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第一九九章 喜事上門
    區別?項德成知道,但更想知道他想說什么。

    閻。骸皞b者,有所為有所不為,我們不是那些為了錢而不擇手段的散修,我們之所以愿意沖潘氏的懸賞來,是因為不但能賺錢,而且還能救人。做事也不能半途而廢,我們若是放棄了,那潘凌月就真的沒救了!

    項德成嘴皮子動了動,但沒出聲,其實想說,我們一開始不就是沖高額賞錢么?不是說得到這筆賞錢這輩子就不用再冒險了么?

    閻。骸熬扰肆柙,既是求仁,也是求財。憑潘家的家底,我不信潘凌月手底下能沒點底子,只要能救出潘凌月,哪怕潘氏沒了,潘凌月還能拿不出一點酬勞?”

    項德成猶豫道:“大哥英明,言之有理,只是…大哥,潘家沒了,抓潘凌月的人還有必要留著她嗎?會不會把潘凌月給滅口了?”

    閻。骸叭粽娴乃懒,再放棄也不遲,半途而廢不是我們的作風,想成事就要有鍥而不舍的精神!

    項德成點了點頭,“那接下來該怎么辦?”

    閻。骸拔覀円呀浻辛撕玫拈_始,和那個陸姑娘已經越來越熟了,相信要不了多久,我們就能和一流館打成一片,到時候再伺機行事也不遲。走,開門開張!

    “好!表椀鲁蓱,轉身下樓了。

    他一走,閻浮雙肩明顯垮了下來,明顯嘆了口氣的樣子,也慢慢出了房間……

    畫面上安靜了,林淵問:“沒了?”

    “沒了!标懠t嫣嗯了聲,走去關了光幕。

    林淵:“這兩個家伙瞎扯了一通什么鬼東西?”他有點想不明白,不知兩個家伙在想什么呢。

    轉身的陸紅嫣莞爾笑道:“想法還是挺鍥而不舍的!

    林淵:“你認為他們說的是真的?”

    陸紅嫣反問:“王爺認為是假的?”

    林淵沉吟不語,說實話,很不理解,可若說是假的,這演技未免也太拙劣了一點,有這樣作假的嗎?什么亂七八糟漏洞百出的道理,狗屁不通的邏輯,不像是騙外人,反倒像是在騙自己。

    陸紅嫣又問:“王爺還記不記得他們大概是什么時候開始盯著你的?”

    林淵懂她的意思,回憶了一陣后,微微頷首道:“還真是潘凌月失蹤,潘氏發出懸賞后出現的…這兩個家伙還真是挺有耐心的,有這耐心干點什么不好!

    陸紅嫣抿嘴一笑,“人家說了,俠者,有所為有所不為的!

    林淵:“哪冒出這么兩個另類來,他們兩個叫什么?”

    陸紅嫣:“不知道,現在公開用的名字肯定是假的。若真是游俠,想必是在霧市盟過誓掛過名的人,只要把他們照片拿去霧市那邊打聽下,應該很快就能知道。不費什么事,要不要查一下?”

    林淵嗯了聲,算是同意了。

    就在這時,兩人雙雙回頭向院子方向,只聽院子里似乎傳來了一個爽朗的女人聲音。

    “飯點,正忙的時候,她怎么在這個點來了?”林淵嘀咕了一聲,顯然是一聽聲音就知道是誰。

    陸紅嫣立問:“誰?”

    林淵:“路口‘滿口香’酒樓的老板娘,名叫關荷娘,辰叔以前偶爾會去她那要點小菜,喝點小酒,我小時候在她那跑過堂,人還算不錯。她是個寡婦,以前有人撮合過她和辰叔,辰叔看不上,就沒成!

    陸紅嫣哦了聲,饒有興趣的樣子去開了門,顯然想看看是什么人。

    林淵也跟著出去了。

    兩人出門看到了張列辰從大門口陪了個婦人進來,兩人有說有笑的。

    婦人樣貌還算可以,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走路還喜歡扭個腰肢,就是看著年紀大了些,說話的聲音笑咯咯爽脆。

    關荷娘也一眼瞅見了林淵和陸紅嫣,立刻喲了聲,“小林子,可算見到你了!

    雙方湊在一起,林淵點了點頭,打了個招呼,“老板娘!

    關荷娘嘖嘖有聲的上下打量,“小林子,我可是聽說了,你現在出息了,成了靈山學員,還成了秦氏副會長的助手,也聽說回來了一段時間,卻從未去看望過我。一些老街坊鄰居可都在說閑話呢,說你如今出息了,懶得搭理我們這些街坊了!弊炖镎f著,一雙眼睛卻在好奇地打量陸紅嫣。

    林淵回來后也確實沒有再和大家來往過,也實在是聊不到一塊去了,虛與委蛇的客氣個沒完他也不愿應付,微笑道:“沒有的事,忙,沒時間!

    關荷娘扯了一下林淵的袖子,朝陸紅嫣抬了抬下巴,“長的跟仙子似的,誰呀,不介紹介紹?”

    張列辰在一旁嗤聲道:“就你這好打聽,街頭街尾的事你能不知道?就不要沒話找話了!

    關荷娘朝他瞪眼,“張老摳,問問不行嗎?”

    陸紅嫣已然笑著行禮,“陸紅嫣見過老板娘!

    “哎喲,你看這知書達禮的樣子,不要客氣,不要客氣!标P荷娘趕緊過去雙手扶,自來熟的挽了陸紅嫣的胳膊,“你看這長的好看的,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姑娘。聽說是仙都來的,能看上我們小林子,是小林子的福氣。街口上的‘滿口香’酒樓,就是我開的,有空來玩……”嘰里呱啦的沒完了。

    張列辰看的直搖頭,回到熬粥的小爐子旁坐下了,林淵也知道關荷娘的話匣子一打開就沒完沒了,也不好催什么,也走到了爐子旁坐下了。

    陸紅嫣倒是一臉的耐心,笑著在那奉陪。

    啰嗦了好一陣后,關荷娘才挽著陸紅嫣過來,陸紅嫣很識趣,趕緊去一旁再搬了張椅子過來。

    關荷娘坐下后,鼻翼翕動,嗅了嗅香氣,瞅了眼鍋里的粥,“張老摳,我難得來一趟,你就請我吃這個?”

    張列辰頓時沒好氣道:“鬼知道你會過來?再說了,你自家開酒樓的,跑我這里蹭吃蹭喝好意思?”

    “嘿,說到蹭吃蹭喝,紅嫣吶,我倒是要說說這個老摳!标P荷娘立刻轉向了陸紅嫣,嘴皮子噼里啪啦,“以前吶,這老摳跑到我酒樓吃吃喝喝不付錢,說記賬,說年底一起結算,我想啊,都一條街上的街坊,一流館在這里也跑不了,就答應了他。誰想到了年底結賬的時候,他跟我打了個賭,我上了他的當,但也沒說的,我愿賭服輸,一整年的吃喝錢當賭注給免了。后來,他吃吃喝喝還要記賬,我不依了,你猜他怎的,要讓他掏錢,他干脆不來了!

    陸紅嫣笑道:“還有這樣的事?”

    張列辰嘟囔道:“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有什么好提的,就你話多!

    關荷娘立刻問林淵,“小林子,你自己說,他是不是這樣的人?”

    林淵微笑道:“辰叔是比較節約!

    張列辰立刻噴關荷娘,“聽到沒有,我這是節約!”

    關荷娘打了下林淵的胳膊,“他欠你的工錢結給了你?”

    張列辰當即打斷,“別瞎扯,飯點,你店里正忙的時候,跑來干嘛?”

    關荷娘:“歇了,煙囪不好,亂跑煙,煙躥進廳堂里,客人叫罵,正讓人把煙囪拆了重修,暫歇一天!

    張列辰“歇到我這來了,心里沒鬼才怪!

    關荷娘瞪眼,“怎么說話的?”然轉瞬又笑嘻嘻,“不過還真別說,張老摳,有好事找你!

    張列辰斜睨,“好事?你能有好事找我?”

    關荷娘也不避諱,拉了屁股下的椅子,挪到了張列辰邊上緊挨著,“給你找個一起過日子的女人要不要?”

    張列辰一口回絕,“不要!”

    關荷娘抬腳踢了他腳一下,“正兒八經的,沒跟你開玩笑,我一遠房表妹過來投奔我了,家里男人早年過世了,如今孤苦無依的,長的也不賴,最重要的是脾氣溫順,一般女人受不了你這脾氣,但她那性子肯定能受!

    林淵與陸紅嫣面面相覷。

    張列辰:“有好的,你能想到我?不要!”

    關荷娘:“能不能有點良心?我實話實說了吧,她這不是嫁過人,不能再嫁了么,年紀也不小了,條件好的也看不上她。條件不好的,我也不愿委屈她跟人窩在山洞里或一小屋里熬下去,我希望她至少能體面點。你人雖然摳了點,但好歹條件還行,這一流館有門有戶的還有院子,而且房間多,空著也是空著,多個人跟你一起過日子,還能幫你打掃打掃,不挺好嗎?”

    張列辰還是那句話,“不要!”

    關荷娘剛瞪眼,誰知林淵突然出聲插了一句,“辰叔,不急著拒絕,要不先看看人再說吧!

    對這話,關荷娘表示贊賞,“你看,還是小林子懂事!

    陸紅嫣也出聲勸道:“辰叔,我和林子不能在這里陪您一輩子,若真能遇上合適的,也是好事,可以先看看的!

    “對呀!”關荷娘擊掌,“張老摳,這么說吧,我表妹我肯定不會虧待,平常在我酒樓幫幫忙,我開她工錢的,酒樓也不缺吃的,她可以吃在酒樓,你不用多什么開銷。還有,她性格溫順,你只要開口了,她肯定把工錢交給你來支配的,家里多個人幫你掙錢,還能多個人幫你打掃打掃,多好的事,求都求不來的好事!

    張列辰瞅了瞅林淵和陸紅嫣的反應,見兩人略有期待,頓時沉默了,似乎真的被關荷娘給說的心動了,支支吾吾道:“真要長的不賴,能看上我?”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