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劍從天上來 > 第558章 橫掃
    “哪些是你們九幽谷的?”宋云歌道:“哪些是九冥谷的?怎么衣裳差不多?”

    他掃一眼望去,幾乎穿著一樣的衣服,都是一襲黑衣,好像出喪似的。

    “都是黑衣!鳖櫳賯溃骸巴馊舜_實分不出來!

    宋云歌扭頭無奈的看著他。

    他原本想著用雷月神刀直接出動,一波將這些九冥谷的收割掉。

    可現在看來,兩邊混戰在一起,而且幾乎相同的衣裳,根本沒辦法做到。

    “就一點兒細微差別沒有?”宋云歌道。

    顧少傷道:“兩邊都覺得自己是正宗,是真正的鬼修,衣裳也是自古以來傳下的,絕不肯改一點兒!

    他也露出滿臉的無奈神色。

    “還真是……”宋云歌搖頭嘆息:“你們這是爭奪正宗之位?”

    “差不多吧!鳖櫳賯溃骸爱斎灰灿欣嬷疇,我們九幽谷所在的位置可是鬼修的最佳位置,集天地之陰氣,而九冥谷就差了一點兒!

    宋云歌點點頭:“罷,把他們都弄倒吧!”

    顧少傷嚇了一跳,忙道:“不可!”

    宋云歌道:“反正認不出,索性兩邊都滅掉,讓他們沒有動手之力,你再出去不就好了?”

    “看看那些小慶云寺的和尚們!”顧少傷恨恨道:“還有別的宗派,都是埋伏在暗處,準備撿便宜的!”

    宋云歌皺眉輕輕點頭,嘆道:“還真是麻煩呢,要不然把他們也收拾了?”

    “可千萬別!”顧少傷更嚇一跳。

    他無奈的道:“別殺氣這么重嘛,動不動就殺光,那可是不成的!

    他搖頭看著宋云歌。

    這里不是謝兄的世界,所以才會如此的肆無忌憚,動不動就要殺光。

    這哪有這么容易。

    姑且能不能做得到,就是做到了,那九幽谷就成了天下的共敵,人人得而誅之。

    九幽谷再強,也沒強到那個份上兒。

    即使強到那個份上兒,也不能這么做,自討苦吃又是何必呢?

    宋云歌笑起來:“好吧,開個玩笑而已,瞧你嚇的!”

    “這可一點兒不好笑!”顧少傷沒好氣的道:“這樣罷,我把所有九幽谷的弟子都標出來!

    “好主意!彼卧聘椟c頭。

    顧少傷道:“別弄錯了!”

    他說罷一閃消失,下一刻已經出現在山谷里,宛如一抹輕風飄掠而過。

    他分別拍一下九幽谷弟子,給他們補充一點兒力量,令他們都是精神一振。

    九幽谷弟子對他的靠近并沒有警惕與拒絕,所以他能輕松的拍中他們。

    但他沒有留下任何的印記,他相信宋云歌能夠記住自己所拍過的人。

    一旦留下印記,容易被九冥谷弟子所趁。

    待他一一拍完所有弟子,飄然到宋云歌身邊,微笑道:“如何?”

    “好,那便開始了!”宋云歌道。

    他袖中飛出兩道白光,似隱似現,輕盈的掠過一個個九冥谷弟子脖頸。

    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甚至沒有察覺到異常,已然被割斷了喉嚨,鮮血噴射,嚇了他們的對手一跳。

    那些九幽谷弟子都覺得莫名其妙,對手打著打著,忽然喉嚨噴血,不甘心的倒下去。

    “卑鄙!”遠處一個老者怒吼。

    他已經看到了這邊的慘狀,怒吼道:“顧九燭,卑鄙無恥!”

    他對面的俊逸中年輕笑:“論卑鄙無恥,我們九幽谷可遠不如你們九冥谷!”

    他神態間與顧少傷有幾分相似,宋云歌一看就知道他們是父子,就是九幽谷的谷主顧九燭。

    修為確實厲害,但現在已然比不過顧少傷了。

    但盡管修為不如,可招式的老辣與精妙讓人嘆為觀止,確實是精湛玄妙。

    “你們有幫手!”那老者怒哼。

    “你們難道就沒有幫手?”顧九燭搖頭道:“別以為換了衣裳,就認不出了!”

    那些幫九冥谷的高手都換了九冥谷的衣裳,顯然是不想讓九幽谷認出自己的身份來。

    即使認出來,也可以蒙混過去。

    當然這么做也是為了混淆耳目,最大限度的偽裝,不引起九幽谷的警惕。

    “你們九幽谷不得人心,都是你這個谷主當得不稱職,你該以死謝罪!”老者冷冷道。

    他看著一個個噴血倒地的弟子,臉色陰沉,卻慢慢的平靜下來,沉穩不慌亂。

    他仿佛看不到這些弟子們的慘狀,只是拼命狂攻,要盡快拿下顧九燭。

    顧九燭徹底安下心,專心與他糾纏,一時之間難分上下,讓老者越來越焦躁。

    他竭力想穩住心神,可一個個弟子們倒下,形勢逆轉,越來越惡劣,他想穩也穩不住。

    “哈哈……哈哈哈哈……”顧少傷站在高空,仰天大笑:“九冥谷,這一次要讓你們有來無回!”

    他搖頭道:“你們還真以為能偷襲到咱們九幽谷?不過是誘你們進來的計策罷了!”

    顧九燭瞥一眼自己兒子,暗自微笑。

    這小子還真有長進了,知道給老子臉上貼金,什么用計不用計,根本就是算差了一招。

    但勝者為王,得勝之后,說什么都對,有人起懷疑也要咽到肚子里。

    顧少傷道:“你們現在逃命還來得及,否則的話,你們九冥谷就要葬送,不知有多少人在等著你們九冥谷完蛋,趁機落井下石吶!”

    “撤!”老者斷喝。

    一群黑衣弟子倏的朝他撲去。

    顧九燭飄然后退。

    眾弟子圍住老者,以他為中心,形成一個圓陣,死死瞪著四周,防備著飛刀的臨近。

    宋云歌輕笑。

    兩道若隱若現的白光鉆進他袖中。

    隨著精神力的純化與強大,雷月神刀的威力進一步增強,速度與奇異心法共同作用下,令其超乎眼睛的捕捉能力。

    顧少傷松一口氣。

    那些九冥谷弟子一個個噴血倒下,給了他強烈的沖擊,渾身緊繃。

    終于結束了,他不由自主的松弛下來。

    隨即凜然。

    那些九冥谷的高手在飛刀之下如此的不堪一擊,如此的脆弱,這意味著九幽谷的弟子在飛刀跟前也是一樣的脆弱一樣的不堪一擊。

    這謝白軒的武功之強,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步。

    他心中戒懼,但隨即想到當初宋云歌擋在自己身前的一幕,再次泛起溫暖,消去了這戒懼。

    再怎么說謝兄也不會害自己的。

    宋云歌道:“顧兄弟,我去啦!

    他說罷一閃消失。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