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劍從天上來 > 第256章 威伏(三更)
    “那就看圣女你的本事了!”削瘦老者沉聲道:“圣女若能壓得住咱們這些老家伙,自然能當家做主!”

    “好得很!”宋雨煙冷冷道:“你們若打不過我,便老老實實領罰罷,私通外道!”

    “好啊,如果你能勝得過咱們,私通外道便私通外道!”

    “那便來吧,看看你們這些老家伙到底有什么本事,如此猖狂!”

    “咱們也正想見識一下圣女的本事!

    兩幫人一直在交鋒,而且一直在試探,天隱殿已經被宋雨煙清理了不少的人。

    他們暗中支持旁人,想將她的圣女取而代之,因為她太不聽話,太狂妄。

    可現在看來,壓不住,那只能直面硬來,把她的威風打下去,從此就老老實實聽話。

    把如夢道交給一個丫頭來掌管,這是他們怎么也無法忍受的。

    她一個黃毛丫頭太容易被騙,就像那個天岳山的宋云歌,把她迷得神魂顛倒。

    要是由她掌控如夢道,如夢道一定會衰落,即使交給年輕人,也不能交由一個女人手上。

    女人太容易被感情所影響,一個不慎就會讓如夢道萬劫不復。

    那他們就成了如夢道的罪人。

    宋雨煙輕飄飄一掌拍出,削瘦老者首當其沖,迎上去也是一掌。

    兩道掌力看著都輕飄飄的,卻蘊著強絕力量,宋雨煙已然達到魔皇境界,而這幾個天隱殿的長老也達到此境,所以并不畏懼她。

    “啵!”好像一顆小石子落入深井里,聲音既悶又響。

    削瘦老者仰天倒飛出去,臉上露出難以置信。

    宋雨煙跟著撲向另一個老者,一掌之后又是下一個,再下一個。

    一口氣將所有老者都擊飛出去,在空中噴出血箭。

    “你……”削瘦老者從地上爬起,難以置信的指向宋雨煙:“你這是什么心法?”

    “你說呢?”宋雨煙哼道:“難道覺得不是咱們如夢道的心法?”

    “不是……又是……奇怪古怪!”削瘦老者顧不得抹嘴角的鮮血,皺眉搖頭又點頭,滿臉疑惑。

    他仔細揣摩著體內的氣息。

    這團氣息好像火焰在熊熊燃燒,而自己的魔息就像是油一般。

    魔息不停的被點燃,化為火焰。

    這團火焰越燒越厲害,偏偏沒有灼熱感,冰冷異常,這明明是魔息的特性。

    吞噬而冰冷,宛如冰焰,這是最正宗不過的魔息,可偏偏與自己的魔息不同,好像更高一個等級。

    相比起這個魔息,韓春溪的氣息則灼熱,反而不像是正宗的魔息了。

    “你這是……?”他瞪向宋雨煙。

    宋雨煙淡淡道:“我已然得了大天魔宮的傳承,他化自在神魔經!”

    “怎么可能?!”削瘦老者更加驚奇。

    剩下幾個老者紛紛爬起來,難以置信的看著宋雨煙,好像在看一個怪物。

    宋雨煙冷冷道:“這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一直在搜尋大天魔珠,要不然為何去大羅城?”

    眾老者沉默下來。

    宋雨煙冷笑一聲道:“個個都是老糊涂,宋云歌手上有大天魔珠,我為了得到,與他周旋了那么久,你們只會幫倒忙!”

    “圣女,咱們真不知道,你也不跟咱們說?”

    “這件事能說嗎?”宋雨煙冷冷道:“你們怕是會自己找人去爭奪,甚至把我的都奪走!”

    “咱們怎么可能干這種事!北娙嗣u頭。

    宋雨煙斜睨他們一眼,不屑的道:“你們這些老貨心里怎么想的我難道不知?”

    眾老者訕訕。

    他們都顯得狼狽不堪,個個嘴角帶血,灰袍沾了泥塵,看著實在不像威風赫赫的長老。

    宋雨煙哼道:“今天開始,你們天隱殿若再有違我圣女令,就莫怪我不客氣!”

    “咱們一定奉命行事!”眾老者抱拳。

    他們一切也是為了如夢道。

    而如今,宋雨煙得到了大天魔珠的傳承,便意味著如夢道便要一統六道。

    這是他們一直以來的夙愿,沒想到真能在生前看到。

    韓春溪雖強,卻怎能比得上如夢道自己的圣女?

    宋雨煙滿意的點點頭:“我下一道圣女令,從今天開始,如夢道弟子不得主動招惹天岳山弟子,甚至不得主動招惹六大宗弟子!”

    “這個……”眾長老頓時遲疑。

    削瘦老者道:“圣女,可是因為宋云歌?”

    “不錯!彼斡隉燑c頭:“說起來,我能得全大天魔珠,得到他化自在神魔經的傳承,全賴他相助,這是我答應他的條件!”

    “這……”眾人遲疑。

    宋雨煙頓時沉下玉臉,雙眼灼灼,冷冷道:“我不是跟你們商量!”

    “……是!北婇L老無奈的點點頭。

    不主動招惹六大宗,無異于會讓弟子們不滿,恐怕會招致重重非議與莫大的壓力。

    中土武林便是他們魔門的狩獵場,他們魔門就像是山林之猛虎,是食肉的,怎能不吃小動物?

    宋雨煙哼道:“若有違圣女令者,斬無赦!”

    “……是!”他們咬咬牙答應。

    宋雨煙道:“待我一統六道之后,便要對付天魅!”

    “圣女三思!”削瘦老者忙叫道。

    宋雨煙微瞇明眸,冷冷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再挑戰,莫怪我無情!”

    “圣女,實在此事不妥啊,老夫不能眼睜睜看著咱們走上絕路!

    “有何不妥?”

    “天魅克制咱們的魔功,與他們交戰,咱們太吃虧,就像中土武林諸宗與咱們魔門相斗一樣!

    “克制咱們,那更要收拾他們!”

    “唉……”削瘦老者道:“就怕咱們會損失慘重,到時候,六大宗一定不會放過落井下石的機會的!”

    “唔,不得不防!彼斡隉熭p頷首。

    削瘦老者精神一振道:“圣女,六宗與咱們魔門不同,即使鳳凰崖也無法號令全部宗門,宋云歌一個人做不得主,縱使他沒有傷咱們的心,其余宗門呢?咱們與他們仇深似海,不可化解的,圣女千萬別存了化干戈為玉帛的心!”

    宋雨煙滿意的點頭:“這倒是老成之言!”

    “那圣女……”削瘦老者忙道。

    “不過還是要對付天魅!”宋雨煙哼道:“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你們以為不去碰天魅,就能相安無事?天魅北侵之心越來越堅定,原來是玉霄城,現在是大羅城,以后還會有更多的城,再然后就是天魅全面北侵,到時候,一個也逃不掉!”

    “這……”眾老者半信半疑。

    “休得啰嗦,六大宗得防著,那就開始儲備秘密力量!”宋雨煙道:“這些力量按兵不動,轉入暗中!

    “……是!北娎险呔従忺c頭。

    “去吧!”宋雨煙一擺手。

    他飄飄離開如夢峰,很快來到宋云歌跟前:“我重新掌握如夢道,那韓春溪很快會收到消息,按捺不住,要找上我的!”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