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劍從天上來 > 第377章 目的(一更)
    她是天真,可也沒這么天真,覺得有了這一道圣旨遺詔,便真能登上皇位,成為皇帝。

    首先自己是一個女人。

    其次便是自己并沒什么心腹,沒有什么勢力,沒有支持者。

    有哪一個能真正接受被一個女人壓在頭頂,任由一個女人生殺予奪?

    沒有自己的心腹,這個時候便沒有堅定的支持者,好的只是袖手旁觀,多數還是會反對。

    最關鍵的還是幾位皇兄都不是善茬兒,都有勃勃野心,怎么可能如此輕易的放棄?

    宋云歌道:“公主有何顧慮?”

    “幾位皇兄不會答應!”謝紫穎輕輕搖頭道:“我即使坐上這個位子也坐不穩!

    “這樣……”宋云歌沉吟一下,道:“這個好說,直接來一道圣旨,把所有皇子都召進皇宮內!

    “召他們來干什么?”

    “讓他們恭祝公主你登臨皇位,拜見新皇!”

    “如果他們不愿意呢?”

    “那便是違旨!彼卧聘杈従彽溃骸斑`了先皇的遺詔,是不想做朝廷的臣子了嗎?”

    “如何處置?”

    “或者圈禁,或者貶為庶民!”

    “這樣的話……”謝紫穎遲疑不決。

    宋云歌沉聲道:“估計公主是下不了毒手的,最輕也要這樣,絕不能放他們離開的,諸位皇子與軍中有瓜葛,一旦放回去那便是大麻煩!

    謝紫穎的臉色沉肅下來。

    她知道輕重。

    一旦軍中生亂,那便是天大的麻煩,到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受牽連,這是她不想看到的。

    “好,只能委屈諸位皇兄與皇弟了!”謝紫穎輕輕嘆道:“不過就怕一些皇兄他們表面上答應,一旦回去,馬上就翻臉!

    宋云歌道:“這也容易!”

    謝紫穎疑惑的看向他。

    這還容易?

    這是最難的問題了,表面答應了,難道還為難?不準他們回去?那是不可能的!

    宋云歌起身來到旁邊一個書架,取出一個木匣子,里面是一個奏折。

    他把奏折拋給謝紫穎:“公主想知道的都在這里了!”

    謝紫穎打開一瞧,臉色微變。

    這上面寫的是各位皇子的關系,與哪一個權臣親近,與哪一個軍中將領有勾結。

    謝紫穎贊嘆道:“父皇果然英明!”

    她仔細盯著這上面的看,很快將其記住,搖頭道:“當真是深藏不露!”

    她看著這上面的人脈圖,只覺得觸目驚心,感慨不已,自己還真是活在自己的單純世界里,不知道旁人到了多厲害的程度。

    看看幾位皇兄,哪一位沒有軍中將領的關系?

    就只有自己,傻乎乎的什么人也不結交,與軍中將領毫無瓜葛。

    這樣固然是讓父皇放心,自己也省心,可真正碰上事則麻煩無窮。

    尤其這一次,父皇一下去了,丟下這么一個爛攤子。

    她能篤定,一旦哪一位皇兄皇弟登上皇位,必然要大清洗,不知要死多少人。

    在登上皇位的過程中,也必然你死我活,不知要死多少人,伴隨著血雨腥風。

    朝廷已經經不起如此的消耗,再這么來一場,恐怕人心渙散,到時候峰煙四起,反叛之人無處不在,江山不穩。

    宋云歌道:“要令這些皇子們屈服,先要打掉他們的依恃!

    “如何打掉?”謝紫穎蹙眉:“軍隊不能亂的!

    “換防罷!彼卧聘钃u頭道:“調查原本位置,令其不能如臂使指,不能私相授受其權力,即使想要生亂也沒那么容易!

    他搖頭道:“要我說,最簡單省心的辦法就是把你那些皇兄皇弟們都圈禁起來,一了百了!”

    “不可能的!敝x紫穎搖頭。

    她真要這么干,會有無數人反對自己,即使坐上皇位也坐不穩。

    宋云歌道:“那就暫時困住他們,待梳理好之后,再放了他們罷!

    他心下暗自搖頭。

    這是一個笨辦法慢辦法,當然也是最好的辦法,一下把那些皇子們都滅殺,固然省心省力,后患卻無窮,也給后代樹立了一個壞榜樣。

    隨后的皇子們必然有學有樣。

    “好!敝x紫穎點頭,揚聲道:“蘇清河!”

    “奴婢在!碧K清河從朱柱旁轉過來,躬身行禮,好像他一直在那里,又沒在那里。

    謝紫穎明眸流轉,盯著蘇清河看。

    蘇清河低頭不動。

    “蘇清河,我能信你嗎?”謝紫穎道。

    蘇清河躬著身子道:“奴婢唯聽命而已!

    宋云歌提筆又寫了一分圣旨,遞給謝紫穎。

    “很好!敝x紫穎把圣旨拋給蘇清河:“那就傳旨吧!

    “是!碧K清河將銀拂塵插到腰間,雙手接過圣旨,捧著出去了。

    謝紫穎軟綿綿的坐到龍椅中。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快得她反應不暇,此時才回過神,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她扭頭看向宋云歌。

    宋云歌道:“公主后悔了?”

    “我真能做皇帝?”謝紫穎蹙眉,搖搖頭:“不可能的,女人哪能做皇帝?”

    宋云歌笑道:“又回到老問題上來了,先前不是已經說了嘛,從前的時候沒有,未必將來也沒用,敢為天下先,憑什么公主你不行?”

    “宋云歌,你到底有何居心?”謝紫穎道。

    她現在反應過來。

    為何他能模仿父皇的筆跡,一模一樣,而且還知曉哪里放著哪些東西?

    好像他將皇宮內外摸得清清楚楚,把父皇揣摩得清清楚楚,隨時可以替代父皇一樣。

    如果說他沒有別的野心,她絕對不信。

    宋云歌道:“不過是覺得這位皇帝太過份,想換一個罷了!

    “你如果想找一個傀儡,那就找錯人了!”謝紫穎道。

    宋云歌道:“公主多慮了,我有何求?唯朝廷與六大宗能相安無事,少死一些人罷了,除此之外,還有何求?”

    謝紫穎蹙眉:“難道你不想成為皇帝,一統天下?”

    “哈哈哈哈……”宋云歌搖頭失笑道:“一統天下做皇帝?我沒那么傻!”

    謝紫穎道:“怎么傻啦?”

    “看看你父皇的模樣,看看你們謝家,當皇帝有什么好?”宋云歌失笑道:“唯有無窮的煩惱!”

    謝紫穎遲疑。

    她也覺得皇位真沒什么好的,煩惱無窮,而且困于皇宮之內不能自由。

    宋云歌現在的武功,也一定是言出如法,無人能違,不必再把一攤子麻煩攬到身上。

    “你只想著消彌天下紛爭?”謝紫穎半信半疑。

    宋云歌正色點頭:“這已經足矣!

    PS:今天還會加更的。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