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第十三章 居然不愛錢了
    畫風可謂突變,變得令人措手不及。

    兩人竟認識?秦儀和白玲瓏面面相覷,也不知兩人之前發生過什么交際,看羅康安這突變的熱情態度,似乎是好事。

    秦儀出聲,“羅生,從現在開始,我就把他交給你了,由他全面介入配合你的工作!

    一張臉都高興紅了的羅康安放開了林淵,轉身對她拍著胸口保證,“既然是林兄弟,羅某再不習慣也得習慣,會長大可以放心,一定不會有任何問題!

    秦儀和白玲瓏又相視一眼,沒想到事情搞的還算順利,連砸錢那套都沒能用上。

    上午剛上班期間,秦儀很忙,有許多例行事務要處理,沒時間在這久坐,不是因為林淵,她不會擠空過來,沒有多話,立刻起身而去,兩名貼身護衛跟隨。

    白玲瓏想對林淵說什么,最終還是把話交代給了羅康安,“羅生,有什么問題隨時聯系我!

    “好的!绷_康安笑容滿面。

    白玲瓏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感覺羅康安的反應似乎透著一種說不清的古怪,臉色泛紅。

    她對林淵點了點頭,之后也快步離去。

    林淵不知想到什么,突然也快步出去了,追過了白玲瓏,朝前面喊道:“會長!

    干練的秦儀止步轉身,等了他過來,問:“還有事?”

    林淵:“有點事想和你談談!

    秦儀:“我現在有事要處理,沒時間,晚上下班后來我辦公室吧!

    有過一次經歷,林淵才不愿下班后再去她辦公室,“耽誤不了你多久!

    羅康安急忙忙跑來了,拉住了林淵的胳膊,“林兄,會長很忙,就不要打擾了,走,我帶你去熟悉一下情況!

    林淵不為所動,盯著秦儀。

    秦儀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腕表時間,回頭對白玲瓏道:“幫我把事往后推一下!

    “好!卑琢岘嚵⒖倘マk了。

    “走吧!鼻貎x對林淵偏頭示意了一下,轉身而去。

    林淵從羅康安手中抽了手,跟去。

    羅康安內里心急,欲跟上,誰知雙胞胎老頭伸手一攔,未經秦儀允許的人,不讓主動接近,這也是他們的職責所在。

    “林兄,我在這里等你!”羅康安只好吶喊了一聲,眼巴巴看著人走了。

    回到待客室后,羅康安雙手狠狠搓了把臉,那叫一個懊惱,不知自己怎會這么倒霉,在這里都能撞上鯤船內坐一起來的人。

    一起來沒什么,問題是對方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東西,搞不好會砸了他的飯碗,一旦名聲臭了,只怕去哪混都不容易。

    而看秦儀處置人的狠勁,若是被對方知道了自己在欺騙,恐怕不止是砸了飯碗那么簡單,擔心自己能不能囫圇著離開不闕城。

    他也不知林淵去找秦儀談什么,很擔心,此時有等待審判的煎熬感。

    心緒不寧之際,看到了光幕里的朱莉,羅康安內心里發出一陣哀鳴,又把雪茄給點上了,倒在椅子上,四肢攤著。

    剛在光幕里見到同船的朱莉,一轉眼又遇上了另一位,嘀咕了一聲,“倒霉,看來這不闕城和老子八字相沖…”

    秦儀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直接在辦公桌后坐下了,摸出煙點了根。

    吞云吐霧著,對跟進來的林淵給了句,“口渴了,給我倒杯水!

    “……”林淵無語,秦儀則偏頭看向窗外,不知在思考什么。

    最終,林淵轉身,為她去倒水。

    秦儀回頭斜眼瞅著他的舉動,嘴角浮現一抹莞爾,待林淵轉身,又迅速看向了窗外。

    林淵倒了杯水端來,放在了她跟前。

    秦儀掐了煙,端起杯子慢慢抿了兩口,放下后問:“什么事非要在這個時候說?”

    林淵問:“你確定這個羅康安和霸王交過手,還重創過霸王?”

    秦儀:“你找我,就想說這個?”

    林淵:“你如果覺得我不該問,那就當我沒說過!

    秦儀:“你想說什么?”

    林淵:“在仙都,能有實力和霸王交手的人,似乎不太可能輕易被挖到這里來,你不覺得有什么問題嗎?我只是想提醒你,對這個羅康安還是謹慎些的好,免得誤事!

    有類似疑問的,他不是第一個,城主洛天河也這樣問過。

    秦儀:“是有點問題,他已經被開除了仙籍,被踢出了仙都巨靈神衛的序列,白玲瓏親自去仙都找神衛的人打探過,羅康安之所以有這遭遇,就是因為他對霸王出手后,沒能管住自己的嘴,說自己幫二爺贏了霸王,損了二爺的顏面,因此而遭至某些人排擠。我這里能招攬到他,算是趁虛而入吧!

    是這樣?林淵狐疑著,又問了句,“你怎么知道他和霸王交過手?”

    秦儀:“現今熱播的二爺和霸王交手的畫面中有,那個將霸王一腳踹飛的人,我這里已經反復確認過,絕不會有錯,就是他!”

    “將霸王踹飛?”林淵嘀咕了一聲,不知在思索什么,也不吭聲了。

    現在情況不清,他也不好再多說什么,不是想來告羅康安的狀,而是根據他目睹的一些情況覺得羅康安那個人不太靠譜。他本不愿多話,但根據一些跡象來判斷,秦儀不惜從仙都那邊挖個這樣的人過來,似乎要賦予重用。

    擔心會給秦儀惹出什么麻煩來,忍了又忍,最終還是沒忍住,對秦儀給予了一些善意的提醒。

    秦儀:“還想說什么?”

    “沒了,打擾了!绷譁Y就此告辭,覺得自己多事。

    秦儀:“不打擾,做的不錯,發現問題能及時上報,值得嘉獎,這個月多一百珠獎金!

    一百珠獎金?林淵無言以對,轉身就走。

    “等等!鼻貎x喊住他,打開了一只抽屜,拿了只手機出來,扔在了桌上,“拿去用吧,送給你的!

    林淵排斥,“不用,我有!

    秦儀:“這是出的新款,更小巧便攜,里面的晶體能量足夠你不間斷使用一百年。里面有我和玲瓏的號碼,有什么事可以隨時聯系!

    林淵感覺不對勁,我一秦氏的普通員工,有必要老是跟會長和會長助理聯系嗎?

    他想和這位保持距離,更何況也向柳君君承諾了,不想還和這位鬧個不清不楚,當即拒絕,“不用,這東西更新換代很快,一百年純屬浪費!

    不收?秦儀略挑眉,她能在這個位置坐這么多年也不是吃素的,合適的理由隨口就來,“拿著,這是商會給你的配備。讓你做羅康安的助手,不僅僅是助手那么簡單,你還要負責幫商會盯著他,一旦發現什么不對,立刻告知我或玲瓏,便于商會及時處理和應對…這也是你的工作內容之一!

    林淵沉默,目光在那只手機上盯了會兒,最后伸了手,拿了手機塞進口袋就走。

    秦儀:“我還沒說完,你的工作內容還有一項!

    林淵停步,“什么?”

    秦儀下巴左右示意,示意這間辦公室,“每天下班后,我的這里,你過來打掃收拾一遍!

    林淵毫不猶豫地嚴詞拒絕,“對不起,打掃的活沒干過,不會干,干不了!币桓蹦阆朐趺刺幹枚夹械臉幼。

    開什么玩笑,這里有這女人休息的地方,還有這女人沐浴洗漱的地方,一些女性物品的收拾肯定免不了,讓他干這個?還怎么保持距離?

    秦儀:“給你加工資!

    “謝會長好意,我窮慣了,用不了那么多錢!绷譁Y扔下話就走。

    秦儀忽冒出一句,“柳姨昨晚找你了,是不是說了什么?”

    她的一舉一動難逃秦道邊的耳目,秦道邊那邊的一舉一動又何嘗能逃過她的耳目,以為晚上去找林淵她就能不知道?

    林淵腳步略頓,“沒說什么!敝罂觳诫x去。

    聽到關門聲,秦儀又慢慢點了根煙,玩味著嘀咕了一句,“居然不愛錢了…”

    醒神后摸出了自己的手機,找到一個號碼,撥了出去,放在了耳邊。

    走廊內,林淵口袋里傳來嘟嘟聲,略怔,摸出手機一看,上面赫然顯示出“秦儀”二字。

    皺著眉頭接通了,問:“還有什么吩咐?”

    秦儀:“沒什么,確認一下能不能接通!闭f罷滴一聲終止了通話。

    拿著手機的林淵回頭看向秦儀辦公室方向,再回頭,默默而去。

    回到那間待客室,推門而入。

    羅康安猛回頭,見他回來了,快速站起,熱情似火地跑了過來,拉了他胳膊,往一旁沙發上摁著請坐,“林兄弟,喝茶嗎?這里的茶葉不錯!

    林淵:“不用!

    羅康安又趕緊摸出雪茄請用,“給,我從仙都帶來的!

    林淵擺手,“我不碰這烏煙瘴氣的東西!

    羅康安只好作罷,轉身拉了張椅子過來,坐他對面,擠出一臉笑,“林兄,找會長談了些什么?”

    內心里著實有些緊張。

    盯著他一舉一動的林淵靜默了一陣,徐徐道:“沒說什么,也不想說什么。我只是來混口飯吃,如果能再過的舒適一些,我什么都不會說。羅兄想必懂我的意思!

    羅康安一怔,旋即喜笑顏開,連連點頭,“懂懂懂!逼鹕,坐在了林淵邊上,抬手與之勾肩搭背,“咱們什么關系?都是出自靈山的弟兄,理當互相照應,大家都是混口飯吃。你放心,只要我在,一定讓兄弟過的舒舒服服,臟活累活那是不可能的,一定不會讓兄弟受累……”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