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劍從天上來 > 第375章 終殺(七更)
    謝白軒迅速推出數掌。

    雙手之快,令其形成了一片殘影。

    一瞬間,數道玉霄凌云掌已然擊中八個老者與謝升。

    八個老者噴血飛出去。

    謝升身上飛出一道金龍,約有十米長,一人合抱粗,龍鱗龍爪龍眼清晰,真實不虛。

    金龍發出咆哮,一只龍爪輕撥,粉碎了掌力,其余數爪按上空氣,射向謝白軒。

    謝白軒臉色沉肅,這便是身為天子的謝升最強大的力量,最讓他忌憚的力量。

    他雙掌相對,猛的一按,雙掌之間猛的凝現出一顆碧綠的圓珠。

    圓珠內蘊氤氳綠霧,流轉不休,散發出朦朧光澤,倏的射向金龍。

    “嗷……”金龍發出咆哮,一只金爪撲向碧珠。

    綠光迸射,隨即籠罩住了金龍。

    金龍在綠光之中掙扎,好像被一張網捆住,努力掙扎卻無法掙脫。

    他雙掌再次一按,又凝出一顆碧珠,朝著謝升射去。

    謝升已然來到了端和殿側門,一步便要跨過去,此時碧珠到了。

    另一條金龍從他背后鉆出去,射向碧珠。

    碧珠化為耀眼的綠光,一下罩住金龍,金龍咆哮掙扎卻被困住。

    謝升臉色微變,腳步加快。

    但一道掌力已然無聲無息的潛至。

    “砰!”他身體一下迸射出金光,擋住了無形掌力,身體卻飛起來,撞上旁邊門框。

    他頭暈眼花,絲毫不像一個武功精深,到了劍皇之境的高手。

    “皇上!”兩個老者不顧傷勢,忙沖上前,卻被無形的力量彈開,飛出了側門。

    謝白軒已然站到門口,與謝升相距三步遠,靜靜看著他:“父皇還有多少護體神龍?”

    “孽障!”謝升怒哼,從懷里掏出一物擲出。

    謝白軒縮身避開。

    那是一塊金色牌子,巴掌大小,在空中迸射出一道金光射向謝白軒。

    謝白軒閃避。

    金光緊追不舍,不管他怎么閃,都越來越近,最終他無可奈何只能出掌硬接。

    “轟!”謝白軒頓時倒飛出去,在空中噴出一道血箭。

    他凝出碧珠之后,臉色已經發白,此時被這一擊,臉色更白得沒有一點兒血色。

    謝升毫不遲疑的鉆進側門,不見蹤影。

    謝白軒待要追,六個老者奮不顧身的撲過來,被他一一擊飛出去,倒地不動。

    謝白軒臉色蒼白而陰沉,死死瞪著那道側門,然后看向虛空中仍在掙扎的金龍。

    他發出一聲冷笑,謝升的金龍恐怕已經全部用掉,不足為懼。

    沒有金龍護體,殺之易如反掌!

    他一閃鉆進了側門,頓時眼前一黑,一片黑網籠罩下來。

    他忙閃身,卻被黑網罩住,無形的力量一下鉆進身體,元氣瞬間凝滯緩慢。

    然后一片黑血澆下來,腥臭難聞。

    他雙眼迸射冷電,咬著牙死死瞪著對面的謝升。

    側門這邊也是空曠的大殿,謝升負手站在遠處,傲然一笑:“真以為朕拿你們這些家伙沒辦法?嘿!可笑!”

    黑血鉆進毛孔,好像封住了身體,頓時隔絕了元氣的涌入,自己與玉霄天竟然失去了聯系。

    一旦失去了與玉霄天的聯系,他這個玉霄神子威能便大減,所有武功的威力大減。

    “好手段!”謝白軒“噗”吐出嘴里的黑血,強忍住惡心,冷冷道:“這是什么?”

    “黑天魔血!敝x升傲然道:“殺九九八十一個至邪至惡之輩,放其心頭血,再加以數種奇珍煉制而成,足以斬斷你與玉霄天的聯系!”

    “如此陰邪的手段,虧你還是一國之主!”謝白軒冷冷道。

    “不管什么手段,只要能達到目的,便是好手段!”

    “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

    “當真是可笑,你真以為這能困得住我?”謝白軒大笑數聲,搖頭道:“黑天魔血,區區黑天魔血有何懼哉!”

    “你可以一試!”謝升傲然道:“今天便送你歸天!”

    他一揮手。

    八個護衛出現,手持黑漆漆的圓筒,與宋云歌所持的九天離火神箭差不多模樣。

    “這是九幽玄陰水!敝x升緩緩道:“乃是朕一直珍藏不露的奇物,今天就用在你身上罷!

    他一擺手。

    八股黑水射到謝白軒身上。

    頓時“滋滋”的白煙冒起,這些黑水迅速腐蝕著謝白軒身體。

    謝白軒的皮膚迅速消失,然后是血肉,再是筋膜,最終露出了森森白骨。

    謝升露出笑容。

    這一下縱使謝白軒本事通天,也必死無疑,玉霄神子的不死之身也無法承受九幽玄陰水。

    九幽玄陰水乃天下至陰至寒至毒至奇之水,是世間最惡毒的力量之一,如果它還殺不死玉霄神子,那真沒辦法殺死了。

    謝白軒僅剩下一具骷髏,一動不動,已然徹底死去。

    “吁……”謝升長舒一口氣,蒼白的臉龐現出紅暈,宛如醉酒。

    “陛下!碧K清河上前扶住他。

    謝升搖頭道:“朕真是老了,要是換了從前,這小崽子三兩下就解決掉了!”

    “陛下龍精虎猛,還是壯年!碧K清河微笑道。

    “你呀……”謝升搖頭:“凈說瞎話,走吧,讓人過來收拾一下,好好撫恤一番那八位供奉,還有派人去看看小六,她……”

    他輕輕搖頭嘆道:“這孩子的命啊……”

    蘇清河躬身應是。

    謝升露出笑容,渾身輕松自如,一甩袖子離開端和殿,來到了泰和殿,繼續翻看奏折。

    謝白軒的白骨直挺挺站著,一身黑水慢慢滴落下去,只剩下了白玉一般的骨骼,散發著溫潤的光澤。

    大殿內沒人靠近,不管是黑天魔血還是九幽玄陰水,都沒人敢碰。

    幽靜之中,謝白軒的白骨忽然動了一下,然后慢慢張開嘴,發出一道無聲的輕嘯。

    眉心處一團柔和的白光慢慢擴散,最終籠罩了他身體,白光越來越盛。

    當驟然一黯,白光消失時,謝白軒已然重新出現,血肉豐勻,與先前無異。

    先前化為白骨的像是另一個人,而不是謝白軒他。

    他恢復如常,只是沒了衣裳,渾身光溜溜的,露出完美無瑕的身體。

    他一伸手,一件長袍飄過來,迅速穿到他身上,然后腳下輕飄飄如御風般無聲無息來到泰和殿內,挑開簾子,來到謝升近前。

    謝升正在看奏折,若有所感,抬頭一看,迎面是一只正迅速變大的手掌。

    “啵!”他腦袋如西瓜般炸碎。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