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第三一九章 復活
    “王八蛋,你們玩真的!”被圍攻至手忙腳亂的羅康安一聲怪叫。

    兩人扯下了假面也沒用,迫于無奈,只能是調頭而回,拼命廝殺逃竄。

    情理之中的,也被兩人殺出了重圍,仙庭人馬亦繼續圍追堵截。

    途徑之前的盜取之地,林淵特別留心注意了一下,注意到那十具被拖入地下的人,已被搶救挖出,但已不成人樣,目測已死,已無再活可能,又再次放心不少……

    “鐘先生,你聽,打起來了!

    暗伏的一群人中,在燕鶯身邊的一人提醒了一聲。

    燕鶯四周看了看,“好,應該沒什么埋伏。速度要快,要趕在援兵來到之前,走!”手一揮,領著一群人沖了出去。

    沖至防御大陣前,數人聯手,轟隆一聲響,將防御大陣強行攻打出了一個缺口,眾人閃身而入……

    姬無塵負手站在一道光幕前,光幕里的畫面正是一群人冒出強行沖擊防御大陣的畫面,是為了避免發現遠拍的畫面。

    “人出來了,可以動手了。羅康安他們的修為攻破防御大陣可能有難度,先把他們給逼出來!奔o塵面無表情的下了命令。

    “是!”身旁將領立刻領命執行。

    號令一出,荊棘海深處,突然出現大批人馬沖殺而來。

    林淵和羅康安已在逃逸中與燕鶯等人匯合,一起對戰仙庭人馬,打打殺殺的動靜驚天動地,荊棘海里的嗜血荊棘被大片大片的喚醒,不斷有龐然大物般的嗜血荊棘從地下鉆出,激起塵土,巨大觸手在空中搖擺探覺。

    待見到烏壓壓一片人馬掩殺而來,燕鶯立刻大聲喊道:“撤!”

    一群人立刻且戰且快速撤退,有人再次聯手攻破防御大陣,助后撤人馬快速從缺口沖出。

    就在偷襲群眾脫身欲逃之際,遠處四面八方,再次出現烏壓壓的人馬,如滾滾烏云般合圍而來。

    偷襲群眾頓時大驚慌亂,眼見逃無可逃,只能是拼命突圍。

    交戰動靜瞬間起,天地間隆隆震動,圍困下的一場混戰。

    爆開的塵土中,‘鐘朝歡’消失了,再出來已經化作了燕鶯,混亂中沒人注意這個。

    她快速與林淵和羅康安碰頭了。

    “走!绷譁Y低聲招呼一聲,三人脫離群眾,不管其他人,獨自朝一個方向去了。

    當然,還有無處可去的數人,沒頭蒼蠅似的,只要有伴就是去處,竟也跟了三人跑。

    “住手,放他們過去!”

    “別傷了他們,讓他們殺出去!

    一路上各部仙庭人馬的指揮員見到三人手上的標識,紛紛緊急下令。

    并非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命令只暗中傳達到一定層級瞪大了眼睛觀察的指揮員這里。

    驚驚險險的圍攻中,林淵三人有驚無險,順利突出了重圍。

    突圍后的林淵依然回頭,看那暗紅色古怪巨靈神的動手聲勢,神色凝重,嘴角緊繃……

    一尊巨靈神內部,一人對負手屹立的姬無塵拱手稟報道:“大統領,三個帶有標識的人已經突圍,還有五人跟了他們一起跑了,那五個要不要追殺?”

    姬無塵道:“算了,我們出手及時,沒讓他們與嗜血荊棘有什么接觸,不差這五個,佯裝追殺一通便讓他們去吧。余者,收網!”

    “是!”稟報者當即領命傳達。

    號令一下,圍攻態勢驟然嚴峻,不再留情,現場頓時死的死、傷的傷、降的降。

    追殺中,擺脫追殺的八人,遁入了茫茫大山深處,又是一通繼續的遠遁后,確認平安了才停下。

    這一停下,便是一頓慘叫聲接連響起。

    慘叫聲止,叮!錨頭也閃回沒入了林淵的鐲子缺口內。

    林淵慢慢轉身,看著一地四分五裂的尸體,跟來的五人措手不及之下盡喪命在他手上。

    姬無塵手下留情留下的五人,林淵不需要。

    突然就把這五人給殺了,羅康安還有些懵,心中略有驚嚇,算是領教了什么叫做殺人不眨眼,且殺的毫無征兆。

    死亡無形,這叫一個恐怖,令人不寒而栗。

    回頭看看面無表情的林淵,此時,他也依然為之前的盜取行為感到心有余悸,當時出了意外真正是把他給嚇壞了,以為被發現了,以為徹底玩砸了。

    誰知道,這姓林的居然在逆勢之下強行將歪曲的計劃給擰回了正軌。

    需知事態說時慢,實則發生的過程非常之快,留給他們做手腳的時間不多,然而姓林的面對突變快速出手翻轉了。

    那份膽大心細的魄力,那份沉著冷靜的手段,應對的非常之果斷。

    那一幕留給他的是震撼,他不傻,從中讀出了許多東西,真正領閱了林淵的不凡。

    他算是明白了林淵為何敢這樣跑到幻境來玩,人家就是有那膽魄和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底氣。

    如今大家安然脫險,計劃也可謂順利,從這一刻起,羅康安的心態有所改變,只要有林淵在身邊,他不至于太慌了。

    情緒從驚險中緩過來后,他那進入幻境后就有些忐忑不定的心態從此也漸漸安穩了。

    這就是經歷,經歷是讓心態蛻變的良藥,勝過千言萬語的道理。

    羅康安抬頭看了看天,暗暗嘆了聲,后悔了,后悔自己碰劉星兒干嘛,為此還差點廢掉一根手指,遭的罪就不說了,只捫心自問一句,值得么?

    見識過林淵翻云覆雨的能耐后,他對離開幻境多了幾分信心,然想到劉星兒的家世背景可能帶給自己的麻煩,后悔之前一時興起的破罐子破摔,悔不該占劉星兒的便宜。

    惆悵了一頓后,他也轉身了,對燕鶯怪叫,“你提供的什么情況,盜取的時候差點出事知不知道……”他將嗜血荊棘下面根脈相連的事說了說。

    林淵偏頭盯向燕鶯,漠然道:“這事,你的確是要給我個交代!

    這次若非他親自出手的話,若非他力挽狂瀾的處理,整個計劃肯定要被搞砸了。

    燕鶯一臉愕然,“這個,我是真不知道,我以前的確是接觸過嗜血荊棘,但對這吸血尸肥的東西不感興趣,我真沒有刨根細查過,真不知道地下還有這情況!卑l現林淵冷冷盯著自己,立刻惱怒道:“你什么意思?覺得我在故意害你,不相信我嗎?”

    林淵心中默默掂量了一下,按理說,這女人不會不顧阿香的死活,若如此的話,也不會受要挾到現在。略吸氣道:“我暫且信你,不過我要警告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樣,否則死的不止一個阿香!”

    燕鶯銀牙咬了咬,被冤枉的滋味不好受,然而的確出了意外,她又沒辦法證明自己,只能恨聲道:“時間能說明一切,咱們走著瞧便是!

    林淵不再多言,揮手一翻,憑空扔出了從荊棘海弄出的一龐土。

    龐土落地,只見上面附著的十幾株嗜血荊棘苗株似乎死了般,竟呈現出了萎縮狀態。

    林淵面色有些凝重,路上他就察覺到了,進入儲物戒內的嗜血荊棘苗株逐漸沒了動靜,后面再怎么施法撩撥也沒反應。

    儲物戒的特性他是知道的,對活物有窒息致死效果,可要從荊棘海的嚴密防守下帶出這東西,只能是采取這種隱藏的方式,暫時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辦法。

    他寄希望于嗜血荊棘的特殊性,不像一般的活物,可現在看來,似乎有些不妙。

    若真不行,也只能是把東西帶出去做研究,繁殖的事將來再想辦法打荊棘海的主意。

    然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不是每次都有這樣的空檔給他鉆的。

    燕鶯目光定格在了嗜血荊棘苗株上,怨氣暫時放下,心中涌現感慨,仙庭嚴防死守的東西,居然真被這家伙給弄出來了。

    從突圍時的情形可以看出,圍攻的仙庭大軍肯定放水了,也就是說,守軍并未發現嗜血荊棘被盜了。

    羅康安上前,蹲下了,咦聲道:“林兄,怎么有蔫吧了的感覺,不會被儲物戒給殺死了吧?還是說斬斷了根系就會死?”

    林淵現在拿出來,要看要確認的就是這個,也上前蹲下了,伸手觸碰著撥動了一下,發現苗株萎縮后已經變得硬邦邦的,像金屬雕塑似的。

    施法查探后,亦無任何活著的跡象。

    怕是真給搞死了!林淵心中暗嘆可惜了,就在他要收回法力的時候,一陣風來,也令他眉眼一動。

    燕鶯和羅康安亦目光閃了一下,發現有一株的觸手似乎動了一下,接著,所有的苗株觸手都在微微動,似乎都漸漸從死態舒緩了過來。

    三人一起抬眼看,順著風來的方向,也聞到了血腥味,正是那五具碎尸所飄來的血腥味。

    十幾株苗株的觸手明顯都在向血腥味飄來的方向探觸著,奈何“胳膊”太短,不可能夠的著。

    林淵當即抬手一抓,隔空攝物,一塊碎尸飛來,落入了十幾株苗株當中。

    如同美味降臨,荊棘觸手立刻翻卷,死死纏住碎尸,看不出吮吸卻能感受到,只見碎尸正在以可見的速度干癟下去。

    這一幕若在凡間被凡人看到了,必然視同妖魔。

    還有沒夠著的苗株,似乎很著急的樣子晃動著觸手。

    林淵立刻又招了一些碎尸過來滿足它們,立見大快朵頤般的吮吸。

    “嘿,復活了,這小東西有夠兇殘的!绷_康安嘖嘖有聲。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