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第三十五章 打掃
    “不敢!迸藨c趕緊低下了頭,誠惶誠恐狀。

    木清柔微微一笑,伸手合上了玉匣,順手接了東西,之后揮袖示意。

    潘慶當即躬身后退了幾步,這才轉身離開,不在這里礙眼。

    待他走了,木清柔又笑道:“一點心意,沒那么嚴重,出自我手,想必周圍的守衛也看到了,權當是我的一點心意!

    洛天河看著她,“你想為潘氏當說客?”

    木清柔搖頭:“洛城主,哪有那么嚴重,據我所知并未出什么事,那小丫頭我也認識,是有點心高氣傲,但若說她敢在不闕城太過放肆,我諒她不敢,真要那樣做了,別說你,連我也不會放過她。當然,洛城主要懲罰也是應該的,惹得洛城主不高興了,也必須要懲罰,免得不知天高地厚。我只是想問問,洛城主準備怎么判決?”

    洛天河:“打入大牢,囚禁百年!”

    木清柔:“一凡夫俗子,何需囚禁百年,就她的年紀,關她三年,仙丹藥效一過就沒了性命。沒必要這般,略作懲處,差不多意思一下就行了,你看如何?”這是親自開口為潘凌云求情了。

    ……

    走到會長助理室門口的林淵止步了。

    今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想來核實一下秦儀有沒有落實關小青的事,結果一眼看到了助理室內的關小青,正與蘇巧琳交流什么,蘇巧琳似在教關小青什么東西。

    助理室前臺坐的第三人,名叫孫玉虹的婦人站了起來,也是白玲瓏的助手,年紀最大的一位,助理室的老人。

    秦道邊還在秦氏擔任會長時,這位就是柳君君的心腹助手,秦儀接任會長后沒動她,白玲瓏也沒動她,如今依然留任,平常其他人不在的時候,孫玉虹一般都在這里坐鎮。

    “林生!睂O玉虹站了起來打招呼。

    蘇巧琳和關小青立刻看到了他,關小青心里記著白玲瓏的吩咐,本還想假裝不認識,誰知林淵主動招呼了一聲,“小青!

    蘇巧琳訝異地看向關小青,顯然在問,你認識他?

    關小青也只好走了過去,“林哥!苯o了個眼色,示意一旁說話的樣子。

    林淵跟她走遠了些,才問,“你怎么在這里?”

    關小青笑了,“多虧林哥說情,不但留下了,白助理沖您的面子,還讓我留在了她身邊做助手!

    “白玲瓏的助手?”林淵愕然,回頭看向助理室那邊,眉頭略皺,之后回頭問:“你對這個職務滿意嗎?不行就換一個!

    哪能不滿意,簡直太滿意了,關小青忙道:“不用了,挺好的,很滿意。謝謝林哥幫忙,只是…”

    林淵:“跟我不用客氣,有什么事就說!睕_跟關家的關系,他也算是把她當成了妹妹,起碼當做了半個妹妹。

    關小青當即放低了聲音,“白助理說了,最好不要讓人知道我是走后門留下的,以后咱們在商會能不能當做不認識?”

    林淵愣了一下,旋即一笑,“好!

    他正希望在外人眼里和關家保持距離。

    正這時,秦儀從里面出來了,后面跟著白玲瓏,行色匆匆的樣子。

    見到林淵的出現,兩人都意外了一下,步伐未停,直走過來,逼得林淵和關小青讓路一旁,關小青略欠身,“會長!

    她明顯有些緊張,對她這個初到秦儀身邊的人來說,會長身上的氣場很強大,給她不小的壓力。

    秦儀嗯了聲,與二人擦身而過,并未有多余的表示,甚至沒有多看林淵一眼。

    抱著文件的蘇巧琳小步碎跑而來,塞了一份給關小青,低聲提醒了一句,“會長要開會,快走!

    關小青趕緊跟著去了,不忘回頭對林淵報以抱歉神色。

    林淵微笑點頭,之后也不疾不徐地離開了,事情落實了,關家那邊應該能安心了,他自然也就沒事了。

    嚴密關注了整個過程的孫玉虹又慢慢坐下了,摸出了手機,不知在跟哪聯系……

    回到自己休息室的林淵聞到了雪茄燃燒的氣味,偏頭一看,果然,羅康安來了他這里,正坐沙發上吞云吐霧。

    見他來了,羅康安質問道:“昨晚怎么回事,一回頭你怎么就跑了?”

    “那種地方不適合我!绷譁Y也走一旁坐下了,問:“有事?”

    “沒事我就不能過來了?”羅康安略表不滿,之后開始唉聲嘆氣,訴說起了煩惱,說被諸葛曼纏上了。

    當然,他是堅決不會答應跟諸葛曼住一起的,今天就要以涉密為借口,說商會不答應外人住他那。

    可這事有點小麻煩,昨晚再次跟諸葛曼一夜春風后才知,諸葛曼不是城里人,是不闕城下面隸屬的某個地方的人,應聘入秦氏了才來了不闕城內。換句話說,諸葛曼一直在城里租房子住的,昨天諸葛曼已經把房子給退了。

    也就是說,要把諸葛曼給請回的話,他多少得有所表示,起碼得給諸葛曼租個住的地方,還不能顯得小氣了,得給租個好房子。

    林淵隨便給了個意見,“你薪水不低,又不是花不起這個錢,我看你也挺舍得在女人身上花錢。若覺得不合適,直接跟她說清不就行了!

    據從羅康安嘴里聽來的,秦儀給了他十萬珠的月薪,在仙都也算是很高的薪水,在不闕城浪蕩的起。

    羅康安躺那擺手,“你還別說,這女人還有點對我胃口,暫時還沒膩!

    既然是自找的,林淵也就懶得再接什么話了,借口昨晚沒休息好要休息,把羅康安給趕了出去,讓他下班前都不要來打擾。

    門反鎖了,室內安靜了,打算靜心修煉,他先把屋內無死角的仔細檢查了一遍,走到窗口拉上窗簾時,目光無意中觸及了斜上方的一顆果子,通過那顆果子的窗戶看到的室內頂部裝飾似有些眼熟。

    觀察了一下那顆果子的位置,再看了看外部的枝枝葉葉,閉目冥想了一會兒,有些不太敢確定那是不是秦儀的房間。

    窗簾拉上,也把所有窗前的窗簾都拉上了,室內光線變得昏暗了,方走到空曠點的地方盤膝坐下了,緩緩閉目了,進入了修煉狀態……

    待到羅康安再來敲門,已經到了下班的時間,羅康安再次熱情邀請一起去玩。

    一個人去玩沒勁,已經把林淵當成了他的玩伴。

    可為了關小青的事,林淵答應了秦儀的條件,又不好對羅康安說自己要干嘛,遂以有事推辭了。

    把羅康安給打發了,林淵走到一扇窗前,拉開了窗簾,再次抬眼看了看斜上方的那顆果子,反手一抓,攝來兩只杯子,摞一起,放在了一旁的小桌上,才轉身出了門。

    來到助理室時,關小青等人都下班了,他也被現身的秦儀的護衛攔住了。

    外面沒了人攔客問話確認身份,這些護衛自然要出面。

    白玲瓏聞聲露面,打了個招呼,護衛才把林淵給放行。

    白玲瓏坐回了自己的辦公桌后忙自己的,對隨后進來的林淵示意了一下,指了指墻角擺放的打掃工具,示意他自己進去。

    待林淵拿了東西進去,白玲瓏搖頭苦笑。

    進了秦儀辦公室,卻不見秦儀人,林淵側耳一聽,又聽到了上面有嘩啦啦的流水聲,估摸著又在沐浴。

    書架兩邊拉開了,沒關,林淵的目光一頓,瞅見了地上扔的一件衣裳。

    根據早上碰面時的所見,他基本可以確定是秦儀的上衣外套。

    聽到流水聲依舊,林淵四處看了看,先是走去撿起了外套,搭在秦儀的椅背,之后慢慢走到一扇窗前,一眼就看到了斜下方窗口內桌上兩只摞著的杯子。

    確認了自己的懷疑,之前看到的果然是秦儀的房間。

    而樓上的秦儀就站在嘩嘩流水旁,并未沐浴,穿著很清涼,脫的只剩下了身上的貼身褻衣,抱臂站在一片光幕前。

    光幕里呈現的正是下面辦公室內的情形,林淵的一舉一動在她眼里。

    待林淵開始了打掃,她才關了光幕,脫干凈了衣裳,步入了水中沐浴。

    也就簡單沖洗了一下,換了身衣裳,便穿著拖鞋下來了。

    秦儀走到辦公椅前,抓了衣服朝擦茶幾的林淵隨手一扔。

    林淵看都沒看,一把抓到了手中后,再回頭看向她。

    秦儀坐在了椅子上,點了根煙道:“衣服不用你洗,收拾在一起就行,明天孫姐會來取!

    林淵只好將衣服放在了一旁,繼續打掃。

    待進入里間后,他才發現地上還有秦儀的褲子,樓梯上還有內搭的衣裳,看這樣子,某人是在一路走一路脫。

    衣服一件件撿起。

    待他收拾到樓上,秦儀拉開了辦公桌,取了只倒扣的碗狀金屬物放桌上,摁下摁鈕,彈射出一片扇面大小的光幕,正是樓上浴室的情形。

    手上抓著幾件衣服的林淵,面對地上的兩件女人褻衣,明顯有些傻眼,好不容易彎腰了,欲伸手碰,又打住縮回,如此反復,似不知該不該去碰。

    這為難死了的樣子,令秦儀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笑的身子亂顫,又掐了煙一手捂住了肚子,似乎笑得肚子疼,笑得自己都吃不消了。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