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第一九三章 迷霧
    朱莉啞了啞,還真是龍師的弟子?想了想鯤船上抱著自己腿戰戰兢兢的人,那是演出來的嗎?不像是演出來的,反倒像是真的害怕。

    離開秦氏時,她一直有點懷疑羅康安說的是假的,之所以為這事跑來找洛天河幫忙打聽,也是想證明羅康安說的是假的,進而證明自己對監控內容的判斷。

    沒想到居然是真的,羅康安說的竟是真的,那抱著自己腿嚇得害怕還被自己照臉上踹了兩腳的人竟然真的是大名鼎鼎的龍師的弟子,真正是難以置信!

    德高望重的龍師,怎么會有和雪蘭搞出那種事,還想腳踏兩條船的弟子?

    盡管洛天河的話是點到為止,有些話也不好說的太透,但對她來說,這種層次話題所涉及的東西的確讓她有點震撼。

    羅康安不但是龍師的弟子,還可能另有背景!

    她又不傻,當然懂洛天河的意思。

    龍師是沖撞了天武大帝被處死的,除了天武大帝那層的頂級人物,還有誰能動龍師那個檔次的人?

    遇上天武大帝,龍師的那些弟子是沒辦法,收拾她一個小小的朱莉還是問題嗎?

    真要給得罪了,自己連得罪了誰都不知道,哪天被人給收拾了只怕都不知道是為什么。

    一旁靜默的橫濤目中閃過意外,也因為這番話而動容,不由多看了洛天河兩眼。

    他跟隨洛天河多年,對洛天河的為人頗為了解,不會無的放矢,也是個古板保守的人,羅康安騷擾了朱莉,洛天河不說些給朱莉鼓氣的話,反而讓朱莉不要招惹,內中必然有原因。

    他想到了洛天河的仙宮背景,應該是知道一些不為人知的事情,不然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朱莉略沉默后,回道:“城主的意思我懂,只是,難道就沒人知道龍師的其他學生是什么人嗎?”

    洛天河:“其他人知不知道我不清楚,至少我不知道。這也不是你該打聽的問題,你這喜歡尋根究底的毛病要改一改,有些事情不是你該過問的,管不住自己會給自己惹麻煩的!

    朱莉沒說自己不改,也沒說自己會改,有些嘟囔道:“仙庭怎能容靈山出現這種不清不楚的事!

    洛天河:“物極必反,總要給一些傳承一條活路,你能懂則懂,不能懂也不要多想!

    朱莉沉默,在想這話是什么意思。

    洛天河又道:“當然,如果那個羅康安真的做的太過分了,你也不必縱容,我也不會輕饒。好了,聽說你事也多,不要在這里磨蹭了,沒什么事就回去忙你的吧!

    朱莉努了努嘴,沒有逗留,告辭而去。

    她懂不懂不知道,一旁靜默的橫濤卻是懂的。

    仙庭建立后,因為擔心一些門派糾集勢力作亂,擔心勢大的修行門派難以約束,才下決心開辟靈山,廣納修行英才為仙庭所用。為了打壓修行門派,采取了一項制度,位列仙班或入仙籍者,只從靈山中吸取,其他方式成長起來的,一概不承認。

    哪怕是仙庭看中的人,也要先進一趟靈山修行,必須渡那層金才行。

    因此導致,想在仙界真正混出頭,都要過靈山那一關,哪怕是那些大家族子弟想進入仙庭也不例外,這一關隨時能卡的那些大家族在仙庭權力中樞后繼無人。

    如此一來,修行門派逐漸式微,有修行資質想出頭的都奔靈山去了,不是沒辦法誰愿意當什么散修。

    在仙庭有意的調整和不動聲色的打壓下,如今的仙界,被搞的基本上沒有了什么修行門派。

    為了傳承,為了能找到優質的傳承人,一些英才不得已之下也被網羅進了靈山當老師。

    而一旦進了靈山,就真的是被一個框架給網羅住了,既然來了自然就被規則給約束住了。

    可以說,一個靈山,基本上把仙庭之外的修士給鉗制住了。

    也如同洛天河所言,總要給一些傳承一條活路,不給活路就會物極必反,老師不干了,哪來的學生,靈山作用何在?

    網開一面,是為了更好的循環。

    因此才有了靈山那種老師和學生的關系,不過大多老師都想為自己學生爭取一個好的前途,自然也就暴露了師徒關系。像洛天河說的龍師雨那種,不管學生死活的方式,也不知龍師雨是怎么想的。

    待到朱莉消失了,橫濤才開口問道:“城主,龍師真的還有其他學生嗎?”

    洛天河搖頭,“具體的不清楚,但我當年在仙宮時,仙宮那邊好像捕捉到了一些跡象,龍師雨應該還調教有其他學生,至于是誰就不得而知了,憑龍師雨當年的地位,誰也不好揪著他查。龍師雨出事后,天武大帝似乎想追查這方面,但仙庭一句‘就事論事’把這事摁下了,仙庭似乎不想牽連太廣!

    真的是因為不想牽連太廣嗎?說到天武大帝,橫濤忍不住一問:“感覺龍師雨死的有些不清不楚,不知究竟是因何事惹怒了天武大帝?”

    洛天河斜睨道:“不清不楚自然就是不想宣之于眾,這不是你該打聽的!

    有些事牽涉到天武大帝的隱晦,他不可能到處宣揚,否則是自找麻煩。

    “是!睓M濤應下。

    出了城主府的朱莉,鉆入了外面等候的車內,說了聲,“走吧!

    晉驍駕車行使了一段距離,見朱莉還在沉默皺眉,主動問道:“確認了嗎?”

    朱莉輕嘆了聲,“原來洛城主早就知道,羅康安的確是龍師的學生!”

    盡管之前晉驍不認為羅康安能拿這事說謊,就好比許多人不認為羅康安說助了二爺一臂之力是假的一樣,但得到了確認還是有些動容,“還真是龍師的弟子!”

    朱莉有點氣餒道:“洛城主還讓我盡量不要招惹羅康安,否則會給自己惹麻煩!

    晉驍奇怪,“龍師雨冒犯了天武大帝,不是已經被處決了嗎?洛天河有意偏袒秦氏那邊不成?”

    朱莉嘆道:“不是因為秦氏,洛城主說龍師雨可能還有其他學生,羅康安可能還有一些師兄在背后撐腰,那意思是不到不得已,沒必要招惹!

    晉驍目光一閃,“龍師雨還其他學生?什么人?”

    朱莉:“不知道,我也想知道還有誰,但洛城主自己也說不知道,說羅康安若非被龍師雨舉薦進仙都神衛,只怕也沒人知道羅康安是他的學生。反正就是說,龍師雨在靈山多年,不可能只有一個學生,大概就這么個意思!

    晉驍沉默了,這還真是個意外的消息,緘默許久后,忽道:“如此說來,為秦氏競標的還真有可能就是羅康安本人!

    “也許吧!”朱莉嘀咕了一聲,忽又大聲道:“但那個林淵身上肯定有問題,只要是狐貍,遲早要露出尾巴!”

    還要盯著那個林淵不放,晉驍不知道該說她什么好,他和一流館那邊隔空交過手,深知林淵那邊比羅康安更危險。

    有些話他其實也就是想打消朱莉的念頭,他自己對這事同樣心存疑慮。

    道理很簡單,如果是羅康安為競標出的力,那晚對方為什么還要出手,事后為什么還要聯系自己,讓自己交出監控?

    這當中到底有什么問題,他自己都被搞糊涂了……

    一流館院子里,張列辰和陸紅嫣正蹲在小灶旁談笑著熬粥,一流館又恢復了每天一頓粥的狀態。

    手機有了動靜,陸紅嫣摸出看了看,發現是橫濤發來的消息,一看消息內容,她起身了,回了屋里。

    關門后,撥通號碼聯系上了橫濤,變了聲音問:“羅康安是龍師雨的弟子,你確認嗎?”

    一番通話交流后,陸紅嫣再出門,又陪在了張列辰邊上聊天熬粥,只是聽到門外有車經過的動靜時都會回頭看看。

    終于等到院門開了,林淵騎著小驢子下班回來了,她忙起身去迎。

    接到她給的眼色示意,停下車的林淵回了屋里。

    關了門的陸紅嫣近前低聲道:“橫濤傳來消息,嫌疑目標已經鎖定了,他不知道我們要干什么,提醒我們,應該只是個小目標,就算動手估計也發揮不了什么作用,反而會打草驚蛇,建議我們不要輕易動他!

    林淵:“我們只是借由露個風,沒他想的那么復雜!

    陸紅嫣點頭,她當然知道,只是把目標情況說一說而已,“我會安排。對了,橫濤還提供了個消息,原來他早就從洛天河口中知道了羅康安是龍師雨的學生,只是這一塊之前上報時忘記了!

    關鍵這邊一開始也沒有問橫濤,也是因為不好特別指定某人,怕引起橫濤不該有的關注,這邊并未完全信任橫濤,許多事情從不透底。

    林淵警惕,“龍師雨的事能忘記?那他為何現在想起說了?”

    陸紅嫣:“說是朱莉突然跑去找了洛天河,說是羅康安說了一嘴,她想請洛天河幫忙打聽確認一下,洛天河才又提及了這事,他才想起來!

    林淵釋然,“洛天河知曉,看來羅康安沒有說謊,是龍師雨弟子的事已經無疑了!

    陸紅嫣:“橫濤這次的上報,重點提及了一事,說龍師雨在靈山多年,親傳弟子可能不止羅康安一人。洛天河的意思是,當初在仙宮時,仙宮那邊的觸覺靈敏,似乎就已經察覺到了龍師雨應該還調教有其他弟子。洛天河交代了朱莉,非必要不要輕易招惹羅康安,避免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林淵訝異了,“也就是說,羅康安那廝還有師出同一人的師兄在?”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