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深淵與玩家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我有十二個紅顏?會不會太累了?
    金釵……

    孫大圣去的地方有大觀園。

    大觀園,暗合《紅樓夢》的場景,或者說暗合《石頭記》的場景。

    眾所周知,《紅樓夢》有很多的版本。

    如果山海界場景是信仰具現化出來的,那可能會出現不同版本也不是沒有可能。

    但若是本就存在的,那更有可能是未被改編整理的《石頭記》。

    阿爾法打量手中的金釵。

    這金釵很是不俗,不是普通金子所鑄。

    釵頭是一朵代表富貴的金鑄牡丹花兒。

    《石頭記》的核心,金陵十二釵。

    孫大圣從大觀園中獲得一支不俗的金釵……

    阿爾法不敢輕舉妄動。

    山海界中開采出的東西,不能以常理來看。

    況且,阿爾法一直感覺無論是《石頭記》還是改后的《紅樓夢》都是恐怖片。

    從一開始,所有主人公的結局就在詩詞、花語中注定了。

    以神的角度來說,本無所謂。

    畢竟硬幣拋棄的一刻,結局就已經被注定了。

    但代入故事中的人物卻有大恐怖。

    放下金釵,阿爾法小號登入。

    小號所在的地方還是白夫人的家里。

    今夕應該也在周圍。

    (阿爾法)區域喇叭:“孫大圣,你找到的是什么寶貝,怎么找到的?”

    (孫大圣)喇叭:“一個發釵,在一個倒霉鬼身上摸出來的,就是那個被喜鵲啄死的家伙,怎么樣?這次終于被我拔了頭籌了,你也體會一把跟在別人屁股后面的滋味,感受如何?”

    感受,自然是感謝啦。

    (阿爾法)喇叭:“佩服佩服。”

    阿爾法按照孫大圣回答時腦子里的想法,調出準確的場景畫面。

    重新播放,以大圣的視角目睹了一遍整個事件的經過。

    今夕(私聊):你家的事辦完了?

    私聊ing……

    阿爾法:還沒,但也快了。

    今夕:那就先忙吧,對了那只蜘蛛成了我的寵物,你要不要也試試?

    蜘蛛寵物……

    七夕的時候,今夕和白晶晶玩喜蛛應巧時抓的蜘蛛精?

    厲害了。

    阿爾法:那寵物能帶回么?

    今夕:我還沒回去過,不知道。

    要是不能帶回,空歡喜一場,這丫頭會很難受吧。

    那蜘蛛精阿爾法之前觀察過,不是怨氣所化,也不像神燈精靈那種狀態。

    像是個活物,精怪。

    嘛,就讓這丫頭把蜘蛛帶回吧,順便研究下山海界的本土生物。

    想到這,阿爾法點開gm后臺,改了些數據。

    在今夕回歸的時候,會提醒今夕將蜘蛛精收入棺材。

    做完這些,阿爾法自稱有事下線了。

    玩家下線,軀體會留在山海界。

    這次不會變成植株,只是挺尸。

    玩家想要保護各自的裝備,系統提議是將有價值物品收入棺材,再將棺材就地埋起來。

    挖坑埋坑,再掀開棺材從坑里爬出來,想來也是趣事。

    呵呵呵呵……

    小號下線。

    阿爾法再次研究那金釵。

    思慮再三,終于用神念探入其中。

    金簪中突然傳來一股吸力,阿爾法的意識只覺一陣頭暈目眩,意識就被吸入其中。

    還是著道了!

    沒有刺痛,也沒有不舒服。

    眼前只是映照出幻像——一望無際的云海。

    云海中有一條白玉鋪成的小道,曲曲折折,小道邊上立著朱木架成的護欄。

    有幾分的古味。

    阿爾法打量著四周,恍惚間遠處飄來一女子。

    腳都不帶動的,也沒空間波動,直勾勾的就出現在眼中,又直勾勾的出現在眼前。

    “你是……”

    阿爾法試著交流。

    不知何物的東西開口:“吾居離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乃放春山遣香洞太虛幻境警幻仙姑是也;司人間之風情月債,掌塵世之女怨男癡。”

    紅樓夢里的警幻仙姑……

    阿爾法作揖:“久仰大名,幸會幸會。”

    那一身白衣素裹,仙姿出塵,但雙目卻無神木訥不想活物的仙姑開口道:“汝雖是天外之客,但因情思多纏,方與我有緣,待金簪十二花瓣開時,汝可入我太虛幻境游歷,功參造化,繼承紅塵簿……”

    “來不及……玄虛要開了……不……還能來得及……必須來得及……”

    這位警幻仙姑好像壞掉了,轉眼煙消云散。

    只聽最后一句,“待十二花瓣開時,入我太虛幻境……”

    阿爾法意識回歸本體。

    這時手中金簪變了樣子,從牡丹花變成一朵十二瓣的蓮花。

    蓮花綻放成朵,復又收縮了起來,結成一個花骨朵。

    阿爾法正不懂,就見花骨朵又開了,卻沒全開,只有五片花瓣有待開之勢。

    同時金色逐漸褪去,金釵轉為玉石質地的玉釵。

    啥玩意?幾個意思?

    神念再次探入玉釵。

    這次沒有之前的縹緲仙境。

    只有一本古冊,上寫著十二釵。

    翻開,有五頁有畫。

    第一幅,一只有著三眼的火鳳;火鳳飛于天,眼角有淚滑落,地上遍地火海。

    第二幅,一張古琴;只留一弦其余六根皆斷,白蛇盤繞在上面閉目沉睡。

    第三幅,半黑半白的蓮花;黑的一面白骨鋪地,白的一面祥云縈繞。

    第四幅,一片黑夜;烏云遮月,卻無一滴的雨,無一道雷。

    第五幅,一把椅子;放在白骨山上,椅子金玉鑲嵌,寶光奪目。

    ……

    見到第一幅畫的時候阿爾法想到了金烏,或者說墨玉。

    以為一幅畫就是一個人。

    但第二幅是什么意思?

    第三幅更是不懂。

    往下越來越抽象。

    同寶玉看到的十二釵不同,寶玉還能看到題詞,但他這只有畫。

    每一幅都凄慘無比,令人看了頭皮發麻。

    細思又極恐。

    幾幅畫沒一副看起來是好意的。

    “十二瓣花,如果每一瓣都是一位紅艷。”

    “那我是不是太忙了些?”

    這般想著,阿爾法“呵呵”面無表情冷笑一聲。

    念頭退出玉釵。

    想了想,又扔進體內世界凈化了下。

    沒見到有怨氣被洗滌。

    “金釵只是孫大圣無意間撿起的,不是針對我的,要是別人撿了應該也一樣。”

    思來想去,阿爾法覺得理應如此,不用理會這種故弄玄虛的東西。

    如此想著,心情放松了不少。

    “這個大圣也是,亂撿什么東西。”

    稱號既然已經刷新到最新的,是時候更新兩個新稱號。

    系統廣播:“開啟新特殊稱號,結丹期雛鷹、元嬰期大鵬。”

    【特殊稱號】

    結丹期雛鷹:需要完成一百次有價值的開采任務。(第一名獎勵專屬定制皮膚)

    元嬰期大鵬:需要完成一千次有價值的開采任務。(獎勵待定,上一稱號完成后。)

    開采任務一次都不好完成,因為開采的東西必須判定為有價值的,一百次有的他們玩的了。

    并且,無論一次尋了多少次寶貝,都只算一次,哦呵呵呵呵。

    (孫大圣)全服喇叭:“啊!我這次是第一啊!我怎么沒有特殊獎勵!不公平!”

    “呵呵,你帶回那么嚇人的東西,獎勵自然沒有了。”

    “繼續加油吧,少年。”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