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劍從天上來 > 第104章 強殺
    天刀與天劍撞擊,飛沙走石,濺出去的泥沙落到天陰河中,旋即被卷走。

    宋云歌不時拂動長袖,卷走撲面砸來的泥沙。

    他揚聲道:“楚前輩,云天宮可還有高手來此?”

    再不相助,羅士英就要敗了。

    但他不去對付羅士英的對手荊冷山,而是對付陸少沖的對手楚南崖。

    楚南崖哼道:“小子,你要送死?”

    宋云歌拔出漱雪劍,眉心處小劍閃動,長笑道:“那便一試罷!”

    他身劍合一,在空中劃出一道奇異的圓弧,射向荊冷山。

    他對荊冷山更加忌憚,憑直覺這個荊冷山更具威脅,還是先解決了。

    荊冷山發出一聲冷笑。

    一個小小的劍尊竟然敢介入刀侯的廝殺,簡直就是狂妄自大,是自尋死路!

    他能殺得了刀圣,卻殺不了刀侯!

    羅士英喝道:“小宋,小心他的刀氣!”

    宋云歌頜首。

    “砰!”宛如兩頭奔馬相撞。

    宋云歌在空中橫飛,荊冷山也倒退兩步。

    羅士英頓時抓住機會。

    羅士英知道宋云歌的劍神一式,已然做好準備,荊冷山果然上當,被逼退。

    “嗤!”羅士英的天劍劃過荊冷山左肩。

    左肩飛出去。

    卻好像不是他手臂,荊冷山面不改色一躍沖向宋云歌,沒理會羅士英。

    羅士英忙揮劍追擊。

    宋云歌面對荊冷山氣勢洶洶的一刀,咬了咬牙,再次劃出一道弧線迎上。

    荊冷山發出一聲冷笑,天刀驟然一亮。

    宋云歌一見不妙,腳下碎空步連踩,漱雪劍劃著奇異弧線躲避。

    可荊冷山的速度陡然升一截,刀光燦爛如白虹貫日,今天非要殺死宋云歌不可,付出一臂的代價也值得。

    刀光如一輪明月,宋云歌的漱雪劍顯得黯淡無光,好像撲火的飛蛾。

    “!鼻屮Q聲中,宋云歌倒飛出去,在空中噴出一道血箭。

    刀光再亮,又再次追擊而至。

    羅士英追不上,大吼:“閃——!”

    宋云歌想要避開,可刀光太快,來不及閃避,只能踩著碎虛步揮動漱雪劍。

    “!彼俅物w起,漱雪劍幾乎脫手,這荊冷山的刀勢太猛。

    羅士英怪叫一聲,劍光大亮。

    速度頓時大增,追上了荊冷山,擋住他斬向宋云歌的第三刀。

    “砰!”悶響聲中,荊冷山與羅士英同時倒退,虛空狂風呼嘯。

    楚南崖拋開陸少沖,刀光大亮,如一輪明月斬向宋云歌。

    陸少沖怒哼。

    他劍光也跟著大亮,緊追著刺向楚南崖的后背,縱使楚南崖能斬中宋云歌,也要被他刺中。

    宋云歌忽然一蕩,身形在空中橫挪出一米。

    楚南崖“咦”了一聲,竟然被避開了。

    宋云歌這是憑著對云天宮刀法的理解而強行找到的一個破綻而自救。

    陸少沖已經攻上來,楚南崖只能應付陸少沖,無法再沖向宋云歌。

    荊冷山斷了左臂,強攻宋云歌兩刀已經是極限,精氣神消耗巨大,直接往天陰河里一躍。

    “嗤!”滔滔大河里射出一道劍光,瞬間刺中荊冷山。

    荊冷山強行避開要害,右臂卻中劍,飛出去的右胳膊猶自握著長刀。

    “嗤!”又一道劍光飛起,將荊冷山的頭斬落,身子與頭顱分開落入河里,被河水一下卷走。

    “冷山!”楚南崖怒吼,雙眼瞬間變紅。

    他沒想到天岳山如此之狠毒,如此之陰險,這宋云歌就是一個誘餌!

    他一直認為天岳山不會主動進攻,不想破壞六宗聯盟,畢竟云天宮死的弟子多。

    羅士英大笑,與陸少沖一起攻擊楚南崖。

    楚南崖怒吼道:“羅士英,你們天岳山要干什么?!”

    羅士英哼道:“你們要殺天岳山弟子,你說咱們天岳山要干什么?殺你們!”

    “你們天岳山難道要開戰?”

    “開戰便開戰,你們云天宮不怕,咱們天岳山有何懼哉!”

    “好好好,冷山乃這一代的翹首,你們把他殺了,咱們絕不會罷休!”

    “好像你們先前便罷休一般,竟敢主動殺天岳山弟子!”

    “好——!”楚南崖長嘯一聲,陡然化為一道電光射向遠處。

    他已經知道河中藏有高手,眨眼間消失于相反方向的樹林深處。

    “砰!”宋云歌踉蹌落地,嘴角繼續涌血。

    這一次不是假裝的,五臟六腑確實受創,正在迅速的恢復。

    大紫陽丹與明寒果同時服用,令他恢復力強大。

    他嘴角帶血,帶著笑容。

    萬魂煉神符已然扯來了荊冷山的魂魄,實打實的刀侯魂魄。

    極大提升悟性,極大提升精神力。

    一枚刀侯魂魄,遠勝馬志華九人的魂魄加起來,是多少刀圣刀尊加起來也比不上的!

    羅士英飄落,按上他肩膀,汩汩精純的元氣渡進來,打量著他:“要不要緊?”

    宋云歌搖頭。

    羅士英拍拍他肩膀:“好小子,夠可以的!”

    宋云歌笑而不語。

    “你還在怨我吧?”羅士英道。

    他猜得到宋云歌的心情,也很內疚,可事已至此徒呼奈何,人死不能復生。

    宋云歌道:“哪敢!”

    “那就是在怨我!绷_士英無奈的搖頭:“我是被人引走了!

    宋云歌皺眉看他。

    羅士英嘆道:“算了,怎么說都是我的錯,小小的調虎離山之計都沒能識破!

    “方明希!”宋云歌冷冷道。

    他一下便猜到,羅士英看著糊涂,其實精明,只是碰上方明希便真糊涂。

    羅士英輕咳兩聲,尷尬不自在。

    宋云歌向陸少沖抱拳:“多謝陸師兄!

    陸少沖傲然點頭:“殺了荊冷山,那就是與云天宮真正撕破臉皮,他們不會再顧忌六宗盟約,會毫無顧忌的向你出手!”

    宋云歌緩緩點頭。

    死一個焦東城與死一個馬志華不同,而死九個馬志華與死一個荊冷山又不同。

    他可以想象得到云天宮必會發狂,不顧一切的報復。

    自己這一次以身為餌,即使荊冷山有所防備,帶了楚南崖,可沒想到天岳山反應如此之烈,決心如此之大,悍然強殺了他。

    所以自己必然首當其沖。

    “如果出城,便招呼咱們!绷_士英道:“咱們會在外面守著!

    宋云歌緩緩點頭。

    他再次體會到了有一個強大宗門的好處,底氣十足,心里安定。

    第二天清晨,他來到周滄瀾的什長府,周滄瀾一反平時的慵懶,早早就在臺階上等著。

    待宋云歌與楊云雁來到,周滄瀾打量著他們二人,慢慢說道:“宋云歌,楊云雁,今天開始,你們便調入白虎衛了,不再屬于朱雀衛,你們兩個,好自為之!”

    宋云歌與楊云雁抱拳。

    周滄瀾擺擺手:“去吧!”

    眾人皆神色復雜的看著他們,唯有梅睿滿臉帶笑的抱拳。

    宋云歌與楊云雁離開什長府,直接去了梅瑩的什長府報道。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