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劍從天上來 > 第266章 刺殺(一更)
    眾天魅頓時精神大振,沖得更猛。

    遠在城墻的人們個個瞪大眼睛。

    他們都是天外天高手,十幾里距離看得清清楚楚,歷歷如在眼前。

    宋云歌疲憊盡顯,他們心急如焚,恨不得沖過去助他一臂之力。

    他們紛紛扭頭看向身邊的什長或者垛主,目光又落在幢主與衛主身上。

    眾幢主衛主卻看向遠處的陸照野。

    陸照野站在原地,好像純粹在看熱鬧,看著宋云歌在拼命,一點兒沒有上前相助之意。

    眾四靈衛皆覺得不該。

    這位新任軍主也太歹毒了吧,太明目張膽,在眾目睽睽之下竟然如此。

    “要不然,我回去?”陸照野揚聲道:“免得鎮得住難受!”

    這些天魅算準了有鎮天大陣與鎮天令,所以個個都不超過劍侯境界。

    而宋云歌卻遠不是這境界,自己執鎮天令在此,壓制他境界,吃虧的是他而不是天魅們。

    他不理解宋云歌為何如此犯傻,非要自己在這里鎮壓,還要自己只看熱鬧。

    他不解也沒逞強亂來,姑且看宋云歌要如何,可看到現在便看不下去了。

    自己還是回城,撤去鎮壓最好。

    宋云歌揚聲道:“軍主,萬萬不可!

    “這到底是為什么?”陸照野不解的道:“你這純粹是自虐嘛!”

    宋云歌道:“姑且算我自虐吧!”

    “莫名其妙!”陸照野搖頭:“要不然,我幫你一把如何?”

    “這么些人,還不勞軍主你親自動手,我一個人便可料理了!”

    “好吧好吧,你想怎么來就怎么來,我就站一旁看熱鬧!”

    幾個天魅覺得情形有異,覺得他在這里很古怪,是不是對宋云歌有莫大影響,在暗助宋云歌。

    于是沖向了陸照野。

    陸照野搖頭,腰間長劍出鞘,化為一道紅光掠過他們喉嚨前。

    幾個天魅緩緩倒下。

    看起來陸照野殺天魅的速度比宋云歌更快,看起來比宋云歌修為更強。

    宋云歌劍光黯淡,緩慢,已然能看到漱雪劍的影子,看得清它劍上的暗紋。

    眾天魅越發篤信他已經不行,是強弩之末,馬上就要倒下,只差了一點點。

    他們越發瘋狂的攻擊,不顧倒下一個又一個,不理會他的劍雖慢,殺人卻不慢。

    城上的一些四靈衛看出了端倪,看出宋云歌這是故意示弱誘他們狂攻。

    這是怕他們驚退!

    心下暗嘆,好個宋云歌,真夠狠毒的!

    這是要一窩端吶,一個不留!

    一群又一群的天魅倒下,宋云歌雙眼朦朧,搖搖晃晃,劍光也黯淡,劍勢緩慢艱難,好像漱雪劍馬上便要從他手掌脫落。

    可天魅不停倒下,宋云歌卻一直沒倒,他好像一個不倒翁一般。

    任憑天魅們怎么狂攻,依然不倒。

    待一些天魅被周圍堆壘的同伴尸首驚醒,如一盆涼水澆到頭上之際,恍然發現,自己僅剩下數人,仔細一數,僅僅只有六個!

    他們對視一眼,皆看到對方的驚愕與退意,轉身便如飛奔逃。

    宋云歌身形一閃便到一人身后,劍光若隱若現,然后到另一人身后,劍光再閃了閃。

    他身形躥動六次,六個天魅皆倒下,最遠的也僅逃出百米。

    宋云歌還劍歸鞘之際,驟然一閃。

    “嗤!”他身前閃過一道寒光,射進他原本所站位置。

    如果他沒能挪移身形,便要被這道寒光射中,卻是一柄沒入刀身的小刀。

    小刀僅有手指長,明晃晃如一泓秋水,半截露在外面,半截已經進入一柄天魅的長刀中。

    宋云歌閃動數次。

    “嗤嗤嗤嗤……”輕微無比的輕嘯聲中,一道道寒光射到地面。

    寒光在追蹤著宋云歌,宋云歌有碎虛步,身法奇妙,總能提前一步避開。

    他的天機策甚至都沒能感應得到,唯有憑著純粹的感覺感應到危險。

    他暗叫僥幸。

    如果不是殺了這么多的天魅,精神增強,再加上鎮天令的鎮壓,自己很難發覺這幾記飛刀。

    這幾記飛刀玄妙莫測,正是御空神刀。

    同樣的御空神刀,這幾刀不遜色自己,除了距離沒有自己遠之外。

    百米之外已經出現四個白衣青年,周身上下一塵不染,目光平靜如水。

    即使他們的飛刀沒射中,仍無沮喪氣惱,好像無所謂射中不射中。

    宋云歌揚聲喝道:“御空殿也參和進來了?難道也要攻打咱們大羅城?要北侵?”

    他聲音如銅鐘大呂,在虛空上方滾滾擴散向四周,整個大羅城無人不聞,對面樹林里的天魅們也皆聽聞。

    “非也!”一個白衣青年淡淡吐出兩個字,清晰而從容,傳入每一個人耳中。

    宋云歌淡淡道:“那這是為何?為何與猿飛宗沆瀣一氣?”

    “咱們只是為了殺你而已!”白衣青年淡淡說道:“宋云歌,你今天便要命喪于此!

    “好大的口氣,我也要斷定,你們今天必命喪于此!”

    “好!”白衣青年斷喝道:“那便看看咱們誰死得更快!”

    “嗤嗤嗤嗤!”四道白光射向陸照野。

    宋云歌已然出現在陸照野身邊,扯起他閃爍一下,瞬間出現在十丈外。

    他再一閃,出現在二十丈外,朝著城墻的方向奔去。

    天魅已然滅絕,也不必再留在城外,回城躲一躲才是正經。

    只有彼此看不到,才是自己發揮的時候。

    “嗤嗤嗤嗤……”一道道白光射出四個白衣青年袖中,射向宋云歌與陸照野。

    好像虛空有一道道白線連起了四個白衣青年與宋云歌陸照野。

    最終快要到城頭時,白光終于捕捉到了宋云歌與陸照野,逼得他們只能硬擋。

    “叮叮叮!笔﹦贸鲆黄骞,將六柄飛刀擋在外面。

    陸照野臉色陰沉,死死瞪著這些飛刀。

    他一柄也接不住。

    如果今天不是宋云歌在,御空殿的人先對付自己,自己現在已經死了!

    他進入伏藏院之后便知道御空殿強大,可強到什么程度,一直沒跟御空殿的人沖突。

    身為伏藏院弟子,絕不能與御空殿沖突的,那就是自討苦吃。

    現在終于領教了,當真是威力駭人!

    “叮叮叮!笔﹦癁榍骞饣\罩兩人,落到城墻上,一柄柄飛刀落下,下落之際一抹彎鉆進宋云歌的袖子里。

    這些飛刀皆是獨特的材質所鑄,是中土這邊所無法仿制的。

    而且以御空神刀心法催動,格外的順暢,威力強大三分。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