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神武之三界封魔 > 第八十二章 扭轉軍心

赤眸夔牛的確很虎,很自大也很蠢。

他匆忙跑了回去,還未到軍隊便怒吼道:“剛才那四頭牛呢!趕緊給我滾出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是奸細,你們只是調虎離山而已。”

“這點小計謀就想騙過我赤眸,你們未免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

“快滾出來,和我堂堂正正決斗。”

他吼了好幾聲,終于到達了軍隊,卻發現軍隊一點事情都沒有,所有夔牛戰士都安安靜靜站著。

“難道不是調虎離山?”

赤眸夔牛愣了愣,連忙問道:“你們有沒有看到剛才那四頭夔牛?他們去哪里了?”

這個小夔牛連忙吼了幾聲,朝著赤眸夔牛回來的方向伸了伸頭。

赤眸夔牛微微一愣,皺眉道:“奇怪,既然是朝著和我同樣的方向逃的,我為什么又沒有發現他們呢?我掉頭應該可以和他們裝上的啊!”

越想越不對,忽然他心中一驚,想到了一個更加可怕的可能性,頓時跳了起來,驚吼道:“不好!他們是為了找火盆!哎呀!大意了!”

他氣得鼻子里直冒煙,轉頭又連忙朝葉青峰方向沖去,連續被耍了好幾次,還暴露了火盆的位置,他心頭的怒火早就壓制不住了,渾身都開始發光,怒吼如驚雷,鐵蹄翻飛,竟然在幾十個呼吸便到了洞口,然后連忙沖了進去。

葉青峰等人進入洞口之后,卻發現這里邊簡直太大了,就像把整座山都掏空了一般,到處都是洞穴,到處都是發光的怪石。

他們沿著最大最寬敞的通道一路朝前,遇到了岔路口卻不知道該怎么走了,心頭也只怪赤眸夔牛反應的太及時,否則不至于這么麻煩的。

現在的情況也只能硬著頭皮慢慢去找,但巧合就在于,他們幾乎沒費什么功夫便找到了。

這是一個巨大的石室,三面都是巖壁,上頂極高,估計都將近十丈了,縱橫更是有將近二十丈,都堪比一個廣場了。

而在這石室的最中間,四個火盆正燃燒和熊熊的烈火,拼成了一個正方形模樣,每一面都有龍頭,看起來倒是威嚴無比。而且,單個火盆本身也是正方形的,看起來十分古怪,似乎只是木頭而已,但卻又始終燃不起來。

烈火熊熊,光芒照亮了四周的巖壁,從火盆之中散發出一股股詭異的力量,讓葉青峰等人更加確信自己沒有找錯。

“現在怎么般?直接把它們打碎嗎?還是用法術讓火焰熄滅?”

雪千尋剛剛問出了聲,一個粗獷的聲音便直接傳了出來,如驚雷一般的巨響,赤眸夔牛去而復返,終于又見到了我葉青峰等人。

于是這一時刻,十只眼睛你看我我看你,幾乎就都呆住了。

過了好幾個呼吸,赤眸夔牛才大聲道:“你們幾個,有沒有看到四頭夔牛闖進來?”

這句話差點沒把葉青峰嗆死,他干咳了好幾聲,才終于道:“沒看見,我們只是守護火盆安全而已,其他的我們都不參與。”

赤眸夔牛點頭道:“莫非你們是滄溟他們派來保護火盆的?那你們一定要注意,有四頭夔牛利用了我找到這里了,我想他們很快會闖這里來,你們做好心理準備。”

葉青峰道:“沒事,我們不懼怕他們,我們打得過他們。”

“那就好。”

赤眸夔牛道:“那你們先看著,我再去找一找,找到了非把他們剝了皮不可。”

他恨恨放了幾句狠話,終于又離開了。

這時,葉青峰四人才緩緩對視,皆看到了對方眼中的蒙圈。

這...這赤眸夔牛到底長了腦子嗎?竟然如此奇葩,這都沒能轉過這個彎兒來。

雪千尋喃喃道:“我收回我剛才的話,大笨熊雖然笨,但還沒有笨到這種程度來,真是要了命了。”

花解語道:“如果不是親身經歷,我可能也不會相信世界上會有這么笨的人。“

葉青峰忍不住笑道:“比他笨的人還是有很多的,但這么笨還這么自信,喜歡自作聰明,這就比較罕見。”

“好啦,我們還是說說正事吧。”

凌霜月輕聲道:“你們說這個該怎么處理,直接砸嗎?還是怎樣?”

“不清楚,很難去下決斷,因為我們對這個火盆一無所知,一切只有靠猜測。”

說到這里,花解語的眉頭皺得更緊,她緩緩道:“不如先觀察一下,看看有什么玄機。”

“好。”

眾人互相點頭,正準備行動,洞口卻又傳來沉重的腳步聲。

葉青峰等人的身體僵住,只見赤眸夔牛大步走進來,撓著頭大聲道:“我真是急病亂投醫,那四頭牛早晚會找到這里來,我直接在這里等著不就好了嘛。”

雪千尋快笑不出來了:“你...你要在這里等著?”

赤眸夔牛鄭重道:“邏輯上是行得通的,他們早晚要找到這里來,我等著,和他們好好的打一場,非要他們全部打服。”

葉青峰幾乎都要喊出“我已經服了”這種話了,但眾人卻也沒辦法,只好盤坐在原地忍受著。

而此刻軍隊這邊,確定赤眸夔牛離開了之后,大長老終于逮著機會開始勸誡起來了。

他蒼老不已,本來就是半只腳踏進棺材的人了,但此刻為了夔牛部族,還是站了出來。

渾濁的眼睛看著四周的夔牛,嘆聲道:“孩子們,你們真的要造反嗎?我想知道這是出自于你們的本意,還是說你們只是不得已而聽命行事。”

“如果是前者,我只能說你們還太稚嫩了,如果是后者,我只能說你們太愚蠢了。”

“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你們還沒有看清楚我們夔牛一族面臨的是什么,是一場隨時可能滅族的大禍啊!那九黎有多強你們知道嗎?強大到我們不可能戰勝,所以幾千年來都是他們來護著我們,才最終成了我們的統治者。”

“在這種情況下,你們腦海中造反的想法是不是稚嫩?當然稚嫩。”

他看著眾人,表情愈發復雜,聲音沙啞無比,繼續說道:

“當年圖騰圣獸老祖為什么要加一個大長老的位置來限制族長?因為一個人說了算本就容易走極端,比如這一次反抗九黎,有意義嗎?幾千年都是這樣過來的,今天卻要反了,然后把全族的性命都搭進去,值得嗎?”

“時間早就證明了我們的選擇是對的,但每個時代都那么幾個人跳出來鬧造反,赤眸和族長和他們差不多就是這類人,但曾經所有反對這一類人的大長老,都令你們活了下來。”

四周所有的夔牛一族戰士都看著大長老,他的威信本來就很高,畢竟在這個位置也坐了好多年了,只是最近一年和族長漸漸不合,才最終到了今天這個地步。

他大聲道:“如果你們只是聽命行事,我要說你們愚蠢,因為你們違背了自己的心,放棄了自己的選擇。”

“你們要做的不是一味的聽從命令,而是要幫助族長不再受那兩個奸人蠱惑。”

“那兩個奸人,巴戟天和滄溟,不知道害了多少種族啊,尤其是烏斯藏的妖族,幾乎都認識這兩人了!而我們夔牛一族與世隔絕,竟然不知道放進來的是兩個魔頭。”

四下數千戰士發出嗡嗡的叫聲,似乎在議論著什么,大長老知道自己說到這里差不多了,便大聲道:“現在,就有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讓他來跟你們說。”

于是,白無憂很不情愿地走上前來。

他一瘸一拐,神色悲戚,抬頭看向眾人,深深嘆了口氣。

“唉!你們夔牛一族啊,完蛋了。”

上來就是這么一句話,直接讓眾人瞪大了眼。

白無憂強行讓自己入戲,然后擺手道:“別問我為什么,當我聽到滄溟和巴戟天這兩個名字的時候,我就知道你們完蛋了,這兩個人,簡直就是我烏斯藏的夢魘啊!”

“你們或許聽說個狐族、狐族、猿猴族、霜狼族等等各種妖族,但你們見到過和我一樣的妖族嗎?”

眾人看著他,想了想,又搖了搖頭。

白無憂心想你們當然不知道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個什么族呢。

他心中狂笑,然后一臉悲痛,捂著胸口道:“你們當然不知道,你們當然沒有看到過,因為我的族人都死光了,就是死在了巴戟天和滄溟的手中!”

“他們兩人,太能蠱惑人心了啊!”

“唉,不要問具體原因,不是我不說,而是太可怕了,說出來我自己也活不下去了。”

越是遮遮掩掩的話,往往越能引起眾人的好奇心,越能讓他們覺得可怕。

看著一個個夔牛驚慌的神色,白無憂又下了一劑猛藥,他指著自己的雙眼道:“看到了嗎?我這里以前是白的,現在是黑的,為什么呢?哭成這樣的啊!全族都死光了,就剩我一個了,我能不哭嗎?”

“只是想不到,夔牛一族,也要走我們這一族的老路啊!”

他又是一陣嘆息,然后轉頭離開,大長老怎么拉都拉不住。

最終,大長老才終于走到前方來,大聲道:“看到了嗎?同胞們,你們難道真的忍心對自己人下手嗎?放下手中的武器吧,我們的同胞只有幾千個了,經不起死了啊。”

“都回去吧,回自己的洞府吧,外邊太黑,也太冷了。”

一句句話發出,一聲聲低鳴傳來,陸陸續續便有夔牛離隊,接著便是大批大批地離開,最后終于走得干干凈凈了。

誰也沒想到,這一招竟然這么好用。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