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劍從天上來 > 第54章 鐘情
    “不錯!”梅睿傲然道:“小子,你難道想挑戰我小妹?”

    李泰華微笑搖頭:“梅瑩不是我對手!”

    梅睿發出冷笑:“你口氣還真不!”

    “我從來只說實話!崩钐┤A淡淡道:“梅瑩剛踏入劍尊之境,怎能是我的對手?”

    梅睿發出不屑的冷笑。

    在他眼里,梅瑩向來都是越境挑戰的,劍尊之中沒人是梅瑩的對手,包括在他眼里強大無比的宋云歌。

    同境界無敵,這是梅瑩的本事。

    李泰華輕輕搖頭,似乎不屑于分辨,目光轉向楊云雁。

    此時,聚福樓上下已經都知道了這邊,很多酒客都好事的跑過來。

    他們將李泰華與宋云歌四人圍在當中,形成一個圓圈。

    李泰華一襲紫袍,英俊逼人,傲慢而輕松的神態自有一股天生就高人一等的氣度。

    這并非虛張聲勢,而是源自骨子里的信心。

    宋云歌小拇指輕撓動眉毛,神情也輕松自如,在外人看來,卻被李泰華壓得黯淡無光,少了那種強者傲視一切的氣勢。

    梅睿一臉緊張,他最見不得傲慢之人。

    楊云雁明眸閃閃,灼灼放光。

    自己選擇了九轉生死輪,不就是為了這一刻嗎?

    否則,何必付出那么大的代價,何必承受那么難以想象的痛苦?

    李泰華蹙眉看向楊云雁,忽然輕笑:“還未請教這位姑娘芳名?”

    “楊云雁!

    李泰華輕笑:“原來便是那位死而復生的楊姑娘,幸會!幸會!”

    他神色溫柔,目光柔和。

    宋云歌眉頭挑了挑,好奇的看著李泰華,有些莫名其妙,這李泰華到底是干什么?

    楊云雁蹙眉,也好奇這李泰華在干什么。

    “楊姑娘,你不會喜歡宋云歌吧?”李泰華溫聲問道。

    楊云雁道:“這好像不干你的事吧!

    李泰華輕輕搖頭:“原來是不干我的事,現在卻關我的事了!

    “莫名其妙!睏钤蒲惚凰吹煤懿蛔栽,哼道:“李泰華,你不是糊涂了吧?”

    “我清醒得很!”李泰華輕輕搖頭,溫聲道:“從沒有這一刻如此清醒!

    楊云雁扭頭看向宋云歌。

    宋云歌輕笑:“李公子這是一見鐘情了?”

    “不錯!”李泰華深情的盯著楊云雁:“我從前根本不相信一見鐘情,甚至不屑一顧,現在才知道,我從前太過武斷,更沒想到,這種事會發生在我身上!

    他看向楊云雁,含情脈脈,溫柔如水:“楊姑娘,重新介紹一下,在下紫極島李泰華!

    “知道啦知道啦!睏钤蒲銛[手,玉手想擋住他目光。

    被他看得渾身起雞皮疙瘩。

    李泰華道:“在下將會是紫極島的下一任島主!

    楊云雁黛眉輕挑,嘴角微翹,似諷似嘲。

    李泰華微笑道:“這并非虛妄,在下已然是劍尊巔峰,馬上便要踏上劍圣,是紫極島青年一代當之無愧的第一人!”

    楊云雁遲疑一下,輕點螓首。

    這話倒是不假,李泰華的修為確實是出類拔萃的,在年輕一代是最頂尖的。

    除了大羅城的軍主,確實無人可及。

    李泰華道:“這一次游劍大羅城,便是為了養望,下一站是云霄城!

    “難道你要挑戰所有的青年高手,要成為六大宗的青年第一人?”楊云雁似笑非笑。

    “知我者,楊姑娘也!”李泰華撫掌微笑,傲然而自信,平靜而從容。

    楊云雁不以為然的撇撇櫻唇:“壯志可嘉!”

    李泰華道:“據說大羅城內的六大宗青年高手最多,也聚集了青年一代最頂尖的高手,所以先來大羅城,可惜聞名不如見面,讓我大失所望,也就梅瑩卓小婉還堪入眼,其余諸子,碌碌庸人而已!”

    “宋云歌也不成?”楊云雁沖宋云歌挑了挑黛眉,抿嘴輕笑。

    李泰華搖頭:“宋云歌?更是不堪,武功不成且懦弱無恥,我不屑之,羞提之!”

    楊云雁撫玉掌,笑靨如花:“說得好!”

    這明艷奪目的笑容讓李泰華瞬間失神,一下變得呆呆的。

    宋云歌小拇指挑了挑眉尖,搖搖頭。

    梅睿的臉色難看。

    他視楊云雁為自己必得的女人,如今卻在自己跟前被李泰華如此肉麻的表白,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笑!”他忍不住輕哼。

    李泰華收斂了呆相,目光從楊云雁艱難的移開,慢慢轉到梅睿身上,俊臉一沉發出冷笑。

    “你笑什么?!”梅睿哼道。

    李泰華的目光再次轉開,看向宋云歌:“宋云歌,你今天是真不準備應戰?”

    宋云歌道:“隨隨便便跳出一個人來挑戰,我都要應戰的話,那累都累死了!”

    “那你要如何才能應戰?”李泰華精神一振。

    他聽出宋云歌話中的松動。

    宋云歌想到了李泰華會通過挑釁楊云雁來激怒自己,逼自己應戰,所以與楊云雁已然合計好,要讓楊云雁給李泰華一個教訓,滅掉其威風。

    可萬萬沒想到,這李泰華不但不挑釁楊云雁,反而對楊云雁一見鐘情。

    這樣一來就打亂了他們的計劃。

    他掃一眼楊云雁。

    楊云雁心領神會,白他一眼。

    宋云歌瞪一眼。

    楊云雁輕哼道:“你想挑戰宋云歌,那先過我這一關,我都打不過,那就別提跟他挑戰了!”

    “你——?”李泰華一怔,看向宋云歌的臉色變得更加鄙夷不恥,搖搖頭嘆道:“宋云歌,我真的太失望了,原本以為你只是膽小而已,可沒想到你的底線不停的下探,竟然讓女人做擋箭牌!”

    “擋箭牌?”宋云歌哈哈一笑:“你還真是誤會了,你是沒有資格跟我打而已,……如果連一個女人都打不過,就別提什么青年第一人了!”

    李泰華看向楊云雁,露出憐惜神色:“是他逼你的吧?楊姑娘,不必怕他,他是天岳山弟子又如何,不能一手遮天,有需要幫忙的盡管跟我提,我必全力以赴!”

    “那就多謝!睏钤蒲闶Φ溃骸安贿^李公子你確實誤會了,我修為確實不如他,你如果連我都打不過,確實沒有資格挑戰他!”

    “唉……”李泰華嘆道:“可憐可惜,他逼人太甚!……楊姑娘,你不是我對手的!

    “不打過怎知道?”楊云雁道。

    李泰華輕輕搖頭:“我不想對喜歡的女人動手,不想辣手摧花!

    “那你要認輸?”楊云雁似笑非笑。

    她最見不得虛偽之人,覺得李泰華太肉麻太假,渾身難受。

    李泰華遲疑。

    楊云雁明眸流光溢彩,緊盯著他。

    李泰華看向宋云歌。

    宋云歌嘴角微翹,帶著得意的笑容。

    這在李泰華看來尤其的可惡,楊云雁就像被宋云歌控制的可憐女子,自己絕不容許!

    一定要打倒宋云歌,把他踩在腳底,讓他身敗名裂,再也翻不了身,自然不能再控制楊云雁。

    “那就請多指教!”李泰華看向楊云雁,緩緩拔出長刀。

    刀鋒隱約有紫光流轉,他身上氣勢與刀鋒漸漸融為一體,難分彼此。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