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天命主宰 > 四三三章 開槍(六更)
    “我知道,我知道,我的孩子。”

    伊薇爾那碧藍的雙眼中,閃動著光澤:“卡爾文的死,瑪格麗特姐弟必須擔負責任,可在此之前,我們首先該解決的,是那個雜碎,殺死了卡爾文的孽種。”

    隨后她又悠悠一嘆,一邊說著,一邊走向了莊園后方:“孩子,我知道你并不認同我的做法,班尼迪克家族不該卷入不屬于我們的戰爭是嗎?可你并不清楚康修利的為人,那不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然而克麗薩那個女人,對他而言卻是刻骨銘心。所以從二十多年前開始,他與我們之間的仇恨就無可緩解了,我們之間必須倒下一個!所以博德,你不能有任何的僥幸與綏靖的心理。”

    博德·班尼迪克啞然無言,關于康修利,他知道自己母親是對的。

    “然后還有那個孽種,我也感覺很不安。他在‘阿美利加國際保險公司’那邊的投保只有一個月對吧?他旗下那些公司的假期,也只有一兩天時間。這看起來是不得已與財力不足,可是如果,如果那個孽種,他是有把握在一天之后,穩定住局面,甚至結束與我們班尼迪克的戰爭呢?他既然能請到‘白曼巴’羅西亞,自然也可以邀請到那些更強大的強者,或者邀請其他的大勢力介入。可我不能容許他的財力,再繼續增長下去,那對我們來說就是個災難,你看,未來的變數實在太多,我無法忍受——”

    這個時候,他們已經走到了莊園后方,一座獨立的小別墅前方。

    這位老婦人也停下了腳步,以不滿的目光,看著前方:“你應該聽到我的話了吧,父親?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打算躲在這里,將你最出色,最寵愛的曾孫,卡爾文的死亡視如無睹是嗎?你這個懦夫!”

    就在這剎那,這座小別墅驟然粉碎——是真正意義上的粉碎,所有的材質都化為齏粉。然后一個面貌四旬左右的中年,從漫天的煙塵中漫步走出。

    他看向老婦人的目光冰冷毫無感情,然后又眺望遠方。

    “我可以去殺了康修利的那個孩子,我也可以進入亞特蘭大與康修利作戰。可是伊薇爾,你們準備好承受代價了是嗎?已經準備好了應對班尼迪克家族的那些敵人,應付康修利的報復?”

    “是的,父親!”

    老婦人深深鞠躬:“無論如何,都請你把這個不該出現的錯誤毀去!”

    ※※※※

    同一時間,阿德里安群島的北部海面,羅貝爾特·伊馮的軀體,已經被強行拖拽到了那艘‘阿格萊亞女神’號的甲板上。

    這位‘血眼天使’并未停止掙扎,她剛才的暈迷只是一瞬,然后就又膨脹著軀體,繼續釋放著那致命的風刃。

    可每當羅貝爾特‘蘇醒’,那位名叫‘加西亞’的傳奇盾戰士,就會用手中的銀白大錘,轟砸著羅貝爾特的頭部。

    他還舞動著一根黑色的長鞭,不斷的抽打鞭撻著女仆的軀體,那些符文鎖鏈,對于這長鞭并無阻擋,而每一次的揮擊,都使得羅貝爾特的靈魂顫動,并湮滅大片的血肉。

    “碧池!你現在很痛苦對吧?痛苦這就對了,現在給我懺悔吧,給自己哀悼吧!接下來我要你承受是現在的幾十倍的痛苦,讓你的靈魂在地獄中永世哀嚎!”

    這位臉上有著恐怖刀疤的中年人,冷笑不已:“這就是半個月前你那一劍的代價,碧池!你瞧不起我對嗎,可笑!一個依靠戰天使之心這種外力的雜碎,居然也能無視傳奇!看啊——”

    可就在這個時候,加西亞的臉,卻微微發白,臉上現出凝重之色。

    在他的眼前,那符文鎖鏈捆起來的那個‘肉球’已經膨脹了二十米的直徑。符文鎖鏈的封印依然穩固,卻有一點點的鮮血,不斷的滴落下來,然后在瘋狂的增殖著。還有一些風刃,逃脫了周圍兩位傳奇法師的控制,轟斬在了船體上。更有強大的精神波動,持續的往四面沖擊。

    “不可思議,簡直不可思議!”

    已經跟隨卡薩里轉移到這艘船上的許德拉,不禁頭皮發麻:“狗屎!她還維持著心志,她是故意釋放萬靈之噬,故意讓軀體失控。這個瘋狂的女人,她是在用這種方法,嘗試擺脫你的‘天之鎖’。這會失去控制的,卡薩里!”

    “我說過我準備充足!我有辦法。”

    可卡薩里·蓋茨的眼里,卻流露出心痛之意,可他還是毫不猶豫的,丟出了兩件東西。那是兩個金色的圓盤,上面刻滿了高階的符文,且兼具美感,看起來美奐美輪。

    “賴特閣下!還有伊斯特閣下!”

    那是兩位傳奇法師,他們毫不猶豫的將那兩個圓盤激發,使之照出了兩團淡金色的光輝,將羅貝爾特膨脹的軀體籠罩在內。

    這徹底封印了女仆的施法能力,也使得符文鎖鏈里面的血肉增殖暫時停止了下來。

    接下來,又陸續有十二位穿著黑衣的魔能職業者,來到了這個龐大‘肉球’的周圍。他們在近在咫尺的距離,把他們手里長達兩米的黑色長釘,釘入到羅貝爾特的體內。

    這似乎令后者極度痛苦,不斷的往外釋放著近乎扭曲的念波。

    “是圣釘!奧林匹斯諸神制作,用于釘殺光輝圣子‘彌賽亞’的器物。他們制作了很多個,用于阻止光輝之主的信仰擴張。據說所有被釘入圣釘的人,都將承受非人能承受的痛苦,那是神都無法忍受的懲戒。”

    三十里外,安琪拉的臉上已沒有了血色,同時含著一絲怒火與擔憂:“我覺得你可以開槍了,阿墨!你的女仆,她可能撐不住。”

    李墨塵卻聽如未聞,面色冷漠的繼續觀瞄著那艘武裝商船。

    而這個時候,卡薩里·蓋茨的心神終于放松了下來。他惱恨的扯了扯領帶:“這個碧池!她非得讓我再花十億金盾!”

    “你早該用上這些東西的,卡薩里!”

    那加西亞再次揮鞭,然后笑著回眸:“我很滿意,你現在完成了對我的承諾,讓她承受無盡的痛苦!不過接下來還有最后一步,把她送到別西卜那里去,那位痛苦魔王,應該會喜歡她的靈魂。”

    卡薩里·蓋茨哂然一笑,然后他就走上了位于甲板前端的祭壇:“那就開始吧各位,我都快等得不耐煩了。”

    他已經割開了自己的腕脈,大量的鮮血噴涌而出,落入到下方的陣中。而此時這船外船內的眾人,都紛紛側目以視。

    “偉大的魔——”

    “篷!”

    這一瞬,卡薩里·蓋茨的頭顱忽然就爆裂了開來。大量的鮮血與腦漿四散,灑落在了陣中。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