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第四一一章 搞事的來了
    轉而又對陸紅嫣道:“陸姑娘,聽我一句勸,這種人吶,還是趁早遠離的好,別連累了陸氏商會!

    陸紅嫣進來也必須登記自己的身份背景備查,一問之下,倒是讓他省了再盲目打探的麻煩。

    這話既是威脅,憑他的家世背景在仙都也的確是有能力找陸氏商會的麻煩。

    陸紅嫣笑而不語,倒要看看王爺怎么應付。

    林淵:“洛淼是吧?你來的正好。我回靈山之前,羅康安托我找個機會找找你,讓我帶句話給你,不知你敢不敢聽?”

    洛淼能說自己不敢聽嗎?嗤了聲,“有屁快放!

    林淵:“他說,讓我一定要大聲告訴你,當年那筆賬,他一直記著呢!”

    洛淼不屑,“記著又怎樣?我乃仙庭命官,他又能怎樣?”

    林淵不理,繼續說自己的:“他說,他可不信你是什么寬宏大度之人,你既然沒把他給弄死,他就要把你給弄死。他說你這種人作惡多端,洛家既然喜歡姑息養奸,既然管不好自己的子孫,他會幫洛家好好管管的!他讓我一定要大聲告訴你,他回來了,賭你活不過今年!并讓我問問你,怕是不怕?若是怕了,就去不闕城請罪,你若磕頭求饒,他饒你不死!”

    陸紅嫣嘴角勾起兩抹莞爾笑意,她當然清楚,這肯定不是羅康安的話,羅康安只是王爺手上的棋子,哪有資格讓王爺說這樣的話,這分明是王爺自己的意思。

    她很清楚,王爺既然這樣說了,就已經判了洛淼的死刑,既然說了洛淼活不過今年,那洛淼肯定就活不過今年。

    原因很簡單,別人不敢動洛淼是顧慮洛家的背景,是覺得惹不起,王爺會怕嗎?不會!

    “大膽!”洛淼的兩名護衛當即上前。

    “嗯!”洛淼抬手攔了下,這里是靈山,不是亂來的地方,這點分寸他還是知道的。

    他親自上前了,面對林淵冷笑道:“小子誒,我勸你現在就跪下磕頭求饒,否則就盡快逃回不闕城去,這靈山你是躲不了一輩子的!

    “聽我一句勸,你還是趁早逃吧!绷譁Y扔下一句話,便轉身而去,陸紅嫣自然跟隨而去。

    洛淼一臉陰霾的目送,嘴縫里蹦出字眼來,“不知死活的東西!”

    實則心里卻涌起了莫名的憂慮,羅康安說當年的賬一直記著,羅康安說他活不過今年,這些話開始在他腦海里徘徊。

    若是早年的羅康安,若不知羅康安是龍師的弟子,羅康安說出這樣的話來,他只會當做是笑話。

    可如今的羅康安不一樣了,連他家里知道他和羅康安有過結都交代過他,不要再去招惹羅康安,否則一不小心就會被人給當了槍使。

    情緒稍轉后,他回頭道:“知道怎么做了?”

    兩人手下點頭,一人道:“放心,除非他永遠不離開靈山!

    洛淼大袖一甩,領著兩人閃身而去。

    步行中的陸紅嫣抬頭看了看掠空飛向靈山深處的洛淼,回頭笑道:“你真要殺他?”

    林淵淡然道:“待會兒就宰了他!

    “……”陸紅嫣無語好一陣,可不認為這位是在開玩笑,深知這位殺性重的很,典型的殺人不眨眼。

    林淵見她有點懵,多解釋了一句,“我需要讓人認為我是代表羅康安來的,尤其是靈山,怎樣才能讓人確信?我這次出山,拿洛淼的人頭來祭,勝過千言萬語!”

    陸紅嫣恍然大悟,明白了,羅康安和洛淼有仇!

    也略有些失望,還以為這位是為她吃醋呢,沒想到另有打算,心中怨嘆了聲,問:“你要出去追殺?”

    林淵:“那多不好。還是在靈山內動手的好,規矩在這,靈山內的人不管出了什么事,無仙宮旨意,外界任何人都無權處置!

    陸紅嫣:“洛淼畢竟是仙庭命官,你殺了他的話,事情太大,外面怕是要逼靈山交人!

    林淵:“這個道理我比你懂。以前為了隱匿,對靈山的情況確實掌握不多。經過近期對靈山的了解,發現靈山表面看似無恙,實則已亂象叢生,已是風雨飄搖,許多內情一言難盡。

    正因為殺了仙庭命官非同小可,這次靈山只要認錯,外界就一定會趁機插手,我不信主持靈山的人看不出來,這次靈山是不會輕易松口的。只要我證明了是代表羅康安行事,龍師的弟子怎么能壞靈山的規矩?只要給他們留點余地和借口,靈山這次就絕不會把我給交出去!”

    靈山內部究竟怎么了,陸紅嫣也不太清楚,但這位既然這樣說了,必然是有把握的。她又左右看了看,“有人盯著嗎?不然他不可能一直呆在靈山,什么時候走了都不知道!

    林淵:“不用盯,他是去找明環的,F在,明環還沒下課,他不可能攪了教學,會等我過去的。有我的熱鬧看,他又怎么可能輕易離開!

    聽這口氣,要殺水神的孫子,就像捏死一只螞蟻似的。

    不過陸紅嫣已經習慣了,這就是王爺!

    她忍不住為洛淼苦笑了笑,為洛淼感到悲哀,發現這洛淼也真是的,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跑來,還主動往王爺跟前撞,這是真不知道這位是誰呀,這不是上趕著找死嗎?

    可水神的孫子又豈是這么好動的,真要這么容易的話,洛淼又豈敢妄為。

    她略有擔憂道:“這次我露了面,你一旦動手,洛家怕是要拿陸氏泄恨,剛好又在陸氏等錢的關口上,洛家不做手腳才怪了!

    林淵:“陸氏的錢,他們攔不住。洛家若不識相,真想咬著不放的話,我陪他們玩玩。事情,我會處理的,不用擔心!笔种噶酥杆闹,“你不是說沒來過靈山嗎?既然來了,就好好看看,只要不是禁止外人闖入的地方可以隨便看!

    他既然開口包攬了此事,陸紅嫣相信他的能力,頓時放心了,竟伸手主動挽了他的胳膊,一副正牌女友的樣子,其實心里還是有些心虛的,不知冒然如此公開的動作會不會惹惱了他。

    林淵瞥了她一眼,這回沒說什么。

    見無恙,陸紅嫣頓時放心了,看什么景都覺得美,笑容很是燦爛。

    當然,兩人都不是俗人,她來這一趟也絕不僅僅是來假扮一下女朋友那么簡單,稍作游逛后,她又低聲道:“知道你回了仙都,不知有沒有什么行動需要配合,老大他們都想見見你!

    林淵:“沒必要。還沒到都能公然露面的地步,一步步來,我現在要開好頭,讓他們先把各自手上的事處理好便行,不給我惹事便是最大的配合。那東西的情況怎么樣了?”

    陸紅嫣:“老大說長勢不錯。只是至今為止,還研究不出怎樣才能達到第八代的效果。咱們的人,這些年也甄別出了一些,目前已經有些人手能放心用了,根據一些眼線提供的線索,種種跡象顯示,靈山的明耀辰似乎參與過第八代巨靈神的研制,他可能知道一些秘密。剛好你現在就在靈山,老大想見你多少也是因為這個,想看你這邊能不能有什么辦法從明耀辰身上打開缺口!

    林淵:“你告訴他,我知道了,我這邊會想辦法的!

    這事也是壓在他心頭的一個包袱,第八代巨靈神的威力,他是親眼見識過的。

    根據一些消息,如今的仙庭已經裝備了不少的第八代巨靈神,已經是壓制的他這邊的人不敢再冒然出手,否則就是讓下面人去送死。

    當然,他這邊也可以和月魔那般行事,可是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那樣做,做不到從容脫身就沒必要冒險,否則偷偷摸摸的事做多了,遲早要被蕩魔宮給揪住尾巴。

    兩人逛著逛著,陸紅嫣逐漸發現了林淵在這里似乎很受歡迎。

    遇上了能認出林淵的學員,立刻會湊過來,得虧有陸紅嫣在顯得不便打擾,才沒有被過多糾纏。

    也好在靈山地域夠大,不是什么地方都有大量學員在。

    游逛了一陣,林淵看了看時間,結束了這場游逛,“明環那邊應該快下課了,也該過去了!

    兩人騰空而起,直飛授課的地點。

    抵達目的地后,如同林淵所料,又遇見了剛才的人,洛淼與兩名隨從正站在盆狀山頭上俯看山下。

    兩人的到來,惹得三人回頭看了眼,雙方互相打量了一下。

    話不投機半句多,雙方都不屑再說什么。

    盆地內,空地寬曠,一名穿著老師服飾的女子,正面向一群人演示符篆的煉制,邊煉制邊講解的樣子。

    那端莊貌美的女老師正是明環,林淵并不陌生,以前也多次見過的。

    聽講的一群人都是學員,正式上課也都全部穿著學員的衣裳。

    不得不承認,這堂課的女學員的確有點過多,男學員估計不到四分之一。

    那些男學員中,林淵也搞不清哪個是夏凝禪,他不認識。

    不過簡上章他卻是認識的,見到簡上章也在場,基本上就能確認了,夏凝禪應該是在的。

    簡上章明顯有些心不在焉,正不時東張西望,目光無意中發現了山頭上林淵的到來,頓時眼神一亮,搞事的來了,等了這么久不見還以為嘴上說說的不敢來呢。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