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庶妃驚華:一品毒醫 > 第六十四章 詛咒
莫子玉跟邱銘隨著管家一路七彎八拐的到了一座竹苑外,在密密麻麻的竹林里面有一個十分簡樸的院子,這倒是叫人意外,這侯府看上去倒是豪華,沒有想到這位侯爺竟然住在這么簡樸的地方。
“兩位,里面請。”管家站在門外,彎腰請兩人入內。
“多謝。”莫子玉與邱銘兩人踏入院子里面,管家將門關上。
沒一會兒,一個穿著布衣荊釵的女子出來,笑吟吟的說道:“神醫來了?快些請進吧。”
“見過侯爺夫人!”邱銘抱拳行禮。
莫子玉心中略微詫異了一下,還以為此人是婢女,沒有想到竟然是侯爺夫人。
“別客氣。”女子微微一笑,“若是你能夠醫治好我的丈夫,你們才是我的恩人呢!”
說話間吳氏帶著兩人入了內屋,只瞧著一個二十五六歲的男子坐在陰影中,臉色蒼白如紙,身子消瘦如骨頭,十分羸弱。他略略的抬起眼睛,叫莫子玉心中微微的一凜,仿佛被一條毒蛇盯上了一般,頓時從背脊升起了一股涼意。
此人雖然病重,但是絕非善類,莫子玉心中默默的警惕起來了。
“坐吧,我的身子不好,恕招待不周了!”羋戚微微一笑,“夫人,上茶。”
“是。”吳氏溫順的退下。
“兩位請坐吧。”羋戚看著邱銘笑了笑,“你倒是許久未曾來我這里坐坐了。”
“近來事務繁忙。”邱銘抱拳說道,“未曾前來給王爺請安。不說在下的事情了,我來給王爺介紹一下,這一位乃是柳公子,醫術十分出眾,所以在下帶他前來給侯爺看看,或許他有好法子能夠叫侯爺的身子好轉。”
“這些年來,我接觸過的名醫,不下十位,但是無人將我這病治好了。”羋戚笑了笑,“按理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可是我偏還是不甘心,想要試一試這運氣,或許老天爺待我不薄,讓我能夠有恢復的一日呢!”
羋戚看向了莫子玉,他狹長的眼睛輕輕的瞇了一下:“柳公子,拜托了。”
莫子玉靠上前給羋戚把脈,他的脈象十分的虛弱,而且十分的奇怪,這脈象她此前從未碰到過,似重病,似中毒,又都不似。到底是因病纏綿還是因為****所致?
“侯爺平日里面有哪些癥狀?”莫子玉問道。
“癥狀嘛!”羋戚略微沉思了一下,“白日嗜睡,晚上反倒是沒了睡意,胃口不佳,吃少許就會消化不得。最嚴重的的是,我曬不得太陽,一曬太陽便是從肌膚里面滲出血來。有時候我覺得自己是被詛咒了,曾經有人詛咒過我的父親,說他的子女將永遠無法生活在陽光之下,那詛咒的話似乎實現了,我沒有辦法曬太陽,只能夠在夜間行動!”
莫子玉沒有皺得更深了,曬不了太陽?這倒是她頭一回聽到有人有這個癥狀。
天底下果真有人一曬太陽就會肌膚滲出血水么?
為何聽上去如此的滲人?
“柳公子,我原來見過的那些大夫都看不出我這到底是什么病,不知道柳公子有什么見解?”羋戚微笑著問道。
莫子玉抱拳道:“實話實話,侯爺這種癥狀我也是第一次遇到,不過我倒是覺得挺有趣的,希望侯爺能夠給我幾日時間研究一下,我或許有法子能夠醫治侯爺的病癥。”
“哦?”羋戚大喜,“你還是第一個說能夠醫治我的病的人,我十分喜歡。”
莫子玉起身,深深作揖,說道:“我有一個請求,希望侯爺能夠成全。”
“你說就是。”
“昨日侯爺在調用官兵的時候十分抓了一個女子?”莫子玉問道。
“好像有這么回事?”羋戚說道,“怎么,這女子是你的相好?”
“她是我的侍女。”莫子玉抱拳道,“這一切都是誤會,邱銘可以作證,都是那太守蔡京想要討好趙家的人。”
羋戚的眸子再一次輕輕的瞇起來了,他將莫子玉上下打量了一眼,問道:“柳公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既然要為王爺治病,那么我也應該坦誠以待,我是姜柳,侯爺或許聽說。”
“何止聽過,你的事情,多多少少我們都知道一些。”羋戚說道,“嗯,不僅僅醫術了得,救死扶傷,曾經更是在千軍萬馬當中救下了陛下,可謂是有勇有謀,還善良美麗!”
“侯爺謬贊了。”莫子玉說道,“不知道侯爺是否能夠將我的侍女還給我?”
“當然沒有問題!”羋戚說道。
這時候吳氏入內奉茶,羋戚將她叫到了身邊,在她的耳邊小聲說了幾句,吳氏點頭,隨后退下。
“稍等一下。”羋戚說道,“我估摸著我這身子一時半會兒應該是好不了了,我已經吩咐下去給姜姑娘收拾一間屋子出來居住,希望姜姑娘不要嫌棄!”
“多謝侯爺。”
“那姜姑娘先下去休息吧。”羋戚說道,“邱銘留一下,我跟你說一下昨晚上的事情。”
“那我就先告辭了。”
莫子玉出了竹屋,一會兒就見著兩個侍女上前,領著莫子玉去客房休息。
這侯府除了那一座竹苑特殊一些外,其他的地方倒也沒什么特別的,雕梁畫棟,倒也樣樣不缺。
“姜姑娘先休息吧。”兩個侍女行禮道,“奴婢就在外面,若是姑娘有什么事情需要奴婢做的,只管吩咐就好。”
“好。”莫子玉關上房門,先將房間內都檢查了一番,沒有發現什么異常之處,方才放心下來。
她不是很喜歡這個侯府,更是不喜歡那一位侯爺,這侯府里外都透著一股子的陰森之意。
只是羋戚的病情的確是奇怪,也引起了她的興趣,她細細的回憶了一下,之前在南楚的時候,羋梓給她找來了很多的古籍醫術,似乎有提到過相關的癥狀,她當時還以為是自己的理解有誤或者說醫書在傳承的過程中有什么遺漏誤解的地方,看來誤解的是自己,這種癥狀是真的存在過。
沒一會兒的功夫,就聽見吳氏前來敲門:“姜姑娘,你睡下了么?”
莫子玉開門,問道:“夫人,何事?”
“這位是你的侍女吧?”吳氏指了一下她身后不遠的青靈,“原來是是一場誤會,我們誤抓了姑娘的婢女,還望姑娘萬萬不要怪罪才是。”
“既然誤會,我怎么可能怪罪呢。”莫子玉微微一笑,“還要多謝夫人親自將人送來呢!”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擾姑娘了。”吳氏笑道,“姑娘只怕要在這里小住幾日,侯府有些簡陋,希望姑娘不要嫌棄,若是有什么需要的東西,跟我提就是了。”
“已經很好了。”莫子玉說道,“夫人費心了。”
吳氏點頭,隨后帶著她的兩個侍女離開。
“姑娘!”人一走,青靈急忙急忙來到了莫子玉的身前,“還以為見不到姑娘了,看到姑娘你平安無事就好了。”
“我沒事,見到你無礙,我也很高興。”莫子玉說道,“你也吃苦頭了,進來說話吧。”
“我知道姑娘定然會找到我的。”青靈說道,“也算是司徒摘星那家伙有些用處了。我方才聽說姑娘要在這侯府小住,為何?”
“東開侯的病情嚴重,我留下看看是否可以醫治。”莫子玉淡淡的說道,“除去其他的因素,他的病情我還是十分的感興趣的,若是能夠醫治好這類型的病,我的醫術才算是沒有倒退,日后才有臉見師父。”
竹苑內。
“哪些江洋大盜我給你抓住了,也算是解了你的心頭之憂了。”羋戚說道,“只是你為何要跟蔡京鬧翻呢?”
“蔡京是個小人,我早就不想在他手下趕了。”邱銘冷聲說道,“作為交換,姜柳此人,我也給你帶來了,我們算是兩清了。不過,姜柳不是有什么壞心腸的人,你不要傷害她。”
聞言,羋戚勾唇笑了笑:“難道我像是有壞心眼的人嗎?我只是希望有人能夠醫治我的病而已,倒是沒有其他的意思。”
“若是如此,你直接登門拜訪就好,何必搞出這些事情?”邱銘嘆了口氣,“只怕除了治病之外,你還有其他的目的吧?”
羋戚有些無奈的笑了笑:“人,并非只有好與壞之分,更多的時候人是灰色的而且充滿了無奈。我剛剛說過,我這個病就是個詛咒,我不是在說笑,事實就是如此,或許只有她能夠解除這詛咒。我活不了多久了,她或許是我唯一的機會了,我必須要把握住,她是我唯一的生機,若是有的手段復雜了些,也希望你能夠理解。”
“若非她有可能救你性命,我也不愿意配合你演戲。”邱銘說道,“我也不管你是不是有什么無奈,只是人是我交給你的,那么我希望她離開的時候也是完整的。”
“你且放心就是了,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傷害她的!”羋戚微微笑道,“他日若是我能夠恢復,別忘了我們的賽馬之約就是!”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