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劍從天上來 > 第138章 真假(二更)
    “咯咯咯咯……”宋雨煙頓時笑靨如花,發出暢快嬌笑,如銀鈴在天空搖蕩。

    宋云歌以漱雪劍撐地,不讓自己徹底倒下,一只腿跪地,艱難的半跪:“你到底要如何?”

    “交出真的大天魔珠!”

    “這便是我得到的那顆!”

    “咯咯,好小子,嘴倒是硬,我這次倒要看看你能硬到何時!”

    如夢令氣息化為刀子,猛的一刺他心臟。

    他身子猛如龍蝦般躬起,臉色一下煞白如紙。

    “滋味如何?”宋雨煙站在一丈外俯看著他:“要不要再嘗嘗?”

    宋云歌咬牙一言不發。

    “再來!”宋雨煙輕笑。

    如夢令化為一柄劍刺向宋云歌腸子,宋云歌捂腹倒地,漱雪劍都顧不得了。

    “再來!”宋雨煙笑容更盛。

    宋云歌忽然張大嘴,胸口劇烈起伏,拼命的呼吸,好像跳到岸上的魚。

    眨眼功夫,他臉憋成紫色。

    天外天高手縱使沒有口鼻也無礙呼吸。

    內息流轉,與外界元氣交換而生生不息,可代替口鼻呼吸。

    他現在無法運功,與不會武功之人沒有兩樣,堵住了氣管便憋氣。

    他雖然在承受痛苦,腦海卻一直清醒。

    軍主周靈殊果然不在,否則宋雨煙不會如此從容不迫。

    不過這宋雨煙如何斷定這一顆大天魔珠是假的,還是純粹的消遣自己,折磨自己?

    “走吧!彼斡隉熒锨疤崞鹚,要帶到城外好好的逼問一番。

    宋云歌低垂的,軟綿無力的手忽然抓住漱雪劍,輕飄飄一刺。

    這一刺似乎軟弱無力,劍都無法抓穩,劍尖亂點,勉強刺向宋雨煙。

    宋雨煙不在意的一拍,便要拍飛漱雪劍,卻“嗤”的一聲輕嘯,劍尖貫穿白玉般手掌。

    宋雨煙臉色微變,掌心吐勁,把宋云歌打出十丈外。

    “砰!”宋云歌重重撞到小巷盡頭墻壁上,嵌進墻壁內不落地。

    宋雨煙低頭看向掌心,血淋淋一道口子可看見白骨。

    她玉臉罩一層寒霜,目射湛湛寒光,死死瞪著宋云歌,殺機森然讓宋云歌遍體泛寒。

    “死吧!”宋雨煙一閃消失,下一刻已經出現在宋云歌跟前。

    左掌拍下,掌心泛著柔和光芒,映得手掌晶瑩剔透如羊脂白玉雕成。

    宋云歌消失。

    宋雨煙一掌拍空,玉臉越發陰沉,死死瞪著周圍,再凝神感應如夢令。

    即使宋云歌身法絕妙,也不可能隔絕得掉如夢令,通過如夢令便能收拾他。

    她有些懊惱,自省先前得失,先前是不忿,現在想想,沒必要跟他動手,只催動如夢令便好。

    可凝神感應之下,竟然毫無所覺,如夢令好像消失了一般。

    她忽然一側身,揮掌拍出。

    “砰!”悶響聲中,宋云歌身形閃現一下,隨即又消失無蹤。

    宋云歌已然封印了劍符,大日如來進入腦海,清冽的力量馬上灌注。

    他發現這大日如來的力量竟然能擋得住如夢令,甚至將如夢令攪碎而融化。

    他狂喜,從此之后便不用怕如夢令了!

    既然周靈殊不在,自己也沒必要掩藏自己大日如來,可以縱情施展。

    只可惜有鎮天大陣在,天知境界被壓制到地知境界。

    “宋云歌,你到底是什么人?!”宋雨煙冷冷道。

    她現在對宋云歌越發好奇。

    宋云歌的聲音遙遙響起:“那大天魔珠是真的!”

    “假的!”宋雨煙冷冷道:“別想蒙我,我的珠子難道還不知道?”

    “你的?!”

    “你以為吶?”宋雨煙冷笑道:“我做的珠子!……咱們兩個想一塊去了,我做了假的,你也做假的!”

    宋云歌恍然大悟,悠悠說道:“這還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吶!

    他這話一說完,馬上后悔。

    自己還是著了道!

    “狗屁的英雄!”宋雨煙喝道:“你竟然敢騙我,就是該死!”

    “只能你騙別人,不能別人騙你?”宋云歌聲音仿佛從四面八方傳來:“宋姑娘你不覺得太過霸道了嗎?”

    “我這是這般霸道,你能奈我何!”宋雨煙喝道。

    宋云歌道:“那只能好好領教了!”

    宋雨煙忽然扭身一掌拍出。

    “嗤!”她肩膀忽然迸射厲嘯,動作一滯之后猛的拍向肩膀。

    “!笔﹦θ綦[若現。

    宋云歌暗嘆,這宋雨煙忒謹慎了,如此修為竟然還身穿寶衣,能擋得住漱雪劍的寶衣!

    宋雨煙揮掌擊去,可漱雪劍馬上消失,一掌擊了個空。

    “鬼鬼祟祟,鼠輩一個!”宋雨煙咬牙切齒。

    她竟然無法感應到宋云歌的存在,好像徹底融入了周圍。

    明明是朗朗晴天,卻好像漆黑的夜里,這種感覺委實古怪。

    她喝道:“宋云歌,你竟然是天魅!藏得夠深的,你們天岳山不知道吧?”

    宋云歌的聲音悠悠響起:“宋姑娘,咱們罷戰如何?”

    “交出那個大天魔珠!”宋雨煙冷冷道。

    宋云歌道:“既然是假的,為何還要討回去?”

    “這便不必你管!”宋雨煙冷笑。

    宋云歌嘆一口氣:“那顆珠子是真的吧?”

    他對宋雨煙戒備其深,說謊不眨眼,根本不知道哪一句是真的哪一句是假的。

    他先前聽聞珠子是她做的,情不自禁的發出英雄所見略山的感慨。

    馬上便省悟,這是不是宋雨煙詐自己的?

    難道是因為精神匱乏所致,所以腦筋轉動得沒平時快,一不留神中了計?

    宋雨煙哼道:“少啰嗦,交出來我便罷休,否則,我會一直纏著你!”

    宋云歌道:“那我便住到軍主府去,看你能奈我何!”

    “嘿,你是白虎衛,難道一天到晚不出去?”宋雨煙好出不屑冷笑:“那我便佩服你!”

    白虎衛的規矩,一旦軍令下來,沒有任何理由都要出動。

    天魅最近猖獗又開始收斂,正是白虎衛出動的好時機,她不相信白虎衛沒有動作。

    宋云歌悠悠說道:“我能夠向白虎衛請假,被你重傷要慢慢療傷!

    “好啊,你能做到再好不過!”宋雨煙冷笑。

    宋云歌道:“姑娘若再糾纏,莫怪我無情!

    “怎么個無情法?我倒要聽聽!”宋雨煙帶著調侃與不屑。

    宋云歌道:“毀掉那顆大天魔珠!反正對我沒什么用,毀了便毀了!”

    “那你試試看,如果毀了,我便殺十個你們天岳山弟子,包括你的那個情人楊云雁,馮晉,卓小婉!”

    宋云歌冷笑:“那咱們便殺你們二十個如夢道高手!”

    “隨你的便,無所謂!”宋雨煙道:“只要你有那本事!”

    宋云歌哼一聲:“那后會有期,走啦!”

    他的聲音越來越遠。

    宋雨煙怒哼:“卑鄙!”

    她忽然側身后仰,猛踹出去。

    “!笔﹦﹂W了一下,倏的再隱去。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