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劍從天上來 > 第426章 縛地(四更)
    宋云歌笑著點頭。

    三個和尚盤膝坐下來,仍呈一個品字形,每人之間的距離恰恰相等,好像用尺子量過一般。

    宋云歌知趣的退后兩丈,免得驚擾他們心神。

    三老僧一動不動,闔眼簾、調息定氣、寧神靜心,清風徐徐吹來,撩動他們紫金袈裟。

    紫金袈裟輕動之際,閃閃放光。

    宋云歌也跟著平息心緒,專注的盯著他們,觀過望氣術觀照他們的變化。

    三老僧一動不動,好像已經睡過去,又如三截枯木戳在那里。

    望氣術的觀照下,他們頭頂的三色光環在洶涌而動,不停的變化,時而綠光盛,時而紅光盛,時而藍光盛,變化不止。

    隨著三色光環的不停變化,漸漸的,三色光在慢慢變融,渾然融一,化為了皎潔的白光。

    三色光環慢慢濃縮變小,化為了一團白光,皎潔如一輪圓月,散發著無瑕的柔光。

    宋云歌心下驚奇,沒想到這三個老僧的修為如此精深,這是最純正的性光,乃是先天的靈光。

    他們這是逆轉后天轉為先天,這應該便是佛光,乃是成佛之肇始。

    宋云歌不由露出肅然神色,微瞇眼睛,豎起耳朵,而且運起了天輝神目。

    他想看清楚他們運功路線。

    隨著修為增深,而且天輝神目的運轉次數增多,他的天輝神目也在變強。

    現在已經能看透別人的心法運轉。

    待佛光出現,三老僧嘴唇開始翕動,誦經聲悠悠響起。

    “哞咪嘛呢……”低沉而悠遠的聲音響起,好像不是從他們嘴里傳出來的,是而從天邊傳來,莊嚴肅重。

    宋云歌耳朵極力捕捉這經文聲,一邊盯著他們的運功路線,心中歡喜。

    這門心法已經學到手了,只要清晰的記住他們的經文便可,所以一刻不敢分神。

    數千個經文一口氣誦出,他不由咋舌,這經文繁復之極,竟然沒有一句是重復的。

    “咄!”三老僧同時輕喝,結成一個手印輕輕推出。

    指尖凝聚出一縷金芒,悠悠的飄到石頭上的金符中,令黯淡的金符變得明亮一分。

    三老僧再次垂簾誦經,重復先前的經文,一刻鐘后結印,逼出一縷金芒射到金符中。

    他們一次又一次。

    宋云歌暗松一口氣,這倒不怕記不住,已經在心底背得滾瓜爛熟。

    待九次之后,三老僧聲音已經嘶啞,誦經速度大緩,而他們腦后的佛光仿佛便要熄滅。

    宋云歌暗嘆。

    這對他們的損傷很大,如此消耗精氣神三者,恐怕至少得一年才能恢復。

    而被他們重新加持的金符已經光華燦燦,光彩奪目,相形之下,石壁內的琉璃手臂便黯淡無華。

    宋云歌看他們繼續低頭誦經,暗自搖頭。

    太逞強了,需得留一些余力才好,恢復起來也快,也能防備有意外。

    經過他們最后一遍的加持,金符越發光華奪目,堅不可摧,他甚至失去了那種溫暖感覺。

    慢慢精進的那種感覺消失。

    他獲得的力量果然是手臂散逸出來的,現在被封得嚴嚴實實,便沒有力量散逸。

    即使有,也被他吸納得一干二凈,他能感覺到自己如無形的漩渦一樣吸納著這些力量。

    他看一眼三個老僧。

    還好他們已經精疲力竭,精氣神三衰,感覺不到自己的異樣。

    “阿彌陀佛!”三人合什,宣一聲佛號,也宣告這一次加持的結束。

    一個老僧臉色沉肅,緩緩說道:“海云師兄,此魔越來越強,如此下去,怕是壓制不了太久!

    海云和尚神色凝重,只是盯著那石壁中的琉璃臂。

    “海云師兄?”那老僧輕喚。

    海云和尚嘆息道:“確實如此,且看它的模樣,越發飽滿堅實!”

    三老僧皆臉色沉肅。

    “不過它再強,終究還是破不開我們的鎮壓!焙T坪蜕新冻鲂θ荩骸澳ЫK究是魔,正必壓邪!”

    “阿彌陀佛!”另兩老僧合什微笑。

    宋云歌微笑點頭。

    “謝施主好耐性!焙T坪蜕形⑿聪蛩卧聘,三角眼里的溫和目光流轉于他身上,若有所思。

    宋云歌道:“三位大師所施展的是何奇術?”

    “小縛地印而已!焙T坪蜕袚u頭道:“算不得什么奇術!

    “小縛地印!彼卧聘栊Φ溃骸半y道還有大縛地?”

    “既有小,自然便有大!焙T坪蜕休p輕點頭。

    “小縛地印尚且如此厲害,大縛地印更了不得了吧?”宋云歌道。

    “小縛地印只能鎮壓一地,大縛地印小則鎮壓一峰,大則鎮壓一城,再大則鎮壓一天地!”

    宋云歌笑道:“還能鎮壓一方天地?”

    “只要修為足夠高!焙T坪蜕休p輕點頭。

    另兩個老僧也微笑。

    一個老僧道:“佛法無邊,有不可思議之無量偉力,施主可是不信?”

    宋云歌搖頭笑道:“我卻沒領教過佛法之妙!

    “施主若有暇,可去敝寺看看!焙T坪蜕形⑿Φ。

    “好!彼卧聘椟c點頭。

    他正要告辭,忽然金光萬道,宛如一輪金色的太陽橫空。

    宋云歌情不自禁想閉眼,卻強行睜大,施展起了天輝神目,看得清清楚楚。

    他眼中所見,那琉璃手臂破開金光,瞬間擊中三個老僧,然后破空而去。

    “砰砰砰!”三道悶響聲中,三個老僧飛出金霞峰,撞上了對面的山峰。

    三人嵌在對面山峰的石壁上,一動不動。

    宋云歌吃了一驚,看向山崖處,那里已經空空蕩蕩,只有一個手臂的烙印,沒有了金符。

    他飄身來到對面石壁前,看向海云和尚。

    “阿彌陀佛!”海云和尚睜開眼睛,臉色金黃,好像他們先前的小縛地印色彩。

    “大師,”宋云歌溫聲道:“不要緊吧?”

    海云和尚輕輕搖頭,看一眼旁邊的兩個老僧,嘆息道:“今天便是老衲的歸去之期!”

    兩老僧閉著雙眼一動不動。

    宋云歌遲疑一下,從懷里掏出一顆靈丹,塞到他嘴里。

    “沒用的!焙T坪蜕袚u頭道:“老衲傷勢太重,便是觀音大士親來也是無用!

    他聲音虛弱無力,卻仍舊清晰。

    宋云歌伸手按上他胸口,沉吟一下。

    他面臨一個選擇,便是要不要施展血魔吞天訣。

    如果不施展血魔吞天訣,這奇異的氣息沒辦法破除,海云和尚必死無疑。

    而施展了血魔吞天訣,海云和尚得救,自己也就暴露了。

    PS:更新完畢。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