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我的仙界老婆 > 第七百二十章 不請自來
“這個嘛,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楊戩意味深長的答道,還一邊說著,一邊大有深意地打量著黃書良,似是在觀察他的反應,顯然是聽到過什么傳言。
“那是你嫂子!”黃書良也沒跟他打啞謎,一語道破,“你如果想缺胳膊少腿,可以去試試看。”
“嫂子?”聞言,楊戩不禁瞪大了雙眼,目瞪口呆地看著黃書良。他顯然沒想到傳言居然是真的,地球世界這個臭道士拿下了人家宗門的天之驕女。
跟林宇那個妖孽在一起的人,果然個個都是一群土匪,都不能以常理度之。
“我呢個去,幸虧沒跟正氣門,凌云閣,羅生門那三個白癡一起,要不然豈不是在挖你的墻角?丟人都要丟到姥姥家了!”楊戩抹了一把頭發,苦笑不已。說起來他楊戩還真沒有什么得不到的女子,他身為楊家的少爺,地位尊崇,又生得一副好面孔,年紀輕輕,自然是風流倜儻,瀟灑不羈,所過之處,也自然處處留情,招蜂引蝶,不知與多少美麗女子有過露水姻緣。
這也不難理解,正所謂人不風流枉少年嘛!
但他卻是風流不下流,從來沒有強迫過任何女子,縱然對這個女子動心,那也會先打探清楚情況,絕對不做那欺男霸女之事。
故而才在之前打打探林宇和黃書良他們消息的時候,聽到過他們的事跡以及和一些女子的關系,自然知道黃書良與趙妍之間的一些捕風捉影之事,為了謹慎起見,這才沒去跟正氣門,凌云閣,羅生門的人蛇鼠一窩。
適才出言試探也就是想證實一下而已,沒想到傳言居然是真的,楊戩也是一陣慶幸,幸虧沒去招惹啊,否則現在這臭道士還不跟自己拼命才怪?
黃書良自然知道這種大家族公子的脾氣和個性。因為在地球世界就屢見不鮮,所以也直言不諱地承認了,這當然不是炫耀,而是一種態度,宣布主權的態度。
明擺著告訴楊戩,那是我的女人!誰打她主意我跟誰拼命!
“臭道士,你倒是艷福不淺啊!不過你小子別沒大沒小的,什么嫂子?那是弟妹!本少爺比你可大多了!”楊戩輕笑一聲,心道:“玄天堂雖然是個不入流的小宗門,但聽聞那個叫趙妍的姑娘實力已到了虛君境五階的境界,這等資質即便是放眼整個元靈大陸,也是排的上號的天才,更何況,她還極有可能獲得了一種強大的傳承。這樣的天才,便是去投靠三宗四門,也是會被哄搶的,被當成精英弟子來大力培養的。”
想到此處,楊戩又是一聲苦笑道:“既然是弟妹的話,看樣子我楊家是沒辦法招攬了。”
黃書良也不再繼續剛才的話題,抬頭看了楊戩一眼,漫不經心地說道:“想必你們幾大勢力都應該收獲不小吧?”
聞言,楊戩微微點頭道:“收獲自然是有一些,但與預期的卻是相差太遠了。對了,你也進過那傳承洞府,你跟我說說,里面到底什么樣子的,里面機緣多么?”
“……”黃書良無語,心想這貨的好奇心倒是蠻重的。
黃書良沉吟一番,之后才將傳承洞府中遇到的事情簡單地說了一遍,但卻沒透露到底是誰獲得了傳承,關于林宇的事情卻是一語帶過。
雖然都是些無關緊要的信息,但楊戩卻依然聽的津津有味,恨不得能夠親自去體驗一番。
“哎,沒想到傳承洞府居然會出現在這種地方,實在叫人意外至極啊,白白便宜了你們這里四堂的弟子,怎么就沒出現在我楊家的地盤上呢?”楊戩長吁短嘆不已,暗道老天不公。
傳承洞府出現的前兩三個月,四堂都將這個消息嚴防死守,直到后來,這事才漸漸傳開,那些大勢力大宗門才派人過來尋找傳承之人。可惜找到現在,沒有一家找到獲得傳承者,倒是出自傳承洞天里的法寶和功法武技,每一家都想辦法要么收購要么換取了一些。
雖然那些法寶都破損的及其嚴重,甚至是根本無法再使用,但畢竟是無數年前的強者煉制出來的法寶,就算是破爛帶回去也頗有研究價值,或許能夠窺得其中精髓。
再說那些武技功法檔次也都不算太低,至少也是黃級的,甚至還有玄級和地級天的。
可以說這一次傳承洞府的出現,直接讓玄天堂,血煞堂,昆侖堂和御獸堂在短時間內都富了起來。來到此處的各大勢力,都在從這四堂中大肆收購,只要是傳承洞府中的東西,幾乎是一律不曾放過,每一家都賺的是盆滿缽滿。
唯一讓人遺憾的是,有些弟子禁不住巨大利益的誘惑,脫離了自己原本的宗門,直接歸順了這些大勢力,四堂的高層自然是沒有辦法。
玄天堂中也有不少。
四大護法和副堂主對此也沒有辦法,畢竟人家實力雄厚,挖你幾個弟子怎么了?這個世界就是強者為尊,你不愿意又能咋滴?故而魏延和趙玄武他們也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祈禱這些大勢力的少爺和高手們盡早離去,還玄天堂一個太平。
黃書良和楊戩兩人正說著話,外面的風云雙雄突然傳聲道:“少爺,黃少爺,正氣門,凌云閣和羅生門的人過來了。”
聞言,黃書良和楊戩對視一眼,后者輕笑一聲道:“他們來的倒是挺快的,恐怕是為林宇手上的武技而來的。”
黃書良微微點頭。之前孟老頭就告訴過他,老大林宇在傳承洞府中施展的‘星隕’讓很多人都很在意,能一擊重創虛君境級別妖獸的武技,哪里能差到什么地步?正氣門,凌云閣和羅生門的人到這里來,顯然就是為了‘星隕’而來。
“你準備怎么辦?”楊戩好整以暇地望著黃書良,那三哥白癡這些日子一直在騷擾那個弟妹,黃書良現在肯定憋了一肚子火氣,等會恐怕要有好戲上場。
若是黃書良直接說出自己是真武宗七峰真君關門弟子的兄弟,正氣門,凌云閣和羅生門的人只要是有眼力見,肯定不敢輕易招惹,只怕還會賠禮道歉,然后灰溜溜地閃人。但問題是這幾個家伙囂張跋扈的很,恐怕根本就沒有將真武宗放在眼里,完全就是一副勞資天下第一的模樣。楊戩很期待這個臭道士要如何化解眼前的難題,很是白凈的臉上洋溢起歡快的笑容。
至于說林宇天道傳人的身份,黃書良更加不敢暴露,一旦暴露出來,很多人會不惜代價將其抹殺,因為天道傳人的成長速度太恐怖,而且還有其他或多或少的原因,總之就是留不得天道傳人。
而作為天道傳人的兄弟,那哪里又會有好果子吃!
“那就要看他們的態度了。”黃書良神色淡漠,“態度好,大家坐下談談也是可以的。老大的那一招武技已經傳給我了,我有著自己處理的權力。”
黃書良自然是有著自己的考慮。‘星隕’這東西能在老大和自己手上能大放異彩,那是因為元氣充足的原因。這個條件對于別人來說卻是極為苛刻,不代表在別人手上也可以發揮出那么大的威力,所以就算賣出去也沒什么不可以。
“哦?那個土匪倒是大方,這種武技都能送人,還來搶我的寶貝,太欺負人了!”楊戩頗有微詞的抱怨了幾句,旋即眼睛一瞇,盯著黃書良好奇道:“倘若他們態度不好呢?”
黃書良看了他一眼,嘿嘿冷笑,并沒有給出答案。
楊戩也跟著笑了起來,不由振了振精神,擺出一副看好戲的神色。
就他對那三個家伙的觀察,指望正氣門,凌云閣和羅生門那三個眼高于頂的白癡能有好態度,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好戲必將上演。
過不多時,外面傳來了幾聲大笑,大門口處走進三個跟楊戩差不多年紀的男子,一個白衣如雪,一個黑衣神秘,最后一個金衣霸道。
三人都是三大勢力年輕一代的俊杰,白衣之人,正是凌云閣的弟子凌風,黑衣之人乃是羅生門的弟子羅開,金衣之人乃是正氣門的弟子黃霸。
緊隨在這三人的身后,還有三個玄天堂的弟子,其中兩個黃書良有些眼熟,卻叫不出名字,另外一個卻是執法隊的弟子李正天。
黃書良與李正天打過兩次交道,上次離開玄天堂之前,這人還給黃書良傳達了護法團的提拔令,不過卻被黃書良給拒絕了,讓他大失顏面,之后更被副堂主魏延一頓責罰,對黃書良可謂是恨之入骨。
兩個玄天堂的弟子都是曾經進入過傳承洞府,現在卻跟在凌風,羅開和黃霸的身后,亦步亦趨,明顯是已經為利所誘,歸順了他們,此刻的他們不再是玄天堂的弟子,而是正氣門,凌云閣和羅生門的弟子。
“楊兄好雅致,在此地自飲自酌,居然也不叫上我與范兄,難道是舍不得一些酒菜么?這也實在是太見外了吧。”凌風大笑中,淡淡地撇了黃書良一眼,然后收起手上的一柄頗為精致的折扇,神態倨傲不已。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