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劍從天上來 > 第34章 追蹤
    “算了!泵番撟罱K坐回正中的太師椅中,緩緩吐出兩個字。

    “什長!孫師弟不能白死!”陸崢站在九人前頭,抱拳深深一禮:“不由任由兇手逍遙!”

    梅瑩瞥他一眼。

    與陸崢并肩而立的紫袍英俊青年緩緩道:“陸師兄,不是不想,是不能也,咱們誰不想殺那家伙,可怎么殺?天魅猿飛宗最擅隱遁之術,趙師弟的千里追香術追不到,咱們有什么辦法?”

    “千里追香術并不是最強的!标憤樋聪蛞粋青年。

    這青年皮膚白皙,身形修長,眉清目秀,模樣很討人喜歡。

    他聽到這話,有些不自在的轉過目光,不好意思。

    “難不成要咱們去求張其同?”紫袍青年皺眉道:“他的覓蹤訣是一絕,可這家伙……怕是不會答應!”

    眾人皆皺眉。

    覓蹤訣確實是最頂尖的追蹤術,而且張其同的覓蹤訣火候精深,乃是罕見的奇才。

    可一想到張其同,眾人都會搖頭。

    狂妄自大,目無余子,口無遮攔,可偏偏有有獨門奇技覓蹤訣。

    他們什下的趙照照已經是頂尖的追蹤高手,可也只能排在第二,整個白虎衛最頂尖的追蹤高手是張其同。

    所以張其同那么招人恨,卻能活得悠哉悠哉,沒被人狠狠教訓過。

    誰也不知道會不會求到他頭上。

    陸崢沉聲道:“為了給孫師弟報仇,求到張其同又如何!”

    “張其同這家伙……”紫袍青年搖搖頭。

    “什長,我去求他!”陸崢道。

    梅睿輕咳一聲,低聲道:“小妹,可以去找宋云歌的!

    梅瑩蹙眉擺擺玉手。

    陸崢看向梅睿道:“宋師弟手段厲害,可追蹤術……,還是張其同最強!”

    梅?疵番撊绱,只能收回嘴邊的話。

    他想說宋云歌的追蹤術也極厲害,當初所有人都追不到那殺朱雀衛的魔主,宋云歌便找到了,上一次殺魔尊也是宋云歌追到的。

    可他又一想,自己都知道這個,小妹不可能不知道,還是不提宋云歌,小妹比自己聰明百倍,應該別有深意。

    陸崢道:“這猿飛宗的家伙也就劍主層次,只要能追到,必能殺死!……什長,我與許師弟跟著張其同,便可殺掉此人!”

    這一次孫熙慶身亡,是源于大意。

    自己與孫熙慶暗隨什長,什長暗隨梅睿,這是雙重守護,最是穩妥。

    那家伙刺殺梅睿,什長出手之后,他竟轉頭殺向自己二人。

    他遁術奇詭,防不勝防,被他偷襲得手殺了孫熙慶。

    什長憤怒之極,提著梅睿追,卻追丟了,那家伙的遁術太詭異,這便是天魅的可怕之處。

    如果單純比輕功比速度,他一個劍主級別的差什長遠了,可追的方向不對,速度再快也沒用。

    所以最關鍵的是找一個精擅追蹤的,才能追上他殺掉他。

    不殺掉此人,不替孫熙慶報仇,自己睡覺都不安穩,更愧對孫熙月。

    他扭頭看向紫袍青年。

    紫袍青年許鳳天緩緩點頭:“好,我與陸師兄聯手,必殺此僚!”

    “我也去!”一直低垂螓首的婀娜女子猛然抬頭,露出雪白晶瑩的瓜子臉、紅腫的明眸。

    “孫師妹……”陸崢遲疑。

    許鳳天道:“孫師妹,你去了就是累贅!”

    孫熙月緊抿櫻桃般紅唇,露出倔強神色。

    許鳳天俊朗臉龐一沉。

    陸崢忙道:“孫師妹,許師弟話雖難聽,卻是實話,想報仇,你就別去!”

    孫熙月緊抿紅唇,一言不發,黛眉緊蹙透出倔強不屈,要堅持前往。

    許鳳天怒氣洶涌,便要喝斥。

    梅瑩卻已起身:“熙月!”

    孫熙月看過去。

    梅瑩來到孫熙月跟前,溫聲道:“你去了,再被殺了呢?你父母誰來養老?”

    孫熙月紅腫明眸閃了閃。

    梅瑩平靜的道:“你大哥已經死了,你再死,讓他們老兩口孤苦余生?”

    孫熙月低下頭來,黑亮秀發遮住瑩白瓜子臉,一串淚珠砸在白玉石板上,碎成幾瓣。

    梅瑩心中發酸,臉色卻平靜如昔,淡淡道:“陸崢,許鳳天,你們去找張其同,不惜一切代價請其出手,……追上他,殺掉他,帶回來!祭奠孫熙慶!”

    陸崢與許鳳天用力一抱拳,昂然轉身。

    眾人后退讓開一條路。

    他們在眾人注視下大步流星而去。

    “散了吧!泵番摂[擺手:“該干什么干什么去!”

    “什長,不如請宋師弟也出手!币粋高挺英俊青年站出來,抱拳說道。

    梅瑩道:“宋云歌精于追蹤魔門高手,對付天魅不成!

    梅睿忙前探身子:“小妹,那可未必!

    梅瑩蹙眉看他一眼。

    梅?s了縮脖子,坐回太師椅中,閉上嘴。

    英俊青年孫云升道:“成不成不妨一試,兩路一起追蹤更穩妥,張其同的覓蹤訣是厲害,可也未必有十成把握!”

    梅睿忙用力點頭,卻沒敢開口。

    梅瑩扭頭看向地上的孫熙慶,明眸清光閃爍,最終嘆一口氣道:“好吧,去請宋云歌來!

    “我去!”梅睿忙道。

    梅瑩裝作沒聽到,看向孫云升:“你能請來他吧?”

    孫云升遲疑:“我與宋師弟雖是同門,可彼此見面的次數寥寥,怕是還不如什長與梅師弟關系近!

    “身為同宗,這個忙他也不幫?”梅瑩哼道。

    孫云升道:“畢竟天魅危險……”

    若能追到天魅,是大功一件,可天魅的遁術精奇,同時也極危險。

    什長派自己去,是要利用自己的身份壓價,逼宋師弟不好意思獅子大開口。

    他不能做這個惡人,兩邊不相幫最好。

    梅睿忙道:“還是我去吧,小妹!

    梅瑩淡淡瞥一眼孫云升,扭頭瞪梅睿。

    梅睿硬著頭皮笑道:“小妹,我跟宋云歌的交情不錯,我去最好!

    兩人原本是鬧了一場,可現在的交情不同了,一起喝過酒一起去過醉仙樓,還一起被孟軒轅羞辱,感覺親切許多。

    梅瑩哼道:“大哥你現在要乖乖呆在這里,哪也別去!”

    “一直躲著也不是個事兒啊,況且那天魅肯定逃出城外!

    “未必!”

    “……那不如小妹你親自去請,他會賣你這個面子的!”

    “……我且修書一封!泵番撀c頭,來到了窗戶下的軒案旁,筆走龍蛇,很快寫了一封信裝好:“熙月!

    孫熙月抬頭看過來,明眸紅腫得更厲害,配以晶瑩雪白的瓜子臉,越發楚楚動人。

    梅瑩遞信過去:“你去天岳別院,把信送給宋云歌,請他過來!”

    “是!睂O熙月脆聲應道。

    她輕盈如荷花般飄走,眨眼消失在眾人眼前。

    梅瑩坐在軒案前,靜靜的出神。

    自己先前遲疑,宋云歌沒追索過天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便是代價。

    自己還是很自私的啊,她輕輕嘆息。

    宋云歌絕不會放過這個獅子大開口的機會,一定會趁機索要延壽丹。

    一個劍主級的天魅,張其同足以追上,再加上陸崢與許鳳天,必能殺死,十萬兩銀子足矣。

    而讓宋云歌出手,且不說他未必能追得著那天魅,其代價便是數十倍。

    可看到躺地上的孫熙慶,還有楚楚可憐的孫熙月,自己心腸終究是不夠硬,還是決定豁出去,延壽丹就延壽丹吧,只要能報仇!

    現在只希望張其同他們應該能搶先一步。

    沒追到那天魅,宋云歌總不好意思要所有的延壽丹吧?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