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帶著倉庫到大宋 > 第322章 東石硤之戰(終)
    孫途率軍進入東石硤時,幾方人馬加起來已然破千,其中兩山降卒占了將近一半。可當他們從硤谷西邊出口殺出時,人數卻已銳減到了七百多人,近半兩山之人死傷在了上方的伏擊之下,這還是隨后有人從背后攻擊了南側伏兵幫他們解了圍,不然只怕死傷會越發嚴重。
    但即便如此,已經讓全軍上下憤怒不已,尤其是白虎、桃花二山的人,近半兄弟死在了硤谷之中,可他們卻幾乎沒能傷到敵人,這讓他們憋屈的眼睛都發紅了。
    而現在,二龍山的另一路伏兵居然從前方殺來,居然還想占這便宜,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當下里,脾氣最是暴躁的周通便是一聲暴喝:“兄弟們,報仇雪恨的時候到了,殺光他們!”說話間,他已手持長矛,大踏步地朝前沖去。
    一旁的李忠等桃花山的人也不再猶豫,全都嗷嗷叫著跟了上去,隨后便是白虎山那些人,他們也被剛才的偷襲打得怒火中燒,見了正主哪還忍得住?兩三百人就這么脫離了青州軍大隊,瘋狂地奔殺過去。
    這反應都看得孫途他們有些發愣了,片刻后,他才輕輕地吐出了四個字來:“烏合之眾!”這等戰法簡直就是瞎胡鬧,也就逞一時的血氣之勇罷了,只要這股勁頭一用完,這些看似兇悍的家伙就將成為一盤散沙,戰斗力也將大減。
    不過這時他也顧不得約束兩山人等按自己的號令行事了,要想改變他們的習慣也非今日所能做到,現在要做的,還是盡快擊潰正面之敵。哪怕殺過來的二龍山的兵馬足有一千有余,將近自家的兩倍,他都信心滿滿,當即就把長槍往前一指,大聲喝道:“全軍聽令,鋒矢陣突進,殺賊!”
    與那些烏合之眾形成鮮明對比,青州軍的五百多人已迅速集結成一個楔形的戰陣,以林沖、楊志等人為箭頭,吶喊著就朝已經和兩山人等展開搏殺的二龍山匪寇隊伍殺了過去。
    其實不光是兩山人等,就是青州軍眾人也是憋了一口悶氣,現在正面與敵人遇上,正是報仇的大好時機。林沖他們幾個更是一馬當先,雖無戰馬,可向前奔馳的速度卻不遜奔馬,只一忽兒工夫已經殺到了剛剛展開的戰場跟前。
    “殺!”沒有過多的廢話,林沖已沖到了一名正與李忠交手的二龍山頭目跟前,手中長槍如毒蛇吐信般直朝著對方胸口扎去。那位的反應倒也不慢,急忙抽身后撤的同時,還壓刀防御。
    但當他手中的兵器與林沖這全力刺出的一槍相撞的瞬間,一股大力已迅速襲來,竟讓他在悶哼聲里刺得他倒飛而出,砰砰兩聲還撞翻了身后兩個同伴,口中也已溢出大量鮮血,雙手虎口也已裂開。當初林沖借馬沖勢刺出的一槍連孔明都抵擋不住,他一個小頭目自然更招架不了了。
    而就在他受創飛退的當口,李忠已迅速撲上,手中刀猛然劈出,對方在手臂都抬不起來的瞬間就被一刀劈成了兩截。林沖倒也沒有在意有人撿自己的桃子,見此人既死,便轉身朝著另一邊殺去。
    與此同時,楊志也殺到了那些二龍山賊寇跟前,手中樸刀揮舞間,面前幾乎無一合之敵,當真是挨著死,碰著亡,眨眼工夫已砍翻了十多人,直嚇得這一邊的賊寇連連往后退卻,也為剛才已經受阻的兩山之人打開了繼續攻擊的機會。
    與他們更習慣于身先士卒的猛攻不同,齊得勝卻是不斷號令全軍以軍陣快速向前推進,不斷收割著前進路上的敵人性命。
    那本就是散漫開來的二龍山群寇何曾見識過這樣犀利的突破陣形,在前邊一些人紛紛被殺倒后,其他人已嚇得趕緊就往兩邊逃散過去,不敢再攖青州軍之鋒芒。霎時間,前沖的青州軍就如一把燒紅了的利刃刺進了牛油里,所到之處,劈波斬浪,慘叫連連,卻根本沒有任何一股力量能抵擋住他們沖擊的勢頭。
    一陣沖殺后,千人的陣線竟被這支不過五百來人的隊伍給輕松穿透,眼看前方都快要沒有敵人可殺了。而這時,齊得勝便又是一聲大喝:“兩翼展開,偃月陣,殺!”
    隨著號令下達,本來如箭頭般突進的戰陣突然就是一頓,然后隊伍就散了開來,數百人如大鵬展翅,分列而出,繼續掩殺向了那些早已斗志全消的二龍山賊寇,慘叫和驚叫聲瞬間就比剛才響了數倍,這一刻,二龍山賊寇的軍心已然徹底崩潰。
    他們從未想過自己會遇到這樣可怕的攻擊,敵人不但個體武力比自己要強,而且還能互相合作,讓人左右為難完全不知該如何招架才好。那股子銳氣和殺意根本不是他們之前所遇到的對手能比的。尤其是看到不少頭領紛紛被人襲殺后,他們更是驚恐萬分,心中只剩下了一個念頭——跑!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確保活命。
    其實何止是他們,就是與青州軍同一陣線的白虎、桃花兩山的人也被眼前如滾湯潑雪般的戰局扭轉給驚到了,此時的他們早已停下了向前攻擊的腳步,最多就是把跟前一些漏網之魚給殺掉,卻是不敢再靠過去了,誰知道這些青州官軍殺得性起六親不認地將自己等也給殺了。
    這一刻,李忠和周通他們更是一陣慶幸,幸虧自己聽取了魯達他們的建議早早就歸順了朝廷,不然以這支青州軍的強大戰力,自己真與之交鋒,全山被徹底剿滅都不在話下。
    本來坐鎮后方的鄧龍也是徹底傻了眼了,這戰局的變化來得太快,他甚至都沒來得及做出什么變化呢,卻敗局已定。他是真不服啊,也無法理解為何事情竟會變成這般模樣。
    本來照之前的布置,再加上前方東石硤的絕險地形,是能給予官軍重創的,即便他們真能從硤谷里頭殺出來,那也是傷亡慘重,強弩之末。到那時,自己率軍圍殺的話,不說能將他們全部殲滅,也必然可以重創官軍。可現在倒好,官軍竟從硤谷中沖出大半,而且戰力強得驚人,尤其是打頭那幾個武官更是厲害得很,手下幾乎沒有一人能擋得住他們,就是自己上去怕也撐不了幾招。
    想明白了這點,鄧龍再沒有絲毫猶豫,當即就大聲呼喝起來:“兄弟們扯呼!”丟下這話后,他已率先調轉馬頭就往南邊的林子里跑去。其他那些人在發現寨主都跑了后,更是再沒有了支撐的理由,瞬間全軍崩潰,也不作任何的抵抗與招架,扭頭就往后方,往側方撒丫子就跑,甚至許多人都恨不得爹娘給自己多生兩條腿,竭盡全力只想跑得更快些。
    青州軍畢竟需要保持住偃月陣的陣勢,此時再想追趕他們卻有些困難了,只來得及追殺了幾十人,其他人卻都已跑到了遠處,就是弓箭都未必能傷得了他們。
    見手下人等全都蠢蠢欲動,孫途卻約束兵馬:“罷了,窮寇莫追。他日總要全殲了他們以雪今日之恨!”
    軍隊這才徹底停了下來,但雖然那些四散逃跑的敵人不再是他們的目標,可后方石山上還有不少罪魁禍首留在那兒呢。當下,眾人已齊齊轉身,看向了那一邊。
    此時,石山上被留下來的那些伏兵是徹底慌了。他們雖然需要躲避對面官軍的弓箭,但依然在關注著硤谷之外的這場大戰。同時因為處于高處的緣故,他們能更宏觀地看到下方戰斗的全景,也更清晰地了解到青州軍的強大。這一刻的青州軍在他們心中,那就是如神魔般的存在,已讓他們連半點反抗之心都提不起來了。
    現在,看到軍隊轉身重新往這邊而來,無數人的目光都盯著自己,那些二龍山的賊寇都已嚇得直打哆嗦。終于,有一人再忍受不了這樣的壓力,迅速把雙手高高舉了起來,用力地喊道:“我投降……不要殺我,我再不敢了……”
    有了第一個,后面的人也不再做任何的堅持,全都紛紛把弓箭等少量兵器丟在了地上,然后再高舉著雙手走到了石山邊,滿臉卑微地朝已經重新進入到硤谷中的官軍求起饒來:“我等愿意歸順官府,只求饒我一命……”
    對面山上的官軍依然拿弓箭指著他們,卻并沒有對他們下手的意思。既然這些人已經選擇投降,那就沒必要下死手了。
    孫途心里也略作權衡,終于還是點頭道:“你等若是真心歸降,那就下山來。本官可以先不殺你們!”
    沒有過多的猶豫,這些人便小心翼翼地從上頭滑了下來,中間有人跌倒也不敢有絲毫耽擱。此時的賊寇,看著是那么的溫順,就跟一只只羊羔似的。
    隨著這些人狼狽下山,這場東石硤的戰斗終于徹底結束。雖然官軍傷亡不小,但一戰就擊潰二龍山賊寇主力,也足以讓軍心大振,讓山東綠林道為之震驚了。
    此時,日頭剛來到眾人頭頂,只半天時間,這場有著深遠影響的大戰就已結束。
    此一戰,青州軍傷亡近百,兩山降卒傷亡兩百余,殺敵三百余,俘虜近百,但卻擊潰一千多敵軍,可稱大勝……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