雁耐心的勸道:“你一向冷靜的,怎么也會被功勞沖昏了頭腦?”

    “我會請人幫忙!彼卧聘璧溃骸白约寒斎皇遣怀傻,我又沒活膩!

    “對對,你最怕死,沒活膩!睏钤蒲闶嬉豢跉猓骸罢f說,都請誰來?”

    天岳山高手如云,宋云歌若請天岳山高手幫忙,那確實有把握。

    上報的功勞與親自動手殺死魔尊的功勞相差十倍,能得大功當然要大功。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