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第一一七章 千錘百煉
    “偏頗秦氏?”洛天河不解,“明明是刁難,何來偏頗?你若真有心偏頗,按照制定好的競標規則執行便可,何須節外生枝?”

    南如:“我倒是想按照制定好的競標規則來,也不想節外生枝,可真正想節外生枝的不是我。老師,那失敗的二十多家背后都是什么人?秦氏干什么不好,偏偏把他們都給殺了!”

    洛天河:“他們先對秦氏動手,秦氏反擊有何不可?”

    南如:“是沒什么不可,但要面對現實,現實就是人家的勢力龐大,家族中位列仙班者,連我也要忌憚!”

    洛天河:“他們先動手還有理了不成?”

    南如的確很無奈,是對這老師無奈,很想說這就是你被貶到不闕城的原因,但他不能這樣說,“老師,他們先動手,是不能拿打殺的事說事,可問題是秦氏把他們全給殺了,問題是現在秦氏沒了競爭對手。換句話說,憑武力把他們殺了,怎么證明他們的關節相關陣法不行?”

    洛天河:“難道他們殺了秦氏,就能證明秦氏的關節陣法不行?”

    南如直截了當道:“他們殺了秦氏,不需要證明!但秦氏把他們給殺了,就是需要證明,這就是實力,這就是現實!”

    “你…”洛天河為之語結,可竟難以反駁,某種程度上不得不承認南如說的是對的。

    他盯著眼前的學生搖了搖頭,不知是失望,還是想表達什么,最終問:“你說你在偏袒秦氏,何來的偏袒?”

    南如反問:“老師,你覺得秦氏參加這次的競標可有把握?”

    洛天河略沉吟,“區區一個秦氏,沒有把握,不會介入這次的競標,手上想必是有真材實料的,其他各家商會也都看出來了,否則不會聯手對付!

    南如:“原來老師心里是清楚的,既然有真材實料,讓秦氏試試又何妨?”

    洛天河:“我沒說不讓試試,你加倍刁難是何用意?”

    南如:“想要幫秦氏,就得給各商會背后的勢力一個交代,我只有站在各商會那邊,我才不會遭遇什么阻力,我才能把仙庭指定的這次競標繼續下去,否則連這第二關都難以為繼,上上下下的阻礙立馬就會產生!老師,若不能順利完成這次的競標,在各方勢力的鼓動下,搞砸了競標,仙庭降下的罪責我是擔待不起的!”

    洛天河:“我還是沒聽明白你哪在偏頗秦氏!

    南如嘆了聲,“第二關的千錘百煉,加倍是給其他人看的,是給各商會及其背后勢力看的,是為了穩住他們不讓他們搗亂。事實上只要秦氏有真材實料,加不加倍對秦氏并無任何影響!

    洛天河:“你加倍的量把秦氏給整垮了的話,怎會沒影響?”

    南如唉聲嘆氣:“老師,您還沒看出來嗎?南棲家族站在了秦氏背后。南棲家族憑什么站在秦氏背后?我看這支持力度,只來了一個吳氏,只怕南棲家族還有觀望的意圖,現在就看秦氏拿出的東西究竟怎樣,只要貨好,值那個價,剩下的就不用我們操心了,責任也不在我們的身上,南溪家族會發動在仙庭的力量主持公道的,我只需擺出一個平臺讓秦氏展現足夠的價值便可!”

    洛天河若有所思之余,又問一句:“若是秦氏沒有展現出價值呢?”

    南如:“沒真材實料還敢跑到這種場合攪局,那就是不自量力自尋死路,我需要在乎秦氏的死活嗎?”

    洛天河沉默了好一陣,忽轉身唏噓感嘆,“若真如你所言,只怕秦氏競標成功也未必是好事!

    南如微笑,“那老師是希望我偏袒秦氏,還是不希望我偏袒?”

    洛天河:“我只是有些擔心,一旦秦氏競標成功,我不闕城恐怕要不得安寧!

    南如:“相對來說,老師擔心的那些都不重要!

    洛天河扭頭盯來,“不闕城亂象叢生,民不聊生,不重要?”

    南如搖頭,走近他跟前,與之并肩,輕言細語道:“老師,這次的競標你們不愿落在各自地盤上,我又何嘗愿意讓競標落在我們昆廣域?左右各大家族的利益,誰都知道這是吃力不討好的事,但卻偏偏落在了我頭上。老師,仙界這么大,此事為什么偏偏就落在了我們頭上,而你我是娘娘這邊的人,這事您不覺得蹊蹺嗎?”

    洛天河皺眉不語。

    南如再次低語,“這次的競標不但要安撫住各大家族不能出亂子,還要競選出真正合格的仙庭所需,否則無法給仙庭交代,也無法給娘娘交代。所以結果是注定的,過程怎么變化都是手段,怎么有利怎么來,其他的都不重要。如果秦氏是最佳選擇,我就有責任想辦法把她給推上去,我要給仙庭完美的交代,至于不闕城亂不亂都是次要的!”

    洛天河緘默不語了好一陣,最終“唉”一聲幽嘆……

    羅康安發出了鬼叫:“什么情況,加倍?競標規則怎么說變就變了?”

    負責與他溝通的白玲瓏表示抱歉,“我們也不希望這樣,會長也盡力去爭取了,但是沒用,這是域主南如公開做出的規則改變,我們實在是無能為力,只能辛苦麻煩您了!

    羅康安:“這是辛苦麻煩的事嗎?萬一這巨靈神吃不住了,一旦崩潰了,我們豈不是要被壓扁了?”

    白玲瓏:“您作為測試者應該知道我們巨靈神的關節承受打壓的能力,我們事先已經做過各種測試,秦氏巨靈神承受萬次的打壓根本不成問題,這也是我們之所以有把握參加這次競標的關鍵!

    羅康安:“那是尋常的時候沒問題,現在,你自己倒是來看看,遍體鱗傷,還缺了只胳膊,靠一只胳膊去吃力,能抗的住嗎?”

    白玲瓏忙安撫道:“羅生,您別著急,會長已經發話了,盡力而為便可,若實在是吃不消,一旦發現異常,可以立刻喊話終止!

    這么一說,倒是讓羅康安不知該怎么回答了,看向了主駕駛位上的林淵,露出詢問眼神。

    林淵微微點頭。

    羅康安只好嘆氣道:“好吧,我盡力而為,可若是萬一失敗了,會長說的獎賞怎么算?”

    林淵斜了他一眼,發現這家伙始終惦記著那筆巨款,途中就曾屢次拿話來試探,試探那筆錢兩人之間該如何去分配。

    “您稍等!卑琢岘嚳蜌庖宦,暫時中止了通話,估計是請示去了。

    沒等多久,白玲瓏又再次主動與這邊聯系上了,底氣十足地告知,“羅生,會長說了,您做到這一步已經盡力了,只要您繼續盡力而為,事后不管能不能堅持到最后,許諾給您的條件都會兌現,絕不反悔!”

    “這還差不多!绷_康安嘀咕一聲,問:“還有沒有其他事,沒事就掛了!

    白玲瓏:“謹慎小心,盡力而為!

    “知道了!绷_康安話畢終止了通話,之后嘆著氣問林淵,“林兄,怎么辦?”

    沒有什么怎么辦,林淵駕馭著秦氏巨靈神朝指定的競標場走去。

    前方有一座像是架在高臺上的峽谷,正是所謂的第二關“千錘百煉”競標場,是一座陣法改良過的山。

    上山的臺階高大,是專門供給巨靈神行走的臺階,秦氏巨靈神帶著滿身的傷一步步登高。

    來到供著的峽谷入口,兩尊神衛營的巨靈神守衛都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一下來者的滿身傷痕,其中一員伸手,“交出武器!

    秦氏巨靈神獨臂抬槍,將武器遞給了對方。

    另一神衛指向峽谷里面,“進去,中心圓盤便是站點!

    秦氏巨靈神步步入內,里面是呼呼風聲,抬頭看宛若一線天,可見很高,一線之間有一個黑點。

    一群飛行法器嗖嗖從上空先飛進去了,最終定格在某個位置。

    秦氏巨靈神深入到內,在峽谷中央看到了地面上的一塊巨大金屬圓盤,上面標示了站位,林淵駕巨靈神默默走了上去站穩了,默默調整著巨靈神的身體狀態,輕輕抬腳踩踏不停,感受地面的踏實程度。

    兩頭有一部分飛行法器降低了懸浮高度,將此間畫面呈現給了外界。

    此時此刻,無論是昆廣殿外,還是整個仙界,尤其是不闕城的民眾,目光皆緊盯滿身傷痕且獨臂而立的秦氏巨靈神。

    這場面給所有人的感覺就像是秦氏巨靈神在等待審判,或是在等待行刑的感覺。

    端坐的秦儀身子下意識繃緊了,緊盯光幕畫面,十指不知不覺中緊握住了,秦氏巨靈神傷成這,千錘百煉這一關能抗多久她也沒任何把握。

    尤其是羅康安那些沒把握還談錢的話,連駕馭人都沒信心,搞的她再次緊張了。

    巨大的能量波動!秦氏巨靈神猛然左右看去,察覺到了異常,忽又猛抬頭看向上空。

    上空嗡聲作響,一塊懸在兩山之間的龐然大物突如流星般墜下,是一塊巨大的四四方方的金屬圓球,猛然朝著圓盤的中心點砸落下來。

    眼看擊中,秦氏巨靈神迅捷抬手,單掌迎去接撐。

    轟!單臂接住了,勁風四溢。

    金屬圓球的體積太大,下墜的力道也著實兇猛,秦氏巨靈神竟被打壓的身子一晃,矮身一低,單膝咣當跪下了,歪著腦袋單肩單臂扛著龐然大物的球體。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