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第九十二章 唯獨秦氏不可!
    回到住地,秦儀見到了門口等候的朱莉。

    朱莉在這里等的情況,秦儀在來的途中就知道了。

    邀請入內,坐下一談,果然是那事。

    朱莉本性難移,希望進昆廣城的神衛營繼續對秦氏巨靈神跟蹤采訪,結果遭到了這邊神衛營的拒絕。

    對此,秦儀也無能為力,但面子還是給朱莉的,略思索后,說道:“這事我做不了主,你可以找洛城主試試,聽說域主南如是洛城主的學生,洛城主開口的話,想必會有用!

    朱莉苦笑:“已經找過了,洛城主拒絕幫忙,而且沒有商量的余地!

    “既是這樣…”秦儀沉吟著略搖頭,“我恐怕也無能為力!

    朱莉試探著,“聽說中司府的孫司座與秦氏關系不錯,昆廣城就在中司府的范圍內,會長能不能與孫司座通融一下?”

    秦儀沒有直接拒絕,但還是快速闡明了拒絕的理由,“朱莉,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就算我開口,孫司座也不可能答應。這不是私下動用權力就能解決的問題,這是面對整個仙界的競標,各商會競標的巨靈神云集在此,為了贏得競標,怕是有人會動歪心思,昆廣城對此必然是嚴加防范。

    來此采訪的不止闕城視訊,比闕城視訊背景更深的人比比皆是,一旦放了你進去,其他人怎么辦?開了這個口子的話,昆廣城便擋不住其他人,一旦形形色色的人往里闖的話,出了事孫司座也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所以這事我開口也沒用,此事只有域主南如開口才行,沒有個子高的頂著,孫司座也不敢通融。這可是仙庭直接指辦的事,域主通融給你特殊,你覺得合適嗎?這恐怕正是洛城主也不愿介入幫你的原因,你懂我的意思嗎?”

    朱莉不傻,對方的道理已經講的很清楚了,能理解,略有些失望地點了點頭。

    發現有些問題自己一開始有些太過于想當然了。

    神衛營進不去,她有點不知自己提前跟著跑來干嘛,長途漫漫趕回去,待到競標開始再趕回來?還是說為她沒意義的來回跑反復啟動花費昂貴的傳送陣?

    而來此的工作時間區段是事先安排好了的,目前看來似乎也只有在這里等下去。

    沒得到想要的結果,隨便客氣兩句后,知道秦儀事情多,朱莉也就告辭了。

    她住的地方也在這座被秦氏包下的樹樓內,本就是跟秦儀一起來的,秦儀捎帶著把她一行安排在了一起,反正樹樓的房間夠多,住不完。

    樹樓外,一群城衛人馬來到,一部分布置在了四周戒備,還有一部分散布在了樹冠四處的樹枝上防范。

    中司座孫啟尚調來的人馬,事先已經跟秦氏這邊通過氣。

    孫啟尚知道潘氏和周氏在昆廣仙域勢大,擔心對秦儀干出什么不利的事情,不闕城那邊發生的事情他有所耳聞,不得不防。何況明眼人都知道他和秦氏的關系,若是在他的地盤上,連個秦儀的人身安全都罩不住,他自己的臉也沒地方放,因此調了可靠的人馬來加強保護。

    反過來說,這也是秦氏經營出的勢力,一個具有龐大財力的商會的底蘊。

    沐浴后的秦儀披頭散發著,從樹冠最頂部的樹枝上開鑿出的不大的門口走了出來。

    衣袂飄飄,素顏靜美,整個人在此環境中亦顯得孤靜冷清。

    她獨自漫步在有扶欄的好似長橋的樹枝上,在漫天星光的微風中眺望昆廣城,一個比不闕城更廣大更繁華的城,眉宇間不時流露出思索神色。

    白玲瓏從她后面的門口走了出來,來到她跟前遞出一份請柬,“潘慶和周滿超聯名送的請柬,明日中午設宴款待!

    秦儀看都沒看,“宴無好宴,回話,沒空!

    ……

    鬧中取靜之地,樓閣之上,環繞的窗戶全開,潘慶和周滿超碰頭在一起,品茶,漫談。

    陪著潘慶一起過來,坐在潘慶邊上的潘凌月偶爾回頭,看著窗外徘徊的彭希,眼中不時閃過陰冷。

    有些事情雖然沒有證據,但小妹的死在潘家人看來,這個彭希搞鬼的嫌疑依然很大。

    彭希無意中回頭和潘凌月的目光撞上,表面微笑點頭,背過身后,心中卻是另一番滋味。

    潘凌云遇難后,他之所以不太贊成再和潘氏聯手干那往不闕城神衛營里做手腳的事,是因為他知道潘凌云的死已經是令他把潘氏給得罪狠了,潘氏一日不垮,他的處境便隨時有危險,因此他與潘氏必然會有一決。

    可舅舅周滿超卻以眼前事為重,依然堅持合作解決秦氏,這讓他很不滿。

    道理簡單,干了那種事,周氏和潘氏在某種程度上便綁在了一起,令他難以再對潘氏出手,而潘氏卻可以在不針對周氏的情況下想盡辦法對他個人下手,這令他很被動。

    然而對于舅舅的決定,他也無可奈何,總之不滿,感覺舅舅有點不顧他的死活。

    不過這不是他現在考慮的事情,他的思緒在秦儀身上,這個女人引起了他的高度關注后,他仔細梳理了秦儀這些年經營秦氏的狀況,令他對秦儀越來越感興趣了,也不得不承認這是個能力非常強的女人,罕見!

    秦儀的照片和有關視頻他已經不知看了多少次,但和見到本人還是有很大差別的。

    請柬已經送出,不知秦儀會不會來赴宴,他現在是真的很想當面見見秦儀這個女人,當面言談中了解一二。

    樓下有人上來,對屋內人稟報道:“會長,秦儀回復,說沒空!

    這是拒絕了,窗外的彭?聪蛭輧,也轉身走到門口進了里面。

    屋內靜默,周滿超和潘慶相視一眼,都明白,以他們二人的名義聯袂邀請還是被拒絕了,意味著最后的談判希望破滅了。

    在競標中動手腳,誰也不敢保證有沒有萬一,所以畢竟還是存在著風險的。

    最穩妥的辦法,還是希望秦氏讓利。

    兩家的產業雖一直涉及巨靈神內部的陣法,但只是眾多融合陣法中的一小部分,在整個巨靈神產業中只吃到了一小口。而這次的競標內容是巨靈神關節承重運轉方面的陣法,換句話說這并非兩家產業的長項。

    所以這次競標他們根本沒有任何把握,也拿不出有效的東西來競爭,純粹就是弄來一尊現有的巨靈神參加而已,并未對參加的巨靈神做任何改變。

    若不是秦氏的參與,兩家根本就不會介入這次的競標。

    兩家當然也想讓關節方面的陣法變成自家的長項,可靜態陣法和動態陣法方面的差別很大,關節部位關聯的陣法不但是動態,巨靈神對抗中還是承受打擊力的關鍵,容易出問題,目前還沒人做的好。

    能做好的話,也不會冒出這次的競標。

    而整個巨靈神身上涉及的關節部位太多了,一旦拿下,利益可想而知,遠超兩家吃到的那一小口。

    一旦讓秦氏吃到這塊肥肉,潘氏和周氏將很難壓制住秦氏的崛起,以后在昆廣仙域自然誰是老大誰說的算,這是兩家很難接受的,何況欺壓了秦氏這么多年,秦氏說不報復他們,他們也不會相信。

    在不用出什么力,還能占據到相當部分的大塊肥肉的情況下,既分割了秦氏大部分的利益,還能繼續將秦氏給保持在壓制狀態,又不用冒險,何樂而不為?

    可是沒想到,以前處于弱勢防守狀態的秦氏,突然風格大變,秦儀驟然翻臉不認人,面對施壓強勢逆頂,毫不妥協,至今寸步不讓,可謂徹底斷絕了兩家的美夢。

    周滿超揮手讓人退下了,面色凝重。

    潘慶一聲冷哼,“敬酒不吃吃罰酒!”

    他對秦儀很不滿,甚至是有幾分恨意,若不是秦儀的強勢,他的女兒就不會去不闕城折騰,也就不會失蹤在不闕城。

    周滿超:“既然沒得商量,那就只有見真章了,競標誰都能勝出,唯獨秦氏不可!”

    彭希倒是神色平靜,他清楚,其實大家心里都清楚,秦氏一直不肯讓步,已經下定了決心和周、潘兩家一決雌雄,沒理由在這個時候因為兩家會長的面子就會讓步,這里只是抱著最后一絲希望試試看而已。

    周滿超又繼續道:“雪蘭那個女人有被秦氏察覺的可能,在秦氏巨靈神里面做的手腳,確認還有效嗎?”

    潘慶:“至少目前還有效!

    周滿超:“什么意思?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跟我模棱兩可?”

    潘慶:“我不能保證秦氏是不是在隱而不發,不能保證是不是為了麻痹我們暫時故意不排除。但目前還能確定做的手腳還在秦氏巨靈神內部。那尊巨靈神只要一啟動,能量一波及所作的手腳,所作之物便會趁陣法能量封閉整尊巨靈神時發出一道隱蔽的短暫信號。我在神衛營里的人,接收到了!

    周滿超想了想,微微頷首,又道:“你究竟讓那女人做了什么手腳,確定手腳發作能有用嗎?”

    潘慶:“具體的你就別細問了!

    周滿超沉聲道:“到了這個地步,你還不放心我不成?”

    潘慶默了默,“總之能讓秦氏巨靈神的一只胳膊癱瘓!

    周滿超不滿,“廢了這么大的勁,才廢掉一只胳膊?”

    一旁的彭希出聲道:“舅舅,巨靈神之間交戰和修士之間交戰不一樣,修士可施法采用各種變化打斗,巨靈神卻只能靠強悍的防御力和強大的攻擊力打斗,廢掉了一只胳膊,等于廢掉了近半的武力,已不足為慮!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