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劍從天上來 > 第200章 示警(一更)
    宋云歌忽然發出一聲斷喝。

    遠處的黃飛夜只覺眼前一白,大腦一片空白,無思無想,茫然失措。

    宋云歌眼前寒星一閃。

    “!毙〉对俅问庨_了漱雪劍。

    宋云歌輕哼一聲道:“好好好!”

    他屢試不爽的配合竟然被破掉,這孫長風確實有幾分棘手。

    孫長風現出身形,卻已經在三丈外,冷冷瞪著他:“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覺得宋云歌一身所覺古怪異常,沉聲道:“這是魔門心法!”

    宋云歌緩緩道:“那你就嘗嘗魔門心法的滋味吧!”

    他縱聲長嘯,催動離恨吟。

    漱雪劍隨即歸鞘,宋云歌雙手結成一個奇異手印,朝孫長風古怪的一笑。

    孫長風運功抵擋離恨吟。

    嘯聲入耳,心煩意亂,竟然有拔刀自裁,以脫離塵脫,解脫自在的念頭。

    他知道不妙,運功更急,胸口處的玉佩傳進來一道道清涼氣息,繚繞在腦海,鎮壓異想。

    他一心抵擋離恨吟,被宋云歌這古怪一笑笑得發懵,覺得不妥,卻不知道有什么不妥。

    如夢令已然發作。

    他眼前頓時一恍惚。

    待清醒過來時,眼前一陣陣發黑,眉心已經出現一個紅點,殷紅慢慢擴散開來。

    他眼中神光迅速消散,最終不甘心的瞪大眼睛,緩緩倒下去。

    宋云歌長舒一口氣。

    這一下算是使勁渾身的解數,如果不是殺了如夢道的兩個長老,還真掌握不了這如夢令與醉玲瓏。

    萬魂煉神符越來越強,現在已經不必睡一覺,便能將魂魄消化掉,直接轉化為記憶。

    一切都在不知不覺中完成,不必他特意控制。

    “你……”黃飛夜急聲道。

    宋云歌一閃來到她身邊:“怎么啦?”

    “你殺了他?”黃飛夜道。

    宋云歌點頭:“自然是殺掉,否則他便要殺你殺我,不容留情!

    “可……”黃飛夜露出焦急神色。

    宋云歌道:“你覺得不該殺他?”

    “殺是應該殺,可是……”黃飛夜擔憂的道:“御空殿絕不會罷休的!”

    宋云歌道:“不殺他,他也不會罷休,一個不好就是傷亡慘得!

    “現在也一定會傷亡慘重的!”黃飛夜道:“御空殿的弟子稀少,任何一個出意外,都會傾力出動,咱們兩個都逃不掉!”

    “你也逃不掉?”宋云歌道:“躲進猿飛宗里不成?”

    “……只能如此了!秉S飛夜點點頭:“我只能躲進宗內不出來,可你呢?”

    “我便不必擔心了!彼卧聘璧溃骸按蟛涣吮愣氵M大羅城內不出去!

    “沒用的!秉S飛夜搖頭道:“他們會進入大羅城刺殺你!

    她幽幽嘆一口氣:“而且更可怕的是,他們御空殿最精擅刺殺,咱們猿飛宗的遁術是一絕,精于刺殺,可比起他們,那就差遠了!”

    “沒關系,我能應付!彼卧聘璧。

    黃飛夜擔憂的看著他。

    宋云歌失笑:“你回去吧,回去受罰也比留在這里丟命強!”

    “……嗯,我要回去了!秉S飛夜道:“回到宗內會被幽禁一年!

    “那正好苦練武功!彼卧聘栊Φ溃骸耙参幢厥堑!

    黃飛夜勉強笑笑,看一眼遠處的孫長風尸首,再露出擔憂神色:“御空殿極厲害,御空御空,可不僅僅是有御飛刀之能,還有破空而入的本事,防不勝防的!

    宋云歌點頭道:“知道知道,你的傷不要緊吧?”

    他已然將孫長風的魂魄扯進來,很快就能盡得御空殿之學,知其底細。

    “沒有大礙!秉S飛夜搖頭。

    她看宋云歌有些敷衍,頓時大急,嗔道:“你聽沒聽進去?”

    “我自會小心的!彼卧聘栊Φ溃骸暗故悄,一路能平安回去?”

    “沒問題的!秉S飛夜咬了咬貝齒,緊抿紅唇片刻,從懷里掏出一塊晶瑩剔透的牌子遞過來:“拿著這個!

    這晶瑩剔透,宛如冰雕,一只巴掌恰好能握過來,完全籠罩住它。

    宋云歌接過來道:“這是什么?”

    “這是一件奇物,名叫同心鎖!

    “有何妙用?”宋云歌把玩著這牌子,觸手溫暖,越握越是灼熱。

    “能夠傳信!

    “嗯——?”

    宋云歌低頭看去,發現晶瑩剔透的牌子上竟然出現了文字。

    “小心御空殿!蔽鍌字若隱若現,不仔細看還真發現不了。

    “每當灼熱,便是我傳信過來!

    “這個有趣!

    宋云歌覺得奇妙,沒想到在這樣的時代還能做到這個。

    如果放在前世,那就是傳呼機的層次,在這個時代卻是奇物。

    “你如果想傳信給我,便運功催動,然后凝神貫注于它之中,自然會傳給我,當然這是極耗精神的,不能輕用!

    “好好好,當真是奇物,黃姑娘,多謝了!

    “那我便走了,小心點兒!彼б幌氯,捂著胸口飛走。

    宋云歌目送她離開,把玩一會涼下來的同心鎖,然后搜一番孫長風。

    將二十四柄飛刀留下,裝飛刀的護腕收下,將孫長風懷里的玉佩直接粉碎,不留其患。

    這玉佩一看便知有鎮神之妙,但這種奇物往往也能烙印精神。

    拿了此物,說不定便會被御空殿所追蹤,掌握自己的蹤跡從而暗算。

    而二十四柄飛刀,必然是孫長風精神所煉,自己好好煉制一番便可以。

    他回到自己的什長府,入睡之后,開始化為孫長風,重新經歷了一番孫長風的人生。

    他現在已然能指定想進入哪一個人的人生,而不像從前一樣被動的經歷。

    萬魂煉神符越來越神妙,操縱由心。

    清晨醒來時,他神色沉肅。

    御空殿比他想象的更可怕,武學神妙,怪不得有御空第一之譽。

    他在思忖著,能不能擋住御空殿的追殺。

    恰在此時,他覺得懷里的同心鎖一熱,拿出來一看,卻是五個小字:“速離大羅城!

    宋云歌皺眉,凝神貫注于同心鎖,將三個字烙印進去:“御空殿?”

    “不是!

    “那是誰?”

    “莫多問,速離!

    宋云歌不再多問,抬頭看向北方。

    卓小婉輕盈而來,雪白羅衫,淡淡幽香。

    “走吧師妹,咱們出城看看!彼卧聘璧溃骸澳沁呥是很危險的,隨時準備好廝殺!

    卓小婉輕輕點頭。

    兩人說做便做,直接便走,剛抵達城根下,便看到一襲桃花羅衫的梅瑩與陸崢他們在城上。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