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第四二六章 誰這么大威風呀?
    令出執行,他身后百人立刻閃身將闖入的數十人給圍了,就要動手抓人。

    洛伏波大怒,環視怒喝:“我看誰敢!”

    “想在靈山動手者,盡管一試!”何深深一句話砸他臉上,再次揮手示意。

    一群人一擁而上,當即動手拿人,被拿者也全都看向了洛伏波,卻見洛伏波繃著一張臉不吭聲,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只好束手就擒。

    見何深深硬來,洛伏波的確是不敢造次了,真要在靈山大打出手的話,只怕他父親水神也難保他,可謂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咬牙切齒道:“何深深,你倚仗靈山肆意妄為,之前打傷我監波司的人,我還沒跟你算賬,而今還敢當眾對仙庭命官動手,狂妄至極!”

    指的便是之前何深深動手打傷洛淼兩個手下的事,那兩人已經向他告狀了,也是為了向他表明自己實在沒辦法。

    他也沒落下,有幾人上前當場將他給制住了,他也沒有還手。

    算賬?何深深瞟了他一眼,抬手指了門衛,示意過來后,淡淡問道:“剛才是哪幾個動手沖撞開你們的?”

    門衛面面相覷,欲言又止,皆不敢吭聲,說白了,就是不敢得罪洛伏波。

    何深深漠然道:“我的話沒聽見?把人指出來,若是指不出來,眼瞎到連看門都不會,我看你們再學下去也沒用了,也不用再呆在靈山了,院監處會出具文書,革去你們的學名!”

    門衛小汗一把,這是要革除出靈山嗎?當即不敢再猶豫,盯著被扣的一群人辨認了一下后,指了四名帶頭沖撞開他們的人。

    何深深揮手讓他們退開后,略點頭示意,那被指四人立刻被押上前來。

    被押四人惶恐,不知要如何處置他們,紛紛回頭看向洛伏波,發出求救的眼神。

    洛伏波自己都被控制住了,又能如何,只能是厲聲道:“何深深,你想干什么?”

    何深深淡掃衣袖,淡淡一句,“殺!”

    “大膽!”洛伏波疾呼,“他們乃仙庭命官,豈由你來定生死?”

    何深深見這邊人也有些猶豫,盯著洛伏波問道:“洛主筆擅闖靈山,可得靈山允許?”

    洛伏波:“我兒子死在靈山,我來看看都不行嗎?”

    何深深:“沒人阻你,但規矩就是規矩,先行通報,再行商量,沒有硬闖的道理,若有人硬闖監波司,你如何處置?”

    洛伏波怒道:“當辨明是非!”

    何深深再問:“洛主筆前來,可有仙宮準許?”

    洛伏波繃著臉頰不語。

    “不吭聲就是沒有!焙紊钌罾浜咭宦,聲音當即大了幾分,“仙宮神諭,無仙宮和靈山準許,任何人不得擅闖,身為仙庭命官,帶頭抗旨,無視仙宮神諭,無視靈山規矩,當嚴懲以儆效尤!蹦抗庖粧吣撬娜,一字一句道:“殺無赦!殺!”

    一群院監當即不再猶豫,紛紛出手,砰砰聲連響四下。

    那四名被扣之人被人一掌打在身后,胸口心窩部位皆爆出血花,皆爆出了一個血窟窿。

    四人瞪大了雙眼,滿眼的難以置信,不曾想到會是這樣。

    竟敢當自己面對他的人痛下殺手!洛伏波眼睛快冒火一般,嘶聲怒吼:“何深深,你一戴罪之人,焉敢如此!”

    他沒說錯,靈山的這位總院監本是縱橫仙界的一名兇徒,可謂殺人如麻,后被擒打入死牢。

    臨刑之際,恰逢龍師創立靈山要人,仙帝也答應了龍師,要人給人,要物給物,要錢撥錢,但務必要把靈山給搞起來。于是龍師開口要了這位死囚,要這位,仙帝還好生猶豫了一下。

    后念在靈山草創,龍師既然開了這個口,仙帝不好拒絕,遂下旨特批,準何深深戴罪立功,但終身不得出靈山一步!

    與龍師面談后,何深深來了靈山,成了靈山總院監。

    這么一個殺人如麻的家伙執掌靈山風紀,威懾力夠夠的,什么權貴子弟進了靈山,也都一個個乖乖的,不敢在靈山放肆。

    對洛伏波的狂叫,何深深不予理會,淡淡一句,“扔出去!

    那四名死者立刻被拖走,當眾扔出了靈山大門,這一幕把不少人給嚇的不輕,尤其是洛伏波帶來的一群被抓之人,一個個連大氣都不敢喘了。

    那可真是說殺就殺啊,腦袋上懸著個擅闖靈山的帽子,誰還敢放肆?

    堂堂仙庭主筆,何曾受過這般屈辱,洛伏波已是紅了眼,怒吼,“你有本事把我也殺了!”

    何深深平靜道:“幸在沒鬧出什么事來,豈能妄殺仙庭主筆,洛淼的尸體在我那,你要不要看?”

    洛伏波立刻用力掙扎,何深深偏頭示意放開,放了洛伏波入內,其他人全部攔下了。

    離開這邊時,何深深對一人交代道:“找到那個證人,帶來!

    “是!庇袔兹祟I命而去。

    當看到兒子身首分家的躺在石臺上時,洛伏波的臉上是無盡的悲傷,把尸體仔細檢查后,手放在了兒子的胸口,呼吸凝重道:“這事你們靈山怎么說?”

    何深深:“五行比試場的規矩你肯定知道,洛淼與林淵對戰前的話,萬人共睹。在五行比試場出了意外,能怎么說?”

    洛伏波捶拳在石臺上,“你們說這是意外?我兒和羅康安有仇,林淵是羅康安的心腹手下,他是報仇來的,這不是意外,這是一場蓄意謀殺!”

    何深深:“如何證明?”

    洛伏波猛回頭,“兇手呢?我問幾句話不為過吧?”

    何深深偏頭道:“把人帶過來!”

    “是!”立刻有人領命而去,不過稍候又是一個人孤零零回來的。

    何深深皺眉,“怎么回事,人呢?”

    那人略尷尬道:“林淵不肯來,他說他沒必要來見洛主筆,不想來看什么臉色。他說他該說的都說了,沒做任何違規的事,遵五行比試場的規矩行事,若是因為洛淼的身份背景就要怎樣的話,那他無話可說,大可以把他抓過來!

    何深深默了默,“那就算了吧!

    洛伏波臉頰驟然緊繃,“此事,靈山當避嫌,人犯我要帶走,交由仙都都務司嚴查!”

    何深深:“沒有證據,便沒有嫌犯。未得仙宮允許,靈山內部人員不會交由外界審訊,不合靈山規矩。有權誰都能插手,靈山成什么地方了?”

    洛伏波沉聲道:“我要見兩位院正面談!

    何深深:“沒那個必要,也不會見你,你也沒那個資格。五行比試場不是沒死過其他人,院正未曾出面過,兩位院正說了,按規矩行事!

    洛伏波咬牙盯著他,“通傳一聲也不行嗎?”

    “你若不服,可找仙宮控訴!”何深深說罷便走,邊走邊說道:“看完了就離開吧,在事情沒做最后定論前,尸體得留在靈山,以防有人做手腳。你們盯著點!比顺隽碎T外。

    “是!睅酌罕O領命。

    洛伏波緊握雙拳看著人影消失的門口……

    仙都都務司,雖只是執掌整個仙都事務,卻與掌控整個仙界的各司平級。

    此時一群都務司人馬,匆匆趕到了仙都陸氏府邸門外,守門攔著過問什么事,結果被為首面含煞氣的男女給推開了。

    女的正是洛伏波的女兒,也是洛淼的姐姐,洛霜。

    男的則是洛霜的丈夫,髙元同。

    隨后而來的都務司人馬對陸家守門亮了亮身份,便不管不顧地闖了進去。

    陸家家主陸山隱很快被驚動,快步出來,看了看眾人,拱手對為首的都務司執事笑道:“霍執事,這是何意?”

    霍執事嘆了聲,“陸會長,讓令千金出來一趟吧,都務司要傳她問話!

    陸山隱皺眉:“可是因為靈山比試之事?小女回來說過,這事可和她無關,是她男友失手!

    洛霜厲聲道:“跟他費什么話,抓人便是!”

    正這時,外面又跑來四人,與先到的一群人互相打量了一下后,為首之人拱手道:“陸會長是吧?”

    陸山隱拱手回禮,“正是,不知閣下是?”

    為首者道:“我們是靈山院監,有點事要找令千金陸紅嫣問話!

    霍執事頓感為難地看向了洛家人。

    洛霜立刻站了出來,“外人不管靈山事,靈山也無權管外面的事,我倒要看看誰敢造次;魣淌,你還猶豫什么,還不找人?”

    “不用麻煩!标懠t嫣的聲音傳來,人也從后堂款款走了出來。

    眾人眼前一亮,好個貌美女子。

    陸紅嫣走到眾人中間,轉身對陸山隱欠身道:“爹,沒事,我跟他們走一趟便是!

    陸山隱抬手捋著三縷如墨長須,目色閃爍,略帶沉吟神色。

    洛霜已不耐煩,喝道:“霍執事,還磨蹭什么?”

    霍執事和陸山隱也是熟人,嘆了聲,揮手道:“帶走!”

    都務司的人剛要上前,廳堂外又傳來女子的盈盈笑語,“誰這么大威風呀?”

    眾人紛紛回頭看去,只見監天神宮的流年帶著笑意款款走來,身后跟著兩名隨從。

    見是她,霍執事和洛霜夫婦臉色皆變,霍執事趕緊躬身行禮,“督使!”

    洛霜夫婦也不得不低頭拱手讓路了。

    都知道流年是什么人,曾是仙后娘娘身邊的貼身侍女,如今在監天神宮任女官,若說執掌監天神宮的人是楚鳴皇,那這位女官便是監督監天神宮的人。

    PS:感謝“靈凈9”的兩朵小紅花捧場支持。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