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劍從天上來 > 第441章 告誡(三更)
    周櫻櫻瞪他一眼。

    宋云歌道:“師姐,這是吳師妹的門內事,我們不宜摻合吧!

    他可不想再摻合進什么事中,自己還要專心的找魂玉呢,自己在這玉霄天畢竟只是過客,甚至是撼天宗的敵人。

    不能分心太多,那是自討苦吃。

    “什么門內門外,難道要見死不救?”周櫻櫻道。

    宋云歌道:“這個……”

    周櫻櫻低聲道:“秦師伯人很好的,不能見死不救,她也不會亂說!”

    “……好吧!彼卧聘枰娝绱苏f,只能點頭答應。

    這個時候,吳悠雪已經隨著少女沖出院子。

    周櫻櫻忙道:“吳師妹!”

    吳悠雪停下來,焦急的看著她。

    周櫻櫻道:“別急,別急惶惶的,不差這片刻,我們一起去吧!

    “好!眳怯蒲┟c頭:“不能不急,師父她……”

    她緊抿紅唇,眼眶已然濕潤。

    她不能想象沒有師父的日子怎么過,師父待自己如女,自己則敬師父如母。

    孫菁菁忙道:“我也去!

    周櫻櫻點點頭:“帶著靈虎!

    五人腳下飄飄而行,速度奇快,看著卻不急,好像是尋常的趕路一般。

    他們很快來到一座寬闊的院里,來到大廳前,看到大廳外已經站了十幾個男女。

    看到吳悠雪他們過來,紛紛讓開一條路。

    “吳師妹,師父正等著你呢,快進去!”眾人七嘴八舌,神色沉痛。

    吳悠雪緊抿紅唇,直趨而入。

    周櫻櫻他們也想進去,卻被擋住。

    眾人也不說話,只是盯著他們三個,意思很明白,里面不宜打擾。

    周櫻櫻無奈的搖搖頭,看一眼宋云歌。

    宋云歌神色平靜。

    孫菁菁提著靈虎探探腦袋,想看清楚大廳內的情形,可惜她個子不夠高,看不清。

    一個姿色中上的女子低沉著聲音嘆道:“孫師妹不必看了,師父一個人正在等著吳師妹呢,有事要叮囑她!

    她眼眶通紅,強忍著眼淚。

    周櫻櫻揚聲道:“吳師妹!”

    吳悠雪仿佛沒聽到一般。

    周櫻櫻沒好氣的道:“吳師妹!”

    “周師妹!”一個中年男子沉著臉看向她:“怎可如此喧嘩!”

    周櫻櫻道:“讓謝師弟進去看看,他精擅醫術,最能治傷!”

    “謝師弟?”眾人盯著宋云歌。

    宋云歌抱抱拳,神色平和,也是淡淡的,隱隱透出一份傲氣來。

    “如果不信,那便算了!敝軝褭训溃骸疤匾鈳еx師弟過來,就是想幫忙!

    厚氈簾一動,吳悠雪出現在門前,淚流滿面,楚楚動人的看著周櫻櫻:“周師姐,不必了!

    “少啰嗦,讓他看看!”周櫻櫻喝道。

    她猛一推宋云歌。

    宋云歌無奈的搖搖頭,一閃到了吳悠雪身邊,再一閃已經進入大廳內。

    “這……”眾人頓時大急。

    “閉嘴!”宋云歌的聲音從大廳里傳出來。

    眾人惱怒的瞪過去,可一道道憤怒目光皆被厚氈簾子隔開,進不去里面。

    吳悠雪轉身挑簾進入。

    宋云歌正扶著一個中年女子坐在榻上,兩人周身紅光,好像浸泡在鮮血里。

    吳悠雪臉色微變。

    這場面怎么看著都透著一股邪氣,怎么看都不像救人。

    可師父已經仙逝,咽下了最后一口氣,這一口氣提著就是為了見自己一面,叮囑自己幾句。

    說完之后就斷了氣息。

    可現在看來,師父重新恢復了氣息,所以她才繼續盯著看,眼中放光,閃動著希望。

    時間慢慢流逝,一盞茶過后,宋云歌松開雙手,臉色蒼白如紙,直接閉上眼睛一動不動。

    吳悠雪緊盯著師公秦夢華,感受著她的強盛生機,顯然是活過來了!

    秦夢華是一個風韻動人的美麗女子,雖然已屆中年,仍舊不失美艷。

    她慢慢睜開眸子,清亮動人,露出一絲笑意:“悠雪!

    “師父!”吳悠雪撲過去,歡喜的流著眼淚:“你活過來啦!”

    “是!鼻貕羧A笑道。

    她扭頭看向身后的宋云歌,明眸閃動著復雜神色,已然知道宋云歌施展的是什么。

    這一次她重傷垂死,其實就是被血魔神皇一掌擊中,施展秘術還有靈丹,硬拖著身體逃回來,見弟子們最后一面,叮囑一番才咽氣。

    所以破壞她生機的便是血魔吞天訣,她也曾接觸,也曾修煉過,可惜沒能練成。

    現在一接觸到宋云歌的氣息,便知道是血魔吞天訣,而他能救回自己,便是因為練成了血魔吞天訣!

    天下間,恐怕這是第二個練成血魔吞天訣的,這可不是什么可喜可賀的事。

    這意味著第二個血魔出世,就是第二個血魔神皇!

    這功法邪惡古怪,恐怕練成了,便會漸漸改變心性,最終變得瘋狂,就如同血魔神皇一般。

    這一次她明明沒得罪血魔神皇,僅僅因為覺得她有些古怪,看了一眼,便被打一掌,幾乎喪命。

    這血魔神皇固然強大,這瘋狂的勁兒更驚人。

    所以她對宋云歌感激卻又戒懼。

    “謝師兄!”吳悠雪看向睜開眼睛的宋云歌。

    宋云歌笑笑,起身下榻:“我便不打擾師伯了,告辭!

    “好!鼻貕羧A輕輕點頭。

    吳悠雪起身送他,被宋云歌擺手制止,慢慢踱出大廳,來到外頭時,周櫻櫻忙道:“師弟,如何?”

    宋云歌露出一絲笑容。

    “好好好!”周櫻櫻一看便知大功告成,救回了秦夢華的性命。

    宋云歌臉色仍舊蒼白。

    眾人讓開路,他與周櫻櫻孫菁菁離開這里。

    “謝師兄,你真救回了秦師伯的命?”

    “嗯!

    “當真是神醫啊!睂O菁菁半信半疑的道:“還以為是周師姐夸張呢!

    周櫻櫻沒好氣的道:“我什么時候夸張了?向來實話實說!”

    “嘿嘿!睂O菁菁道:“畢竟太不可能了嘛,他年紀輕輕的,哪有時間學醫!

    宋云歌笑笑沒多說。

    周櫻櫻道:“秦師伯活過來便好,你快些回去歇著吧,靈虎就邊不用擔心!

    宋云歌點點頭,返回自己小院。

    吳悠雪欣喜的抱住秦夢華,失而復得的感覺格外的強烈,讓她激動難抑。

    “你與這小謝認得?”秦夢華拍拍她香肩,溫聲道。

    吳悠雪道:“見過兩面而已,不過謝師兄是個很好的人,這次多虧他!”

    “是呀……”秦夢華感慨的道:“我的性命皆是他所救,不過你要離他遠一點兒!

    吳悠雪不解的看向秦夢華。

    “聽我的便是!鼻貕羧A緩緩道:“為何還會害你不成?”

    謝白軒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不能因此而搭上徒弟的性命與前途。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