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第七十九章 奇怪的地方
    羅康安聞言嗯了聲,翻了下身卻遲遲未有繼續的動作。

    放下盤又取來碗筷的諸葛曼見他還沒什么反應,擦了擦手,走到沙方旁拽了他胳膊,用力拽著,“起來呀!

    羅康安有氣無力地坐了起來,百無聊賴地嘆道:“不想吃啊,你知道的,我是修行中人,十天半個月的不吃也沒關系,你吃吧,不用管我!

    他真正是沒什么心情去吃這些個,甚至是不想動彈。

    對他來說,最近太無聊了,局勢使然又不好到處亂跑,天天上下班回來跟這女人過居家小日子,這算什么事?有違他以前的生活習慣。

    自盡事件后,如今的諸葛曼卻像是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可他總感覺別扭,總之在諸葛曼身上已經失去了他以前想要的那種情趣。

    “做了兩件新菜樣,嘗嘗嘛!敝T葛曼硬將他給拖了起來,拉到飯桌前,摁坐好了,坐在了一旁,提起筷子幫他夾了菜,滿臉期待的樣子,“嘗嘗,看看味道怎么樣?”

    羅康安湊合著嘗了嘗,夸了句,“味道不錯!睂嶋H上就是敷衍,什么味道壓根沒往心里去。

    諸葛曼看出了他在敷衍,嘗著筷子上滋味的她咬了咬筷腳,略低了低頭,眼中閃過一絲黯然,忽又抬頭,強顏歡笑問:“你是修士,我怎么從未看你修煉過?”

    羅康安:“你看到我的時候不都是在陪你么,我一般上班的時候修煉!边@話虧他說的出口。

    不過話剛說完,目光忽然定格在光幕上,似有愕然,眼中浮現思緒遠飄感。

    諸葛曼回頭看去,只見視訊光幕上正在播放巡演即將來到的消息。

    闕城視訊對這次的巡演顯然很重視,正在廣而告之會有什么仙子來到參加演出,派去采訪的播報畫面在采訪雪蘭。

    雪蘭也要來?諸葛曼自然知道這里房間的墻上貼過雪蘭的畫報,只不過她入住后都給揭了下來,當時羅康安似乎還有些不樂意,回頭試著問了句,“我好看還是雪蘭好看?”

    羅康安收回心緒,“在我眼中,世間女子,你最好看!

    諸葛曼莞爾一笑,不管對方說的是不是真話,但那嘴巴的確是甜的很……

    秦府,修煉室內,穿著短衫慢動作練完一套煉氣術的秦儀已是大汗淋漓。

    天賦原因,她雖無法進行真正意義上的法力修煉,但強身健體保持旺盛精力的煉氣術還是盡量抽時間練習的,沒有旺盛的精力,日常的工作將疲于應付。

    一旁扯了塊白毛巾擦汗放松之余,也打開了視訊光幕,也看到了有關巡演的播報。

    見到播報畫面中不闕城百姓的熱情,秦儀不由皺起了眉頭。

    為何突然出現這場巡演,她已經打聽到了答案,是城主洛天河動用關系爭取來的。

    洛天河的背景深淺,之前不能確定,經由此事倒是讓人確認了幾分,與仙宮那邊的關系已經透露出了幾分端倪。

    這份顯露的背景頗讓秦儀看中,至少在她看來,其中也許藏著某些機會,只是憑秦氏的實力還無法探知清晰脈絡,不敢妄動經營,否則會弄巧成拙,此事必須謹慎小心再觀察。

    但這并不意味著她贊成弄來這場巡演,在她看來有點高調過頭了。

    事實上連朱莉要跟蹤采訪巨靈神競標的事,她也是不愿意的,在競標未成功前,她不想引來整個仙界的注意。

    她之前在巨靈神的事務上一直很低調,若不是最后截止期的報名讓事情隱瞞不下去了,她根本不想暴露。

    為此,她好不容易暗中搭上了某個關系,借力摒除和左右了其他方面的關注,把秦氏的競爭壓力控制在了潘氏和周氏這兩家身上,否則各方競爭對象一起壓迫而至的話,秦氏根本扛不住。

    畢竟,覬覦這次競標的人可不止秦氏、潘氏和周氏,競標的對象是整個仙界。

    可洛天河對秦氏競標的態度似乎不當回事,從讓闕城視訊跟蹤采訪上就能看出,這令她想讓洛天河對競標發揮什么作用已經不抱什么指望了,只能是靠秦氏自己了。

    而跟蹤采訪的事,她又不好違逆洛天河的意思。

    她身為秦氏的掌舵人,只能是沒辦法也要想辦法應付,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低調有低調的辦法,不得不高調的情況下,也只能采取高調應對的辦法,順水推舟,把羅康安那個家伙給推了出去。

    她相信一些大勢力是能查清羅康安底細的,希望那些大勢力能繼續忽視秦氏。

    正應付這一出,誰想洛天河那邊又搞出這么高調的把戲來,居然把這么引人注意的巡演給搞到了不闕城,還嫌不闕城不夠熱鬧嗎?

    她能理解洛天河的想法,但洛天河的所作所為在她看來,是愚蠢的行為,就像是在飲鴆止渴。

    盯著視訊光幕思索良久后,無法左右一切的秦儀扔了毛巾,轉身沐浴去了……

    湖畔周氏山莊,周氏專門用來待客的地方,有貴客到,潘凌月來了,彭希親自迎接作陪。

    客套之后,兩人漫步在亭臺樓閣長廊中,看著倒是頗為般配。

    沒走幾步,彭希將話轉入了正題,“仙都回來,沒回天古城,直接來這了?”

    潘凌月:“你消息倒是靈通的很,看來是掌握著我的行蹤。怎么,不歡迎?”

    “豈敢!”彭希一語雙關,笑道:“不闕城巡演的事情已經敲定了,憑二小姐的能耐,雪蘭的事情想必也不用說了!

    潘凌月:“已經安排了雪蘭接受不闕城的采訪,相信羅康安會知道雪蘭來了,實在不行,你那邊再使把力吧,這對你來說應該不算什么難事。潘氏負責的,我這邊已經妥了,你們周氏負責的部分呢?

    據悉,羅康安進出神衛營是去一天隔一天的,聽說上次還暫停過,打亂了原有進出的節奏,說明羅康安進出神衛營的日期存在不確定性,你們怎么解決?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出不起意外,也沒時間再等著你們慢慢準備!

    彭希:“這個不用擔心,我這里都考慮到了,也安排好了,真要是羅康安的進出日期做出了什么調整的話,巡演隊伍抵達不闕城后會出點意外,讓巡演日期理所當然地推辭一天,保證符合羅康安進出的日期!

    說著掏出了一只手機遞給她,“這里面有你想要的東西,神衛營的地形和環境等等之類的都在里面,人進去后,里面會有人接應!

    潘凌月接了東西,“這么快就在神衛營內發展了人,速度倒是挺快,比你那個表哥強多了!

    彭希不跟她搭趙元辰的話題,“神衛營內是有人,但存放巨靈神的地方是重地,不是誰都能輕易接觸到的,所以最終還是要靠雪蘭。給你的東西里面擬定了詳細應變的方式方法,你這邊務必抓緊時間讓雪蘭領會清楚!

    潘凌月頷首,“只要你那邊沒問題,我這邊就不會有問題。我現在擔心的是,雪蘭是不是已經暴露了,我們是不是在做無用功!

    彭希:“就算雪蘭早已在對方的關注下,注定要失敗,我想你也不會讓她牽扯出潘氏。有備無患,就當是多做一手準備也沒什么不好。我對我們的計劃倒是不太擔心,真正擔心的反倒是秦儀,這女人不簡單,容易搞出變數來!

    潘凌月:“擔心什么,具體點?”

    彭希:“這次的競標,突然冒出個秦氏來,只有你我兩家在針對,那些大勢力居然不當回事,你不覺得奇怪嗎?”

    潘凌月:“沒把秦氏給放在眼里吧?”

    彭希:“是這樣嗎?未免有些不合常理,我怎么感覺這事的背后深處還有人在介入?”

    潘凌月:“有發現什么嗎?”

    彭希搖頭,“什么都沒發現,這正是奇怪的地方!

    潘凌月:“不管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暗中介入,這是一場公開的競標,各大勢力都盯著,眾目睽睽之下,根本不是哪個人能說的算的,否則也沒必要弄出這場競標,只要秦氏輸了,結果就注定了,誰在背后還重要嗎?”

    彭希負手伴行,這點他早有考慮,若非是因為這樣,這邊也沒必要再繼續什么。

    收好手機的潘凌月忽話題一轉,“我家小妹隕落在不闕城蘊霞樓,聽勾星說,是你勸她搬去蘊霞樓的。她去了,你卻悄悄離開了。蘊霞樓外還有大批城衛埋伏。所有種種巧合湊在一起,我想聽聽你的解釋!

    彭希淡然道:“我知道你在懷疑什么,懷疑是我害了你妹妹?這點,我舅舅已經給了你們潘氏解釋,我當時突然接到舅舅傳訊,有要事趕回。事情的真相就是如此,會出現那種情況我也很意外。事到如今,我也只能是這樣解釋,至于你們信不信,我沒辦法左右。多余的解釋,你覺得這個時候還有必要嗎?”

    潘凌月冷笑一聲,“看來是我在廢話,的確沒必要!

    說話間,兩人已經走到一處水榭,里面擺好了招待宴品,彭希伸手請……

    PS:這章算昨天的。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