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劍從天上來 > 第158章 逼戰(二更)
    待第九劍的時候,宋云歌臉色微變。

    炙熱之氣忽然變化,在身體里凝成了一條火繩,把自己勒緊。

    動作便不由變形。

    而劍神一式需要精妙無比的動作,這一變形,威力大打折扣。

    “哈哈……”楊遷大喜過望,天劍清唳聲大響。

    天空數千只鳥雀跟著齊鳴,響成一片。

    平常時候,周圍往往有幾只鳥兒清鳴會覺得悅耳動聽,心情放松。

    此時這么多鳥兒叫,便如魔音灌腦,讓人想自殺。

    天劍大放紅光,紅光之中隱約有一只鳳凰在飛舞,翩翩優雅。

    宋云歌感覺到驚人殺機,腳下踩著碎虛步閃爍,要避開這一劍。

    可天劍如影隨行,它是以他身體里的火繩為定位,任憑他挪移閃躲卻無濟于事。

    “砰!”宋云歌將吞云訣催到極限,將所有積蓄力量徹底釋放,把楊遷擊飛出去。

    天劍也跟著飛出,在空中化為一團烈焰。

    楊遷“噗”吐出一口血,難以置信宋云歌有如此巨力,這是什么境界?

    他飛出了墻外,眨眼功夫又沖進來,瞪大眼睛:“這是什么?吞云訣?!”

    宋云歌微笑:“劍神一式!

    吞云訣與劍神一式完美融合,已經看不出它原本面目,但熟悉吞云訣之人仍會有隱隱的熟悉感。

    但他是天岳山弟子,不可能修煉得了云天宮的武功,所以別人也只是懷疑,不會相信。

    “好好好,好個劍神一式!”楊遷咬咬牙,臉色陰晴不定。

    他在猶豫遲疑。

    如果再厚著臉皮繼續打,鳳飛九天劍的威力會越來越強大,一定能勝過他的。

    但是嘛……

    這樣就有死皮賴臉的嫌疑,對一個劍尊如此糾纏,確實丟鳳凰崖的臉。

    不過敗在一個劍尊手上,好像鳳凰崖的臉也被丟了。

    所以他猶豫不決。

    宋云歌坦然道:“果然不魁鳳凰崖劍法,再來幾劍我就撐不住了!”

    他在默默體會著鳳飛九天的玄妙。

    那股炙熱之氣極難纏,自己現在還沒能驅除,火繩猶在身體里。

    “唉……,算了!”楊遷搖頭道:“吃了你的飯,就給你一個人情!”

    宋云歌露出笑容:“楊兄如此豁達?敗在我手上,不怕鳳凰崖丟臉?”

    “鳳凰崖的臉不是我一個人能丟得掉的!睏钸w擺手道:“走啦!”

    他轉身便走,免得自己改主意。

    天空的鳥雀慢慢散去。

    宋云歌無奈的看著一地的鳥糞,出了院子。

    往西走出月亮門,來到空曠的練武場。

    練武場上人們正熱火朝天的切磋,不時有悶哼聲,是有人受傷。

    他們切磋起來如拼命。

    宋云歌想知道這么干要損失多少靈丹。

    要知道天外天高手的靈丹可不便宜,一般的靈丹對天外天根本沒用。

    他信步出了軍主府的大門,來到了大街上,慢慢踱步,觀察著玉霄城。

    這玉霄城當初也是很繁華的,畢竟是極西境的第一城,方圓千里之內的富人全都會跑過來,會是一座銷金窟。

    可現在看大街上,商鋪林立,開門的卻只有一半。

    商鋪的主人們臉上強擠笑容,眉宇之間還透出愁苦之色,處處都透出衰敗之相。

    街上行人不多,舊衣裳為主,來去匆匆,毫無大羅城居民那種悠然與慵懶無聊之色。

    大街上的朱雀衛們不掩飾,他們也百無聊賴,人不多,出事也少。

    宋云歌在玉霄城轉了半天,心情沉重。

    玉霄城的今天會不會是大羅城的明天?

    當晚上回到自己小院時,院內已經恢復整潔,屋檐上的鳥糞也都被清理。

    他剛剛踏進小院,外面便傳來一聲朗喝:“玉霄城白虎衛什長羅景,前來請教!”

    宋云歌扭頭看過去,一個俊美青年站在門外,正沖著自己微笑。

    宋云歌露出無奈神色:“都打過兩場了,還要切磋?”

    羅景微笑道:“你是怕了吧?你可代表著你們大羅城的臉面!

    宋云歌搖頭:“我只是大羅城白虎衛的一個小小什長而已,怎能代表大羅城!”

    “……臉皮夠厚啊!绷_景笑容滯了滯,又涌出笑容:“那咱們便要不客氣了!

    “如何不客氣法?”宋云歌好奇:“難道直接逼我出手?”

    羅景搖頭:“咱們會說一些大羅城的壞話,難免會不雅,所以不想用這一招!

    “例如呢?”

    “例如大羅城的白虎衛都是些孬種,不敢出城,只龜縮在大羅城內躲清閑!

    “……”

    “例如大羅城的白虎衛都是些吃閑飯的,浪費糧食,甚至還不如女子,索性涂抹上胭脂算了!

    “夠狠!彼卧聘椟c點頭。

    羅晉看著他:“還要再來嗎?會越來越不堪入耳!

    宋云歌搖頭道:“罵得確實不夠狠!

    “好,竟碰上一個狠人!”羅景露出笑容,興致盎然的打量他:“你叫宋云歌,天岳山弟子,父母皆亡,從小在天岳山長大,被馮晉照顧……”

    宋云歌擺手道:“罷了,打便是!”

    他知道下面自己面臨的就是人身攻擊,是針對自己的辱罵。

    與其聽了這些憤怒之后動手,還不如直接開打,封住他們的嘴。

    “識趣!”羅景笑道:“那就隨我來吧,咱們去練武場上切磋,如何?”

    “……不會來車輪戰吧?”

    “你怕了?”

    “車輪戰正合我意!”宋云歌微笑道:“省得一個一個挑戰耽擱時間,我明天便要走了,時間有限!”

    羅景嘿然一笑:“但愿一會兒過后你還能維持這份狂態,走吧!”

    他轉身便走。

    宋云歌緊隨其后,兩人來到了練武場。

    練武場上燈火通明,一串串燈籠與火把照得宛如白晝,一百多個高手正等著。

    一百多雙目光盯著他,讓出一條路,讓他慢慢踱進了中央的圈子。

    宋云歌掃視一眼眾人凌厲眼神,氣定神閑:“諸位哪些想挑戰,索性一起來罷!

    每一道目光都帶著懾人的力量,洶涌的壓力,這是生死廝殺中歷練出來的氣勢。

    對常人來說,氣勢是虛無縹緲之物。

    對天外天高手而言,氣質是宛如實質,無形有質,清晰存在。

    “放心吧,咱們只出動什長,什長以上不會出手!”羅景笑呵呵的道:“免得旁人說咱們玉霄城欺負人!

    “那便好,請——!”宋云歌伸出手:“可以一起上!”

    “好小子!”羅景喝道:“狂得夠可以,那就我來領教吧!”

    他伸手一招,天空落下一道長劍,輕輕刺出:“看劍!”

    “呼……”天地似乎響起了海浪聲。

    宋云歌劃動漱雪劍,長劍相擊之后,他后退,再后退。

    一口氣退出十米才停住。

    “再來!”羅景再劃劍。

    他輕描淡寫一劍,怒浪排空聲響起。

    宋云歌再次被擊飛出去,隨后被一次一次的擊飛,碎虛步與吞云訣都不管用。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