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劍從天上來 > 第190章 殺之(三更)
    他無聲無息的跟上那個紫衫老者。

    宋云歌瞥一眼便不再多問。

    這些玄武衛對上劍圣劍侯境界高手不成,對劍主境界的沒問題。

    剩下的玄武衛對視一眼,沉默的站在宋云歌身后。

    宋云歌定定看著來往的人群,一言不發好像雕像。

    半晌過后,一個玄武衛忍不住好奇:“宋什長,剛才那個老者是什么人?”

    “不知道!

    “那為何捉他?”

    “因為他殺人太多!

    “難道宋什長你能看得到誰殺過人,沒殺過人?”另一個玄武衛更加好奇,半信半疑。

    宋云歌扭頭瞥他一眼,笑了笑。

    “這難道是因為境界所致?”

    “我有望氣術!

    “哦——”三人恍然。

    他們忽然醒起來,宋云歌好像精通望氣術,能夠看到旁人看不到的東西,尤其能看到死人的怨氣,所以斷案如神。

    “宋什長,咱們很奇怪,你為何要離開朱雀衛呢?憑你的望氣術,立大功易如反掌吧?”

    大羅城內是安穩,可再安穩也有惡人,會犯下惡行,況且還有那么多的武林高手。

    身懷利刃殺心自起,這是無法避免的,武功一旦強了,往往行事更習慣于用武力。

    一旦沖突,死人太容易了,破掉一件殺人案絕不是小功勞,所以憑他的望氣術立功太容易了。

    宋云歌笑了笑:“指望破案立功?太難,大羅城內的案子還是很少的!

    “可白虎衛太危險了吧?”

    “富貴險中求,只能搏一搏了!

    玄武衛三人沉默下來。

    這件句說來容易,做起來太難了,那可要丟了性命的,一個念頭可能就沒命了。

    “咱們佩服!

    “等你們被逼到那一步,也會一樣選擇的!彼卧聘杩粗饷,漫不經心的說道。

    三人緩緩點頭。

    他們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宋云歌被云天宮追殺的事清清楚楚。

    這件事已經轟傳整個大羅城,四靈衛無人不知,現在云天宮與天岳山停戰,宋云歌還活得好好的。

    要知道當初所有人都斷定宋云歌必死無疑,絕不可能活下來的。

    “還真等到了!”宋云歌發出一聲輕哼,臉色陰沉下來。

    “什么等到了?”三人忙問。

    宋云歌道:“你們別露頭,別下城墻!”

    他低聲吩咐一句,隨即長嘯一聲,從城墻一躍而下,俯沖向城門口。

    北城門外的行人們聽到嘯聲,不由抬頭看,見到了宋云歌如紅鷹一般俯掠而至。

    他們有經驗的紛紛后退,讓出中央位置。

    宋云歌落到了一個老態龍鐘的老翁身前,手按上劍鞘,平靜的道:“你還真敢來!”

    只要踏入大羅城,便是劍侯,劍王也會被壓制。

    他當時能夠清晰感應到九重天,能知道自己達到劍王境界,可一旦動手便會受壓制,威力大減。

    老者須眉皆白,老態龍鐘好像隨時會倒地,輕輕一碰就能散架。

    他疑惑的看著宋云歌:“這位小哥你……?”

    宋云歌失笑:“這一套還是收起來吧,你該知道我能看出你真面目的!”

    “唉……”老者搖頭嘆息道:“這是何苦呢?為何步步緊逼呢?我不想殺你的!

    宋云歌道:“上官玉羅何在?”

    “她已經走了!崩险呔従彽溃骸耙呀涍M了異域,不會再回來的,你放心吧!

    宋云歌打量著他,哼道:“她還在哪一處療傷吧?你進城意欲何為?”

    “老夫只是歇一歇腳,沒有別的意思,小哥你為何要這么逼我呢?”老者雙眼漸漸迷離。

    宋云歌雙眼微瞇。

    “砰!”無形的力量在虛空炸開。

    眾人覺得莫名其妙,根本沒見到他們動,卻有這么驚天動地的響聲。

    老者與宋云歌衣衫獵獵作響,不由的后退三步,臉色凝重的看著彼此。

    “!”

    “哎喲!”

    眾人如被狂風席卷,紛紛飛起,有的飛到一丈高,有的平平推出。

    狂暴的力量仿佛怒涌的暗流,方向各不相同。

    有不少直接受傷,頭破血流。

    他們心里暗罵,卻不敢罵出聲來,看宋云歌與這老者的架式,一定是絕頂高手。

    “好小子!”老者沉聲道:“你到底是哪一宗的弟子?!”

    他覺得宋云歌格外的邪門兒。

    魔門武功奇異而神妙,變化莫測,他們六大宗弟子碰上了都會束手束腳,被壓得喘不過氣。

    而眼前這個小子卻格外不同,好像洞徹魔門武學,通曉變化。

    與自己相對,不但不吃虧,反而處處搶占先機,這一次便是一例。

    而且據他所知,六大宗好像沒有這種精神秘術。

    宋云歌道:“天岳山宋云歌!”

    他話音未落,已經一步跨到老者身后,寒芒一閃,隨即收回。

    老者手掌伸到一半便戛然而止,低頭看向自己心口,已然有一個小紅點在迅速擴散。

    “你……”他無法置信。

    宋云歌平靜的道:“你已經死了!

    “不可能!”老者按上心口,如烙鐵般將鮮血封住,身形忽然變得模糊朦朧。

    宋云歌腰間忽然又一亮,然后什么也沒發生,眾人見不到他的劍出鞘,只看到老者的眉心出現一個紅點,然后迅速擴大然后涌出鮮血。

    “你……”老者瞪大眼睛,滿是難以置信與不甘心。

    這是在城外,并不在城內,自己的魔王境界沒被壓制下去,昨天還占上風,這天岳山的宋云歌怎一下變得如此之強?不可能!

    自己的奇功絕學還沒能施展,還有殺手锏也沒能來得及施展呢!

    他帶著憤怒與不甘,慢慢倒下去。

    宋云歌搖搖頭,看向周圍,抱抱拳算是道歉。

    老者倒下去之后,臉龐迅速變化,露出了中年模樣,恢復原本相貌。

    眾人這一下頓時明白,這是個魔門高手,頓時紛紛后退。

    原本已經后退得足夠遠,這會兒更遠,如避蛇蝎。

    三個玄武衛這會兒才飄落下來,低聲道:“宋什長,這是誰?”

    宋云歌搖搖頭:“你們不必知道,將他送到軍主府吧!

    “是!比撕敛华q豫的答應,將中年男子抬起來,飄飄而去。

    宋云歌掃一眼眾人,抱抱拳然后轉身回去。

    殺了這個,再殺上官玉羅便沒那么難了,還是要跟周靈殊商量一下,一起行動。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