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第三八零章 霸王給的獎勵
    整個下午,燕鶯都未在秦氏露面,林淵去過羅康安那,羅康安那邊也未再見燕鶯露面。

    對此,林淵沒有任何過多的反應,甚至連一個電話都沒有打給燕鶯。

    熬到下班的時間,林淵獨自騎著小驢子回到了一流館。

    張列辰依然坐在炭爐前親自熬粥,悠然自得,見他回來,只是淡淡一句,“回來啦?”

    陸紅嫣迅速過去迎了林淵,兩人一起回了房間后,陸紅嫣立問:“怎么你一個人回來了,燕鶯呢?”

    林淵走到沙發旁坐下了,“大概是跑了!

    陸紅嫣已有猜測,立馬在他邊上坐下了,“阿香也不見了,看來是被她帶走了!

    林淵:“讓你查的東西呢?”

    陸紅嫣:“不在,阿香的一些東西都未收拾,應該是被阿香帶走了,看來走的很匆忙。你準備怎么做?”

    林淵若無其事道:“她會回來的。對了,那件東西到位沒有?”

    陸紅嫣頷首:“王爺放心,老大已經收到了,正在籌劃安排,準備布置人手前往諸界尋找,看在哪個地方移植合適。您是不知道,老大看到接收的是那東西后,大為震驚,很興奮,很是佩服王爺,說不愧是王爺親自出手!

    林淵:“交代他,寧可慢點,也決不能有任何被發現的可能!

    陸紅嫣:“這個肯定,老大不會連這點輕重都不知道!

    回頭二人出門喝粥,張列辰也奇怪的問了句燕鶯呢?林淵以商會派燕鶯出差去了打發了。

    張列辰聳聳肩,咧嘴一笑,沒再多問什么。

    當晚,林淵翻看著橫濤傳來的,匯合整理后交給金眉眉的有關他林淵的情況。

    他需要對此進行梳理,看看哪個環節會出問題,以便及時堵漏。

    有些情況可以想象,金眉眉拿到了這些情況,必然會對所有環節進行排查……

    次日大早,林淵再次獨自騎著小驢子上班,到了自己辦公室又悶著不出。

    沒多久,羅康安敲門而入,點頭哈腰的,見到了燕鶯不在,也忍不住問了句,“燕鶯呢?”

    林淵沒答,反問:“你沒去開例會?”

    羅康安忙近前稟報道:“取消了,相羅家族三大管事之一的相羅春和公虎家族三大管事之一的公虎翼來了,金眉眉也親自來了,要進行四方會談,談瓜分秦氏那六成利益的事。唉,這叫什么事啊,自己手上的六成利,竟要主動拱手讓人!

    林淵:“秦儀不是傻子,這方面她比我們在行,她自有她的打算,你我無須操心!

    羅康安本還想說,咱們反賊的勢力就這樣坐視不成?不過昨天才剛出了事,暫時說話還是比較小心的,唯唯諾諾的應了是,未多廢話,沒留下的必要后便告辭了……

    半下午的時候,羅康安又給了林淵一個電話,沒說什么事,就是讓林淵過去一趟。

    本是該他主動過來的,可他現在的身份,老是主動往助手那邊跑不合適。

    林淵一到,羅康安又連忙站起,一副點頭哈腰老實的不行的樣子,請林淵坐。

    林淵沒坐,問:“什么事?”

    羅康安立刻湊近了低聲道:“談判已經談妥了,相羅家族和公虎家族各出五十億珠占下兩成半的份子,琳瑯商會吃了虧,只占了一成!

    林淵略感意外,“這么快就談妥了?”

    羅康安:“能不談妥嗎?早前琳瑯商會想收購的時候,那是出價一千五百億啊,兩成半的份子才出五十億,那等于是秦氏大讓利,在大把的送錢給他們,他們還有什么不滿足的。就是琳瑯商會吃了點虧。談的時候我為了打探消息,去看了看,哎喲喂,吵起來了。你是沒看到了,相羅春和公虎翼那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金眉眉!

    林淵:“他們三家有什么好吵的?”

    羅康安:“能不吵嗎?會長的意思是,六成的份子,他們三家平分,一家兩成?上嗔_春和公虎翼不干吶,聯手指著金眉眉的鼻子罵,說秦氏之前便宜出手時金眉眉不要,如今跳出來撿便宜,變著法的暗指仙庭巧取豪奪,還說什么金眉眉之前干嘛不直接去南棲家族手上去搶,總之就是不想讓琳瑯商會分這好處。金眉眉臉都綠了,當場跟兩家拍了桌子,那感覺要動手似的。

    可那兩位真是一點都不怕的樣子,完全是能爭一點算一點的打算,兩家嚷嚷著要去仙庭告琳瑯商會。金眉眉因收購秦氏的事落了話柄,被人家反復捏著說,臉色那叫一個難看。最終還是會長做和事佬,大家各退了一步,琳瑯商會只拿了一成,其它的被相羅家族和公虎家族聯手瓜分了。

    不過琳瑯商會也沒吃虧到哪去,金眉眉拿的那一成,林兄知不知道會長收她多少錢?一億,會長就象征性的要了一億珠而已,那等于是白送!我事后問了會長,會長說,幻眼的事鬧得仙庭不太痛快,擔心會在煉制場駐軍的事上做手腳,這份白送,仙庭會明白秦氏的心意。

    唉,處處忍讓,秦氏就像到處受委屈的小媳婦似的。

    對了,會長讓我有空多去魏平公那邊走動,不知是不是我錯覺,我總感覺會長對魏平公不是一般的重視!”

    林淵瞥了他兩眼,看來一直在此事當中周旋的秦儀也察覺到了魏平公跟這位之間有點古怪。

    “你以前真的不認識魏平公?”林淵又再問了一次。

    羅康安兩手一攤,一臉苦笑,“真不認識啊,我發誓,以前別說認識,連任何交集都沒有過,真的是在煉制場第一次見到,若有一句假話,讓我不得好死!

    林淵也沒任何能抓住的確實疑點,也就不再多說了,問:“還有其它事嗎?”

    “有!绷_康安又問:“燕鶯去哪了?”

    林淵略瞇眼,“你關心這個作甚?”

    羅康安:“不是我關心,是秦氏關心。獎勵下來了,我一個億,你和燕鶯各一千萬。你我的獎勵都可以直接打到賬號上,可秦氏這邊沒燕鶯的賬號,找我要呢!

    本來,秦氏是要把那三十億懸賞直接給羅康安的,可羅康安又大義凜然的推辭了。

    其實也不是羅康安推辭,而是林淵的意思,不過一點都不要也不合適,讓象征性收一點,可秦氏還是給了羅康安一個億。

    林淵:“估計是帶著阿香逃了!

    “?”羅康安略驚,“林兄,這…這怎么能讓她跑了?她可是知道你我的底細!再說了,那女人一身千變萬化以假亂真的本事,獨樹一幟,可謂是天下無雙,真正的神通啊,走了可惜!”

    很顯然,連他也看出了燕鶯的不小價值,沒辦法不看出,親眼見識過的。

    林淵漠然道:“前朝叛徒,一律伏誅,無一活口,你以為她能例外?有本事就別回來!”

    此話,令羅康安心頭一顫,想想也是,前朝投靠了當朝的人物,似乎都被前朝余孽給不惜代價鏟除了,那可真是一個都不放過!

    其實吧,他老是被林淵給收拾,若說心里一點非分之想都沒有是不可能的事情。

    現在被這話一敲打,稍有的心思立刻熄滅了,又換了笑臉,“那一個億的獎勵,我馬上轉給你!

    “不用!绷譁Y抬一手拍在了他的肩頭,送嘴到他耳邊,“霸王說了,這是你應得的獎勵,自己留著用,不用上繳!

    羅康安立刻兩眼忽閃,頗為振奮,賊兮兮道:“林兄,這真是霸王給我的獎勵?”

    林淵點了點頭,就此轉身而去。

    羅康安一時間竟忘了送送,整個人呆在原地,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那位蓋世魔王在仙都天穹之上面對千軍萬馬橫槍而立威風凜凜的樣子,他可是見識過的,殺的天崩地裂,那叫一個霸氣!

    那么牛逼的蓋世魔王也知道他羅康安了,居然還獎了他一億珠,自己這是入了霸王的法眼了,不知有一天會不會當面見到霸王本人!

    振奮之余,忍不住雙手用力搓了兩把臉,臉色興奮的通紅,嘀咕自語:“一億珠!這霸王出手就是豪氣大方!”

    這仙都神衛出身的叛賊,此時竟然感覺做反賊也是件光榮的事……

    鯤船幾番轉換,身份亦是幾番轉換,燕鶯終于帶著阿香進入了一座城。

    進入城中一處荒郊后,阿香四處望了望,“婆婆,咱們這一路奔波不停的,究竟要去哪?”

    “先在這里歇一腳看看情況,不出意外的話,過兩天應該就能到達目的地了。你在這等一下!毖帔L交代一句后,將阿香留在了一棵樹下,自己走遠了些,摸出了一只手機。

    這是新備的手機,為了安全,是在離開不闕城時買的。

    要不要打這個電話,她還有點猶豫,可想想后,還是撥通了林淵的號碼。

    也是換了好幾個地方,覺得不可能再被追上了,才敢撥打。

    林淵正在辦公室內盤膝打坐修煉,電話響起,緩緩收功,摸出手機一看,看到陌生號碼后,接通在耳邊,直接說道:“燕鶯,你終于知道聯系我了!

    另一頭,還沒開口說話便被直呼其名的燕鶯真正是嚇一跳,迅速左顧右盼,心中莫名惶恐,難道被人跟上了?

    林淵又給了句,“放心,沒有人跟著你!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