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第四七零章 下藥
    話畢揮手關掉了光幕,轉身走到了一張桌案前,揮手一道法力隔空打入了桌案上貌似做擺設的一面銅鏡上。

    銅鏡鏡面出現了波瀾,猶如水波漣漪般層層蕩漾不止。

    一圈又一圈的漣漪反復蕩漾,陸山隱走來在旁等著。

    沒多久,銅鏡里出現了一個模糊場景,場景的確很模糊,只隱約看到似乎有個人躺在躺椅上。

    嗡嗡人聲從銅鏡里傳出,“現在可不是聯系我的時候!

    喬玉珊立刻對著鏡子說道:“掌柜的,情況緊急,那小子恐怕要遇上一些麻煩,急著問問你的意思!

    嗡嗡人聲,“哦,說吧!

    喬玉珊:“靈山三年期滿,那小子一出靈山就又去了容尚齋……”她把監控里看到的情況講了遍。

    嗡嗡人聲似在笑,“這小子半推半就的還真是經不住誘惑,隨便一個女人就輕易把他給勾引了,意志如此不堅定,還是太嫩了呀,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這是沒吃過虧,沒長過教訓!

    陸山隱插嘴了,“掌柜的,樊衛爵恐怕很快就要知道了,那小子恐怕會有危險,我們是繼續旁觀,還是干預一下?”

    嗡嗡人聲:“小孩子嘛,還不懂事,旁觀不是讓他跌落深淵摔死,該攔一下的時候還是要攔一攔,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往懸崖邊走吧,你們說呢?”

    陸山隱:“先下手為強,把樊衛爵給做了?”

    嗡嗡人聲:“嗯,是個辦法,就是有點過了。年輕人走不穩,不摔幾跤怎么能長教訓?摔痛了,自然就懂了,才能走的更遠。該他自己做的事,讓他自己去做,沒人能扶他一輩子。他現在跑不了,還能盯著,將來跑來跑去的,你我都無法一直盯著不放,讓他自己去長教訓吧!

    陸山隱:“行,知道了。不過,掌柜的,恕我直言,這小子好像不適合走這條路,看他那樣子,似乎也不想跟我們一條路,根本沒有任何要聯系我們的意思!

    嗡嗡人聲發出呵呵怪笑,“是你們了解他,還是我了解他?已經走上了這條路,由得他說不走就不走嗎?這人吶,沒得選擇是沒辦法,只要有選擇,就一定會選擇,會回來的,不用擔心。聽說他身邊有兩個掃地的小子,什么情況?”

    夫婦二人相視一眼,陸山隱道:“查過了,沒什么問題!

    嗡嗡人聲笑道:“你們多費心吧!

    銅鏡里模糊蕩漾的畫面隨著笑聲的消失而消失,銅鏡鏡面又恢復了正常。

    夫婦二人皆慢慢轉身從銅鏡跟前走開了。

    ……

    夜深人靜,都務司刑緝提司的室內,樊衛爵還在案后查看著文卷。

    一旁案頭的法器內播放的光幕畫面,正在快進,快放的畫面正是容尚齋容尚房間里的情形。

    當畫面快進到男女在室內糾纏的情形時,翻看文案的樊衛爵突然揮手一掃,快進畫面恢復了正常的播放速度,那不堪入耳的聲音也傳來了出來。

    樊衛爵的目光離開了文卷,偏頭盯向了播放的畫面,看清內容后,先是錯愕,繼而兩眼瞪大了幾分,臉頰緊繃鼓起。

    揮手一掃,畫面又快速倒退,倒退到了林淵剛進容尚房間時的情形,到此,才又正常播放了起來。

    “還要我如何主動?”看到這主動勾引的一幕,樊衛爵兩眼似要冒出火來,之后的畫面不忍直視,他緩緩閉上了雙眼,本以為只是例行的查看,以為和往常一樣,不會有什么名堂,是不太在意的。

    倒不是他要查看容尚的隱私,對容尚的為人他還是信的過的,否則不能相處這么久。

    可他身在此位,要防范的事情很多,容尚那邊也可以算是他的一個缺口,有些事情不得不防。

    做夢也沒想到,他自認了解的容尚居然做出了他最不能相信的事情。

    畫面中傳出的聲音,令閉目的他滿臉的不堪。

    “你如愿了,沒有下次了,走吧!甭牭竭@句時,他又睜開了雙眼盯著畫面。

    “被他知道了會很麻煩,只怕你我都要死無葬身之地,你突然來一次,他察覺不到什么,再這樣他定會有所察覺。呆久了不正常,走,立刻走,以后不要再來容尚齋!

    “滾!”

    他慢慢低頭,身形伏案,略顯佝僂,如同受傷的猛虎一般,喘息著,口中喃喃,“容尚啊容尚…”目光略抬,盯著畫面梳妝臺前黯然失落落的容尚,微微冷哼了一聲,“靈山學員!”

    ……

    靈山,課堂上,臺上兩名助教正在交手,演示給臺下的學生看,游雅君則在一旁講解。

    從現在開始,三年基礎修行后學員開始了功法打斗方面的學習。

    林淵看的認真,卻總感覺左右的甘滿華和王贊豐有小動作,不時左右瞄上一眼,發現兩人似乎不斷在憋笑。

    仔細觀察后,他順著兩人關注的地方看去,看到了前面盤膝而坐的百里蘭。

    這一看,立刻發現了不對,往日里一貫認真聽課的百里蘭今天明顯不對,身子似乎有些抑制不住的顫抖,或者說明顯能看出身子有些扭來扭去。

    什么情況?林淵左右看了看兩人,意識到百里蘭的不正?隙ê妥笥业募一镉嘘P。

    講課的游雅君其實也注意到了今天的百里蘭似乎有些不對,身子不安不說,臉還漲的通紅的,也不知是怎么了。

    課上到半途,百里蘭終于忍不住了,突然站了起來,對臺上的老師們拱手表示了一下,便迅速離開,飛身快速離開了現場。

    所有人都盯著似乎情急而去的百里蘭。

    “噗…”王贊豐悶出一聲憋笑來。

    林淵瞥了他一眼,不知這兩個最近鬼鬼祟祟的家伙干了什么……

    回到自己洞府的百里蘭立刻把門一關,忍不住了,快速撓癢,奇癢無比的地方恰恰是最不便對外人言的地方。

    越撓越癢,施法都止不住,最后不得不脫了衣服撓,撓出了血也止不住。

    最終實在是沒了辦法,她不得不收拾了一下,緊急向靈山的老師求助。

    一求助,驚動了老師,也很快查出了問題所在,百里蘭的褻褲上被人下了藥。

    找到了問題所在,知道百里蘭遭遇了什么,靈山很快對癥下藥,解除了百里蘭的痛苦,但那份帶給百里蘭的羞辱是難以言狀的,尤其是被老師檢查私處的情形,盡管檢查的是女老師。

    很快,還在上課的林淵三人組被帶走了,百里蘭一口咬定肯定是他們三個干的。

    面對靈山院監的盤查,林淵很無辜,再三強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他雖然猜到了什么,也看出了點什么端倪,但是不會出賣甘滿華和王贊豐。

    甘、王二人自然是連連喊冤,一口咬死了自己什么都沒干過。

    事情又從百里蘭那里查,查到百里蘭的褻褲是昨天清洗過的,晾在洞府內。之前穿這衣裳都沒事,偏偏今天穿了就有事,這顯然是有人在昨天跑進百里蘭的洞府內做了手腳。

    而查來查去,事實能證明林淵三人確實沒機會干那事,都有不在場的證明,也確實沒接近過百里蘭的洞府。

    不管是不是三人干的,三人都被靈山給關了一晚。

    囚禁期間,林淵心里清楚什么,但卻當做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問甘、王二人是怎么回事。

    那兩個家伙倒是懶洋洋躺在角落里,一副聽天由命的樣子,也不跟林淵說兩人干過什么。

    兩人也知道,不管要對百里蘭干什么,怎么拉林淵都沒用,林淵是不會參與的,久而久之,兩人也習慣了撇開林淵偷偷摸摸干,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樣子。

    沒證據,不能證明是三人干的,靈山也不可能在沒證據的情況下冤枉他們三個,萬一是其他人干的呢?

    第二天上午,林淵三個嫌疑人被放了。

    一出監禁,便見到了在外面等的游雅君。

    游雅君讓甘、王二人先回去了,留下了林淵,帶到僻靜處喝斥問話,“簡直荒唐,怎能對姑娘家的行如此下作手段,你知道人家身子撓成了什么樣嗎?林淵,你老實告訴我,這事是不是你們三個干的?”

    林淵無奈道:“先生,此事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也真的是很無奈,為什么那兩個混蛋干的壞事,每次都要把賬往他頭上算,起碼是也要算上一份。

    游雅君沉聲道:“林淵,我告訴你,若是你們干的,你們現在承認了,這種年輕人之間的玩鬧,最多小懲大誡,有我在,也不會讓你們出什么事?扇羰蔷懿怀姓J被查出來了,那性質可就變了,到時候我也保不住你!”

    林淵拱手道:“先生,此事我真的不知道。我承認我對百里蘭說不上有多滿意,王贊豐和甘滿華也確實和百里蘭不對勁,以前興許和百里蘭對著來過,可要說兩人能干這種事,我是不太相信的。另外,就算兩人以前對百里蘭干過什么,可先生,我實在是不明白,許多事情明明和我無關,為什么都要把賬算我一份,我不知大家為何對我有這么深的成見,好像從入靈山開始便是如此!

    他其實猜到了是王、甘二人干的,甚至猜到了兩個有不在場證明的家伙是找誰干的,然而他不會說。

    更何況只是猜測,沒證據的事他就更不會說了。

    當然,也算是幫兩個家伙說了話,當年那兩個家伙也是幫了他的。

    為什么對你有成見?游雅君有些古怪地瞥了他一眼,貌似在說,裝什么糊涂,傻子都能看出你是他們三個當中的頭。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