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第二五四章 羅康安堅持要去幻境!
    “第八代巨靈神?”秦道邊聽后為之失聲驚呼。

    他并沒有聽說過這方面的情況,沉默不語的秦儀倒是聽南棲如安說起過,只不過還是頭回聽說幻境里竟涉及到了第八代巨靈神的煉制秘密,這點南棲如安知情后并未告訴她。

    有些情況涉及仙庭機密,南棲如安也不會隨便亂說,什么能說,什么不能說,禍從口出的道理他還是知道的。

    白山豹:“是的,傳出的風聲是這樣的!

    餐桌周圍一片寂靜,死靜死靜的。

    盡管只是所謂的聽來的風聲,可在場的并非沒有見識的人,尤其是這般時機下,仙庭才剛對三個家族動了手,其他家族再削尖了腦袋往幻境里鉆的話,仙庭完全有可能這樣做。

    這風聲幾乎將眾人給壓的喘不過氣來,誰也沒想到居然會冒出這種事來,這是要把秦氏最后的希望也斷了嗎?

    安靜許久后,柳君君出言寬慰眾人,“畢竟只是風聲,也許不至于如此!

    沉默中的秦儀默默著說道:“恐怕并非空穴來風,之前我就覺得有些奇怪,既然是進入幻境的入口,為何不在入口外設置人馬,要在入口內設置人馬,原來是存了這個打算,要放任外界對出來的人進行搶掠!”

    此話一出,現場又是一片死寂。

    若非聽到風聲,怎么也沒想到仙庭只是輕輕動了一下手指竟藏了這般殺招。

    在場的諸人畢竟有局限性,還沒有面對整個仙界的大格局,此時才明白過來未免有些晚了。

    秦道邊忽仰天一聲喟嘆,“難道我父女這些年辛辛苦苦打下的秦氏基業就要這樣毀于一旦嗎?”

    秦儀放下了筷子,拿起餐巾拭了拭唇,不吃了,也徹底沒了任何胃口,對白玲瓏道:“羅副會長那進了幻境嗎?”

    白玲瓏搖頭,“應該還沒有,他那邊說什么時候進入自有打算!

    秦儀:“通知他們回來吧,幻眼的事算了,聽天由命吧!但愿有人能摘下那三十億珠的懸賞!

    白玲瓏點了點頭。

    “慢著!”秦道邊忽出聲制止,盯著秦儀道:“不妨讓羅康安再試試,他是龍師的弟子,龍師不是一般人,靈山的創始人之一,高深莫測,他去了興許還有一絲希望,他若不去,那就少了一絲希望!”

    秦儀沉聲道:“這個情況下讓他們去,幾乎沒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是在讓他們白白去送死!”

    秦道邊亦沉聲道:“我看你是擔心那個林淵的安危吧!我告訴你,整個秦氏才是大局,不要因兒女情長誤了大局。儀兒,我答應你,只要羅康安這次能帶回幻眼,能助秦氏渡過這次危機,你和林淵的事我再也不管了,你就算要嫁給他,我也雙手奉上一份厚厚的嫁妝,行不行?”

    秦儀驟然站起,拿她的婚姻做交易,她第一個不答應,毫不猶豫地偏頭對白玲瓏道:“玲瓏,就按我的意思去辦!”

    砰!秦道邊拍案而起,與之怒視,喝道:“我看誰敢!”

    “老秦!”一旁的柳君君趕緊拉了他一下,他甩手擺開,不予理會,怒視著女兒,欲威懾!

    白山豹和白玲瓏面面相覷,尤其是白玲瓏,這下真的是尷尬了,秦道邊把話說到了這個地步,讓她如何敢違逆去干,真要因此誤了秦氏的話,不是她的責任她也要于心有愧。

    可她又是秦儀的人,不聽又不合適,真正是左右為難了。

    “就算秦氏垮了,大不了重新再來,這個電話我自己打!”秦儀最后一句話是一個字一個字砸出來的,她轉身一腳踹翻了座椅,椅子咣啷倒地,她大步而去。

    “你…”秦道邊揮手怒指,臉都氣漲了,氣得瑟瑟發抖,可又無可奈何,他總不能把秦儀給綁起來吧。

    目前的情況下,真要讓秦儀發起飆來,還不知道誰綁誰呢,南棲家族派來的兩個高手只聽秦儀的,他秦道邊是調遣不動的,何況秦氏這個時候的處境下,把秦儀架起來也不合適。

    柳君君站了起來摁住他,“老秦,你們父女就少吵兩句行不行?”

    “吃里扒外,我沒有這樣的女兒,我要和她斷絕父女關系!”秦道邊盛怒之下怒吼,揮手扯了桌巾布用力一掀一扯。

    碗盤頓時亂飛,叮呤咣啷落了一地。

    這下好了,誰也別吃了。

    白山豹和白玲瓏不得不站了起來,尷尬的很,不知該說什么好。

    柳君君抬手拍了拍額頭,真正是為之頭疼,父女兩個的關系處成這樣,她也是服了,不過她也習慣了。

    至于秦道邊說的什么斷絕父女關系,她知道的,也只是說說而已,氣急了的情況下已不是頭回說出這樣的話,最后都未能實施。

    有些事情也沒辦法,女兒大了,翅膀硬了,再也不是那個什么都不懂,父母說怎樣就能怎樣的丫頭了,有了自己的主見……

    秦儀說干就干,回到自己房間后,立馬一個電話打給了羅康安。

    接到電話時,羅康安正在鋪子里的搖椅上翻來覆去的鬧心。

    電話一接通,秦儀略松了口氣,對方還能接到電話,就說明還沒有進幻境,應該還在哪個人員聚集區,否則電話是沒辦法聯系上的。

    “會長?”接到秦儀親自打來的電話,羅康安也很意外。

    秦儀:“羅副會長,我鄭重告訴你,去幻境的事取消了,帶上林淵,回來吧!

    “呃…”羅康安愣了愣,問:“找到解藥了?”

    “沒有,但是目前的情況出現了變化……”秦儀把獲悉的險惡情況告知了。

    羅康安聽后也暗暗心驚,可是也沒辦法給秦儀答復,因為他做不了主啊,只能為難道:“會長,這事容我考慮考慮!

    秦儀:“不用考慮了,不管接到誰的電話,都以我的意見為主!彼纻涓赣H出手干預。

    “那個…我還是再考慮一下吧,給我片刻,我立馬回復你!绷_康安說罷直接掛了電話,他是真沒辦法做主,轉身就去了后堂,噔噔跑上了樓,對房間內的林淵緊急告知,“掌柜的,事情出了變化,會長讓我們取消去幻境……”又把秦儀所說的情況重復了一遍。

    這些情況,林淵不久前已經從陸紅嫣那邊知道了,已經有了心理準備。

    更兇險的場面都見過,他要去做的事,這種情況嚇不住他,直接給出了意見,“拒絕,去幻境的計劃不變!

    羅康安欲言又止,但這次乖的很,立刻點頭了,當即摸出了電話聯系了秦儀,大義凜然道:“會長,我決定了,計劃不變,等我的好消息吧!”

    “羅副會長,羅康安…”拿著電話的秦儀連喊幾聲,沒用,羅康安掛斷了,她再重撥聯系也沒用,羅康安不接了。

    無奈著放下了電話一回頭,發現白玲瓏已不知什么時候出現在了身后。

    白玲瓏試著問道:“怎么了?”

    秦儀沉重道:“羅康安堅持要去幻境!”

    “呃…”白玲瓏無語,羅康安的膽魄有點超乎了她的想象,競標場上的羅康安又回來了?

    從這離開后,白玲瓏第一時間去了秦道邊那,把羅康安的決定告訴了秦道邊。

    這不是出賣秦儀,而是緩和父女兩個的關系,也省得秦道邊一直鬧心下去。

    獲悉了羅康安堅持要往,秦道邊很是欣慰的點頭,撫掌贊道:“不愧是龍師弟子,有膽魄,亦不負我厚望,這才像個秦氏副會長的樣子嘛,知道秦氏到了關鍵時刻,比那個會長更知輕重!待他回來,不管事情能不能成,我都要親自去迎!”回頭又對白玲瓏道:“你去安排一下,那個諸葛曼,給她漲一檔工資,不,漲三檔!”

    ……

    確認了草婆婆的身份,香料鋪便沒有再開張了,沒了虛與委蛇應付其他顧客的必要,也省得再鬧出什么節外生枝的事來。

    次日傍晚時分,敲門聲起。

    無精打采的羅康安從躺椅上爬了起來,昨晚到現在,和秦氏通話后,他便一直呆在下面的鋪子,沒敢再上去,有點不敢再和林淵照面。

    走到門口打開鋪門一看,發現門口站了個婦人打扮的女子,頓沒好氣道:“關張了,沒看到門口掛了打烊嗎?”

    婦人陡然露出了草婆婆的聲音,“是我!

    羅康安一愣,旋即讓了人進來,之后又伸出腦袋往外面左右瞅了瞅,從知道自己莫名其妙變成反賊后,他就越發謹慎小心了,聽到點風吹草動都要起身悄悄摸到門口聽聽外面的動靜。

    鋪門一關,羅康安指了指上面,示意林淵在樓上。

    兩人隨后上樓,見到林淵時,羅康安束手在旁,悄悄打量林淵的言行舉止。

    婦人恢復了本來的聲音,輕柔而堅定的聲音,“可以走了!

    林淵:“游俠坊那邊做好善后了?”

    婦人:“也不需要什么善后,我留書一封,說是去找阿香了,這一去便不回了,以后這世上再也沒有草婆婆那個人了,以后叫我施燕娘吧!闭f到這是一聲嘆息。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