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第一七六章 殿帥
    天地遠擴,崇山峻嶺,氣象無邊。

    山巒之巔,秦儀和仙庭來使等人面對群山包圍的一大片平原指指點點,四周有不闕城城衛人馬戒備,還有數尊神衛營的巨靈神,起碼能阻止一些洪荒兇猛獸類的打擾。

    地方基本上定了,秦氏的巨靈神陣法煉制地點就在這里,之后要大規模鑿山平地開通地下,對生產地進行調整。

    其實秦儀更想把陣法產地放在不闕城內,那樣各方面都方便許多,首先在大環境的安全保障上比較保險。

    但洛天河不同意,秦氏這次的占地規?刹恍,參與的修士也不少,大規模的陣法煉制存在一定的危險性,一旦爆炸,有可能是翻天覆地的動靜,且經常有抗擊性或巨大的承重測試,那動靜絕對小不了,容易擾民。

    秦儀嘗試說服無用,也就不再堅持,在有些事情上還是要尊重洛天河的態度。

    何況大量修士聚集參與煉制的東西,在城內也的確容易產生一些不妥,的確有一定危險性,日常也會對民眾造成一定困擾,她也不是為了自己賺錢就不顧其他的人。

    還有就是仙庭軍方對秦氏這次的東西比較感興趣,不想落入歹人之手,磋商之后,同意了秦儀的條件,派一支專門的駐軍過來,負責保護相關陣法的煉制,洛天河對此有些不滿,也是保證了不干預不闕城的事情才讓洛天河答應了。

    駐軍來此,也不是白來的,秦氏要出駐扎費用,秦儀對此很慷慨,痛快地滿足了軍方的條件。

    相對來說,秦氏還是省了大量資金,至少駐軍的軍費是不用出的,否則秦氏請來大量修士的話,不但要出駐扎費用,還得提供給每個人報酬,而且對大量修士的管理也是個問題,不如仙庭人馬具有現成的約束能力。

    而且駐軍還承擔了安全責任,且震懾效果是不同的,一般沒人敢沖撞搗亂,否則動用的反擊體系不是秦氏的能量能比的,絕對具有強大的威懾力。

    最重要的是,秦氏由此正式和仙庭主力大軍搭上了關系,這也不是區區不闕城的城衛人馬能比的,關系深度可以名正言順的慢慢經營,這是秦儀最看重的。

    陪同在附近的江遇,突然收到一道傳訊符的傳訊,解讀之后快速走向了白玲瓏。

    這里離不闕城較遠,各種飛天遁地的兇獸破壞力較多,不好建立通訊傳送,因此手機之類的東西在這里是沒用的,等到這里的各種生產設施構造完畢了,秦氏應該是會出錢打造一座通訊設施的,但目前還沒有,還要靠傳訊符之類的東西。

    白玲瓏與之耳語一陣后,點了點頭,走到秦儀跟前招呼了一聲,秦儀會意,跟她走到了一旁聽取。

    其他人瞥了一眼,也沒什么意見,人家商業上有什么機密事宜需要回避也很正常。

    白玲瓏低聲道:“周氏和潘氏那邊已經有了動靜,相羅家族和公虎家族果然對彭希和徐潛動手了!

    秦儀:“兩人處境如何?”

    白玲瓏:“打的很厲害,差點遇險,兩家一路追殺,不過幸好南棲家族暗中集中了力量準備,突然暗中出手,阻擊了追殺,順利把兩人給救走了!

    秦儀暗暗松了口氣,果斷道:“立刻在伏波城和天古城放出風聲,就說這是相羅家族和公虎家族的圈套,目的是把周滿超和潘慶給誘出來!

    白玲瓏遲疑道:“這種謠言騙不了人,遲早要被識破!

    秦儀:“能讓周滿超和潘慶忌憚,不敢痛快露面就夠了,周氏和潘氏那邊,能多折騰一段時間是一段時間,能耗他們多久就耗多久,我們又不費什么事!

    對她來說,現在的周氏和潘氏處于守勢,秦氏處于攻勢,面對被動挨打的隨便怎么打都行,不管怎么打,潘氏和周氏都得受著,有機會給那邊制造亂子,她不會錯過。

    總之不怕潘氏和周氏出亂子,那邊越亂越好,自然是要火上澆油添亂!

    白玲瓏明白了,點了點頭,快速轉身去了,對江遇進行交代。

    待隨行人員再次對現場進行勘探時,仙庭軍方此來的代表之一的魏平公,一個花白頭發的老頭,背個手慢悠悠走到了江遇身邊,淡淡問道:“你就是江遇?”

    對于秦儀身邊的人,仙庭不可能不做一定的了解,更何況如今的江遇已經公開了身份,自然是逃脫不了關注。

    如今江遇基本上就是秦儀的近身隨扈,可以說是秦儀的親信,也的確是秦儀一手經營籠絡的親信,暗中也的確是跟了秦儀很多年,很得秦儀的信任。

    對江遇的重用信任力度,勝過那對雙胞胎老頭金早和金晚,那一對畢竟是秦道邊安排給秦儀的。

    倒不是秦儀擔心父親會害她,而是兩人一些理念不同,有些事情往往談不到一塊,怕父親關心過度。

    再怎么父女關系可以放心,也不如自己人用的順手。

    一個人的能力總是有限的,尤其是到了秦儀這個地步的人,能多一個忠心耿耿可靠的人是勝過許多事情的,從秦儀愿意拿一成的利益來和南棲家族做談判籌碼就可見一斑。

    江遇的神色反應對此人明顯有些敬畏,這幾天跟在秦儀身邊也知道了此人是誰,當即拱手道:“是。江遇見過殿帥!”

    魏平公擺了擺手,“誒,沒什么殿帥不殿帥的,那都是以前的事,現在就是混混日子過!蹦樕下杂袔追肿猿耙馕。

    他本是坐鎮冥界的幽冥大帝殿前幾位冥界大軍統帥之一,后出了點事,被貶了,也沒了實權,真正是混日子過。

    之所以面露自嘲意味,是因為曾經麾下如云的他,如今竟然墮落到了要來看門的地步。

    他能親自跑到這里來看看,就基本上是已經定了,要率領一萬駐軍,駐扎在此為仙庭的巨靈神煉制提供一定的保障。

    憑他曾經的地位,如今只領個區區一萬人馬守這里,對他來說,不是看門是什么?

    然他有所不知的是,他之所以能出現在這里,是被秦儀給盯上了。

    秦儀在某些事情上是有其獨到眼光的,善于從茫茫人海的消息中捕捉到對自己有用的人,之前能找到羅康安就不說了,網羅到江遇,網羅到遮無子,找到南棲如安合作,如今又找到了閑賦的魏平公。

    秦儀自己是沒辦法動用魏平公的,但她善于抓住機會利用,找了南棲如安,趁著剛開始合作,給了南棲家族重利,現在開口南棲家族容易給面子的機會,找了個合適的借口,拜托了南棲如安動用了南棲家族的力量暗中運作,才把魏平公給搞來了。

    魏平公可以這樣自嘲說笑,江遇卻不敢隨意,束手而立。

    魏平公上下打量打量他,“你的事情我聽說過,既然事情已經過去了,若是還想入仙籍重歸仙庭大軍序列的話,我這老匹夫也算是在軍內混了不少年,多少還有些熟人和舊部,多少有人會賣點薄面,怎么樣,考慮一下?”

    他是好意想幫江遇一把,當年江遇的事情的確是惹的軍方一些人憤憤不平,奈何江遇率領人馬殺入私人家里,更何況是殺進對仙庭有鼎力之功的大家族內,也的確是觸犯了仙律,被革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加之南棲家族的力量,人多少都要為自己考慮考慮,不少人也就沉默著讓江遇受了那委屈。

    如今南棲家族已經放手了,雙方已經冰釋前嫌了,只要順水推舟幫一把,軍方那邊考慮到江遇的過往和下面人的看法,應該不存在什么難度,他也真正是想順水推舟了,也算是寥償一份愧疚吧。

    然江遇略默后,還是搖了搖頭,“謝魏帥好意,事情的確已經過去了,有些人和事,在下的性格的確可能不適應,不如現在自在,江遇現在也挺好的!蓖窬芰,稱呼也變了,既然人家不喜歡稱呼為‘殿帥’,就尊稱為了‘魏帥’。

    首先是他自己離開那個圈子多年,習慣了現在的生活,的確是不想再回去了。

    其次,他現在也已經離不開秦儀這邊了,之前暗中幫秦儀干過許多見不得光的事,帶著一些把柄回軍方也不合適了。

    再就是女兒在秦儀這邊受秦儀關照,而秦儀為了幫他報仇,又付出了那么大的代價,于情于理,哪怕是為了報恩,他也不能走了。

    “唉!”魏平公瞅著他,忽嘆了聲,抬手拍了拍江遇的肩膀,“離開了未必是壞事,隨你自己心意吧,以后個人有什么事,可以直接來找我說說看!彼麥S落到如今的地步,還能有多大面子自己也說不清,不敢直接許諾什么,話里留了幾分余地,但態度是給了的。

    當然,他也強調了是江遇個人的事情,抱著秦氏的什么事來,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謝魏帥!苯龉笆种x過。

    秦儀表面上沒什么,暗中對魏平公還是頗為留心的,多瞥了兩眼魏平公和江遇交談時的情形。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