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第二二二章 慌亂
    不但是他們,包括兩名剛剛進門的神仙境護衛,所有人都被秦儀這倉促一口血淋淋的情形給驚著了。

    血染的餐桌,殷紅刺眼!

    現場氣氛凝滯了,轉而立馬陷入了一片混亂。

    “儀兒!”

    “小儀!”

    “會長!”

    現場驚呼聲起伏,秦道邊已起身跑了過去,扶著秦儀大喊:“來人!來人!”可謂方寸大亂。

    兩名神仙境護衛亦趕緊沖了過來,一個個神情凝重的各抓了秦儀一只手腕施法查探。

    門外一群護衛因聽到秦道邊的吶喊聲緊急而來,卻被白山豹在門口攔下了,白山豹又把他們給驅散了,現在情況不明,秦儀的情況不宜鬧得人盡皆知。

    羅康安和諸葛曼哪還坐得住,也都驚疑不定的慢慢站了起來,都不明白,怎么會突然間這個樣子了,秦儀身上出這種事情,給人的感覺是太嚇人了!

    怎么突然就吐血了?秦儀自己也有點被自己給嚇著了,嘴角血滴。

    此時所有人都看著兩個神仙境高手的反應。

    姜上山,竹茂,是南棲家族派來的兩個高手的名字。

    秦儀很快回過神來,一口血咳出后,她竟感覺自己舒服了很多,竟暫時不咳了,口角血淋淋的她又看向了白玲瓏,問:“修煉場那邊的情況穩住了沒有?”

    這才是她現在最焦慮的事情,秦氏好不容易走到今天,好不容易另起了爐灶轉型,這鍋灶若是突然被人給砸了,損失何其慘重,這個損失秦氏很難承受!

    白玲瓏還沒回答,竹茂已經出聲制止道:“會長,你這情況有點蹊蹺,暫勿說話動亂氣息,容我二人仔細辨查一番!

    秦道邊忙道:“小儀,別說話,別說話,聽竹老先生的!

    秦儀只好靜坐在了那,任由二位高手檢查,但從其目光中可以看出,仍在快速思索著什么。

    時間一點點過去,蔣、竹二人的眉頭也漸漸皺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中都透著疑惑不解神色。

    最終二人相視搖頭,都陸續松開了秦儀的手腕,秦儀左右看向二人。

    秦道邊已經出聲問道:“二位,小女癥狀如何?”

    姜上山抬手捋須,遲疑道:“這癥狀,不像什么病癥,也不像是中毒,但會長氣息卻異常紊亂,血肉之軀的平衡狀態莫名混亂了,我二人孤陋寡聞,也不甚明了,也說不出個什么一二三來!

    連這兩人也說孤陋寡聞?秦道邊急了,“那如何是好?”

    秦儀卻又對白玲瓏道:“煉制場那邊情況如何?”

    白玲瓏看了看秦道邊,果然,秦道邊已是頓足道:“儀兒,煉制場那邊我來處理,你先治病養病!

    秦儀道口角帶血,但擺脫了咳嗽狀態的她,已經恢復了冷靜,平靜道:“既然連兩位老先生都不知我身犯何疾,暫時再怎么治也是瞎治,而煉制場那邊出現了和我一樣的癥狀,那就必然有原因,找到原因,才是最好的解治辦法。牽涉到駐軍人馬,仙庭不會坐視,一定會想辦法救治,父親不用擔心!

    秦道邊聞言略靜,想想,的確是這個道理。

    秦儀又盯向白玲瓏,“具體情況你問清了沒有?”

    白玲瓏這才回道:“大概查問了一下,許多人都出現了和會長一樣的癥狀,咳血的暫時都是普通人,修士咳的癥狀出現的稍晚,目前還沒有咳血的情況出現。魏平公發動了駐軍高度戒備,嚴禁任何人進出,同時組織了人馬對整個煉制場進行搜查!

    “搜查?”秦儀立刻追問:“搜查什么?”

    白玲瓏:“不知道,只知搜查的很仔細,以寸土不饒的方式拉網搜查,甚至翻開了平整的地面,破壞了一些建筑!

    秦儀:“也就是說,魏平公察覺到了什么端倪!

    白玲瓏:“不知道,可能吧。對了,也是因為魏平公問這邊那天參加過開業典禮的人有沒有出現什么異常,我們這邊才發現商會的一些高層也出現了咳嗽癥狀,核對之下,發現的確都是參加過那天開業典禮的人!

    此話一出,白山豹不由看向了她,因為他這個孫女也是參加了開業典禮的人。

    諸葛曼極為擔憂的看向羅康安,而羅康安眼中已有一絲驚恐,他也是參加了開業典禮的啊,已經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越想越覺得自己有點想咳。

    秦儀:“看來魏平公果然發現了什么端倪!

    姜上山突然插了一嘴,“你們的意思是說,還有不少人出現了會長這樣的征兆?”

    他和竹茂來到時已經錯過了白玲瓏一開始的稟報,這是聽到了第二次稟報才知道情況。

    白玲瓏點頭,“是的!

    驚疑不定的姜上山立刻看向竹茂,后者微微搖頭。

    姜上山懂他的意思,現在情況還不能肯定,有些話不能亂說,否則會引起巨大的恐慌。

    秦道邊沉聲道:“也就是說,小儀這不是什么病癥,而是有人在暗中針對秦氏做了什么手腳!”

    這個暫時無人能回答他。

    秦儀拿了一旁的手巾拭了拭嘴上血跡,站了起來,“玲瓏,立刻安排一下,我要去煉制場看看,當面請教魏平公!

    白山豹電話響了,他摸出電話迅速去了外面接聽。

    秦道邊已經伸手摁住了秦儀的肩膀,“你留下休息,我去便可!

    “不要碰我,在事情查明之前,相關人員都離我遠點,此疾不知會不會傳染!鼻貎x撥開他手,又搖了搖頭解釋道:“父親,你還不明白嗎?去煉制場參加過開業典禮的人都有可能染上此疾,煉制場那個地方的情況不明,沒去過的再去會很危險,我們去過的人再去才是最合適的!

    秦道邊當然明白,他是擔心則亂,還想說什么,秦儀又抬手打住,“萬一我病情一時難愈,秦氏需要人掌舵,我們父女必須要有一人無恙!若真是有人居心叵測,你我父女都倒下了,秦氏大亂,那才是真的中了奸計!”

    秦道邊嘴唇緊繃,滿眼的焦慮和擔心,然卻難再咽出半個字來。

    這時,白山豹匆匆回來,稟報道:“老爺,小姐,城衛人馬突然出現了大規模的布防調動,神衛營精銳正在全面集結,不知要干什么!

    秦儀:“不用說了,肯定也是這事,煉制場出了這種情況,防御出現了漏洞,魏平公應該是向就近的人馬求援了,這事城主不會坐視不理,他也去過煉制場,他恐怕也要再去一趟了!

    回頭對白玲瓏道:“玲瓏,不用遮掩,直接聯系橫總官,問城主那邊是不是要去煉制場,若是,剛好一同前往,途中也能多份保障,我現在擔心的就是有人趁亂而襲。還有,聯系如安公子,邀他一同前往,他也是參加過開業典禮的人!

    姜上山和竹茂相視一眼。

    “好!”白玲瓏匆匆而去執行。

    秦儀又對一旁傻子般的羅康安和諸葛曼道:“今天實在是抱歉,這場家宴被我攪了,待事情過去了,我再請你們!

    羅康安頓時愁眉苦臉道:“吃吃喝喝都是小事,眼前的事最重要,也最要命!

    他現在擔心極了,若是什么治不好的癥狀,自己的小命怎么辦?

    夜幕下,正是夜生活開始的美好時刻,街頭夜玩的人不知這夜幕下隱藏了什么樣的波瀾。

    城衛駐扎地附近落腳的林淵和陸紅嫣卻發現了異常,城衛的大規模調動動靜驚動了他們,兩人打開了窗戶,盯著不時飛來飛去的人影。

    良久后,陸紅嫣道:“大晚上的突然有動作,應該是出什么事了,難道是那些人動手了?”

    林淵沉默不語了一會兒,忽道:“聯系橫濤問問!

    “好!标懠t嫣立刻去了安靜點的衛生間。

    正這時,林淵的電話也響了起來,摸出一看,發現是羅康安,接通問:“什么事?”

    “林兄,出事了,你我可能都有麻煩……”羅康安把在秦府目睹的情況噼里啪啦的講了一遍,焦急的問如何是好,有點死馬當作活馬醫的味道,寄希望于林淵的神通廣大,希望能討點安慰。

    秦儀吐血了?林淵神情緊繃,“秦儀他們要去煉制場?”

    羅康安:“是啊是啊!

    林淵:“你也去!”

    羅康安:“啊,不是吧?那地方不知道鬧什么邪門,還跑去!”

    林淵:“你也去,我也去,我立刻趕去和你會合!辈蝗葜靡傻膾炝穗娫。

    而陸紅嫣也從衛生間出來了,快步過來,急道:“出事了,煉制場出事了,魏平公懷疑是‘瘟神’現身了,緊急向洛天河求援,請洛天河急派人馬謹防有人趁虛而入……”把打聽來的大致情況快速說了遍。

    林淵瞳孔驟縮,沉聲道:“瘟神?”

    陸紅嫣:“根據一些癥狀,魏平公有此懷疑,但未最后確定,畢竟親眼見過這東西的人不多!

    林淵可謂差點驚出一身冷汗,終于明白了可能動手的人為何遲遲不動手,原來打下了更大的埋伏,今夜一旦動手,那將是一場浩劫,死傷人數怕是要以萬數來計!

    他霍然回頭看向窗外,冷冷道:“若真是‘瘟神’現身了,來的人應該是‘衛道’,當年傳言‘衛道’搶到過這東西,沒想到是真的,這家伙瘋了嗎?竟敢動用這東西!”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