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劍從天上來 > 第366章 得符(二更)
    宋云歌閉著眼繼續催動元氣。

    元氣中夾裹著精神力量,這正是天機神目的獨特之處,也是最艱難之處。

    元氣與精神力量的配合需得達到精妙程度,稍微有點兒失衡,便是前功盡棄。

    他閉眼練功之際,謝紫穎正在端和殿內與謝升述話。

    謝升打量著這金鐲,點點頭:“乾坤滅神圈,就是不知道威力如何!

    “此乾坤滅神圈確實玄妙!敝x紫穎嫣然笑道:“父皇,現在已經與我心意相通!

    “試試看威力吧!敝x升從腰間拔出一柄長劍,朝謝紫穎一刺。

    金光一閃,金鐲已經離開謝紫穎皓腕,撞飛長劍。

    “!遍L劍脫離他手腕,在空中碎裂成數片,四散紛飛。

    謝升露出笑容,絲毫沒有因為這柄世間難尋的寶劍被毀而心疼。

    “好好好!”謝升贊嘆道:“不愧是神器!”

    金鐲在空中劃出一道金色圓弧,飛回謝紫穎手腕,她嫣然微笑。

    謝升道:“這神器一得,一舉兩得!”

    謝紫穎露出疑問。

    謝升呵呵笑道:“你有神器護身,我也能放下心,而且你也能保護父皇我!再怎么說,小六你也比顧憲用著放心!”

    “顧憲他正在修煉一門武功,需要專注的修煉,不能分心,確實不適合做護衛!

    “那就不必勉強他了!”

    “是!

    “嗯……”謝升沉吟一下道:“他也出力不少,算是難得的人才,好好賞賜!

    他想了想:“那就給他一枚還神丹吧!

    “……是!敝x紫穎遲疑一下點點頭。

    她心下覺得太過委屈了宋云歌。

    還神丹雖妙,可比起顧憲所出的力氣,救了父皇數次,竟然僅僅只有一枚還神丹,父皇的小氣勁兒也太過了!

    謝升道:“是不是賞賜太輕了?”

    “確實太輕了!敝x紫穎毫不猶豫的點頭。

    “那就對了!”謝升微笑道:“倒要看看他有沒有怨忿之意,才知其忠心與否!

    “父皇,這考慮人心也要看什么時候啊,畢竟是救了父皇你數次,怎能如此賞賜!

    “現在就是最好的時候!

    “……父皇,我覺得還是應該厚賜,人心難傷的啊,一旦寒了心,再想收心就難了!”

    “那就不算什么忠臣,就算了!”謝升淡淡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謝紫穎不以為然,卻沒表現出來。

    她知道父皇一直想讓天下成為這樣的天下,所有人都臣服,君王如天。

    現在的天下是父皇深惡痛絕的,所以一定要施展祈天奇術扭轉。

    她卻知道,現在的天下已經不是從前武功低微的時代、臣民馴服的時期。

    現在武道昌盛,強者為尊,朝廷的威嚴早就不是從前,不能指望百姓像從前一樣。

    “去吧!敝x升道:“讓他好好歇著練功去,小六你速速過來陪朕!”

    他從旁邊龍案拿起一個玉瓶拋過來。

    “……是!敝x紫穎接住,轉身盈盈離開。

    她出了端和殿,沖宋云歌招招手,輕飄飄轉身而去。

    宋云歌雖閉著眼,卻好像看到了一般,踏步上到她身邊,兩人聯袂離開端和殿。

    蘇清河若有所思的看向宋云歌。

    這顧憲越發高深莫測,閉著眼卻如睜著眼,好像不需要眼睛了。

    “顧憲,你去演武堂練功吧!敝x紫穎從懷里掏出玉瓷遞給他:“這是還神丹,治療魂魄受傷之用,父皇所賜!

    宋云歌毫不客氣的接過來:“多謝皇上了!

    謝紫穎盯著看他的神色。

    平靜如波,毫無異樣,既不露高興,又不是不高興,看不出什么來。

    這正說明他不激動,顯然這還神丹根本不算什么。

    謝紫穎從懷里掏出一塊令牌遞給他:“這是執天魚符,你拿著進去吧!

    宋云歌一怔,擺手道:“公主,這不必了吧?這東西太珍貴!

    執天魚符可不僅僅是進出的令牌,還代表著演武堂的堂主權力。

    例如升天儀式,沒執天魚符無法進行,空有儀式也沒辦法令魂魄升天。

    所以這執天魚符不僅僅是通往演武堂的令牌,還是通往天空城的令牌。

    如果丟了這執天魚符,那她這個演武堂的堂主位子也丟了。

    誰執掌了這執天魚符,相當于執掌演武堂。

    “拿著吧!敝x紫穎微笑道:“難道我還怕你占了這魚符?”

    “公主,人心難測,還是小心為妙啊!

    “你有害我之心,有很多次機會!”謝紫穎搖頭笑道:“想搶執天魚符,也有很多機會!”

    “……那就多謝公主!”宋云歌緩緩抱拳一禮:“那就卻之不恭了!”

    他暗自分析。

    謝紫穎的舉動乍看是天真,好像太過輕信,如此重要之物還敢交給別人。

    其實是乾坤滅神圈給她無窮信心,即使有意外,也能追回這執天魚符。

    謝紫穎笑道:“我知道,你拿了這個,一定蠢蠢欲動,想要去看看禁地!”

    宋云歌不好意思的笑笑。

    謝紫穎將魚符一縮,避開他的手:“有這魚符,確實可以去禁地,勸你不要太貪心,在外面看幾眼就好,不要太深入,太深入了,執天魚符也未必能保你!”

    “好!彼卧聘柰纯齑饝。

    他接過魚符,觸手清冷如冰泉。

    他萬萬沒想到如此輕易就得了這執天魚符。

    這意味著演武堂對自己再沒秘密。

    還有演武堂那里藏書,自己可以看個夠,將所有秘笈與藏書都看完!

    他恨不得跳起來,心情雀躍:“公主,如果沒什么事我就去了,先把那些秘笈看完,再看禁地!

    “去吧!敝x紫穎笑道。

    她看宋云歌心情這么好,也跟著高興。

    宋云歌正準備轉身,忽然傳來一聲輕笑:“好一個郎有情妾有意!”

    宋云歌神色不動,身體不動,好像沒聽到他說話。

    謝紫穎卻緊鎖黛眉,哼道:“三皇兄,你好大的膽子,還要刺殺父皇?!”

    “我已經沒興趣刺殺他了!敝x白閣現出身形來,笑呵呵的道。

    “你想干什么?”謝紫穎道。

    謝白閣道:“我想合作,解決了大皇兄!

    “不可能!”謝紫穎沉聲道:“大皇兄一直安份守己!”

    “哈哈哈哈……”謝白閣仰天大笑。

    謝紫穎蹙眉看他。

    謝白閣搖頭不已:“天真吶天真!”

    謝紫穎冷冷瞪著他。

    謝白閣搖頭:“太天真啦,六妹!”

    宋云歌道:“難道大皇子在閉關修煉什么奇功?”

    “聰明!”謝白閣豎起大拇指:“聰明聰明聰明!”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