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我學會了瞬間移動 > 第31章 你是專程過來打臉的?
    就這樣閉著眼睛回味了良久,趙明誠終于從曲子當中回過神來。

    萬萬沒想到,本以為這是那家伙三腳貓功夫弄出來為搏美人一笑的拉撒,沒想到竟然是足夠傳唱的經典名曲!

    原諒他剛才確實是被曲子俘虜了。

    以他專業的眼光來評價,這首曲子的音域比較狹窄,節奏也比較簡單,但好在極富于歌唱性和抒情性,尤其是單的曲調當中,他竟然聽出了優美、勁爆、溫馨、壓抑、到最后的感動,足足5種情感!

    一般來說,一首曲子的曲風往往都只有一種主要情感,要么壓抑,要么歡快,要么抒情,要么感動,很少有人能夠把2種或者2種以上的主要感情融入到一首曲子當中,而眼前的這首曲子,竟然融入了5種感情!

    偏偏這5種情感卻毫不違和,起承銜接一點兒都沒頓挫,完全就是水到渠成。

    這哪里是什么拉撒,說一聲經典也絕不為過啊!

    大師!

    寫出這首曲子的人絕對是大師!

    要么就是絕對的天才!

    反正這樣的曲子,他趙明誠是絕對寫不出來的!

    一瞬間,趙明誠的腦子里就想到了很多,看著劉昂的目光也豎起了大手指。

    別誤會,他可不會認為這首曲子是劉昂這樣的人能夠寫出來的,

    他只是單純的認為這家伙為搏美人一笑,竟然能夠請出一位大師來寫歌作曲!

    這里面付出的代價,那就不單單只是金錢能夠衡量的了。

    佩服佩服,為了泡妞,單單這種手段,他們學校的那些單身狗老師們就是把褲衩也當了都贏不了!

    趙明誠無比感嘆。

    “怎么樣,趙老師?”徐夢嬌好奇地看著他。

    “單從曲子來說,無可挑剔!”趙明誠是個實誠人,不會因為看人不順眼就睜著眼睛說瞎話。

    “那么,你能把詞兒寫出來嗎?最好是和學校建校90周年相符合的那種!”徐夢嬌有些期待。

    這首曲兒當然是不錯的,就連她這個外行人都能聽得出來,如果這家伙一開始就文人相輕,說些不著調的話的話,她絕對扭頭就走。

    還好,沒有丟她們江州大學的臉。

    “那個,”趙明誠有些猶豫。

    這么一首經典曲子,真讓他寫詞兒的話,他覺得自己有些HOLD不住,不過真讓他眼睜睜看著這種難得的機會溜走,他又不甘心。

    要知道,有多少音樂人終其一生也寫不出一首可以傳唱的名曲,也更難有機會為這樣的名曲填詞,沒想到這樣的機會突然就掉在了他眼前……

    咬了咬牙:“如果你不嫌棄我寫得不好的話,我倒是可以一試。”

    “放心,只要唱出去不丟人就成!”徐夢嬌霸氣的一揮手,無所謂道,“這件事就拜托你了,等回頭再請你吃飯。不過你寫完了記得告訴我一聲,我還要把歌兒報上去呢!”

    說完,招呼著劉昂就準備走,毫不拖泥帶水。

    “等,等等!”

    看到兩人毫無留戀地轉身出門,趙明誠趕緊留下了她兩。

    笑話,讓他給曲子作詞,那么曲子呢?

    別說就這樣讓他聽著MP3就把詞兒給做出來了吧!丫就沒有準備個完備的曲譜不成?再不濟,簡單的五線譜總有吧?

    趙明誠盯著劉昂的目光當中透露著詭異。

    如果這家伙是忘了給譜子還好說,如果不是的話,那么很明顯了,這家伙完全就是個西貝貨!

    看我怎么戳穿他!

    “怎么了,還有事兒嗎?”

    “徐老師,這首歌應該是這位先生寫出來的吧?”趙明誠笑著問道,轉頭看著劉昂,“無論是作詞還是作曲,最好還是要詞和曲有機地結合在一起,那才能夠寫出一首經典的歌兒。既然曲子是這位先生作出來的,我這邊要是遇見了困難,也好和您一起磋商,您也是行內人,您說是不是這個理?”

    劉昂愣了愣,下意識就點了點頭。

    再怎么他也是學過點兒音樂的,雖然不是科班兒出身,但基本的道理還是明白,瞧這老師的意思,應該是想要和他這位作者做好溝通,這才能好寫出詞兒來?

    嗯,沒毛病。

    “那好吧,不過我只有半天的空閑時間。”

    劉昂還是答應了下來。

    沒有看見過豬跑,他還沒有吃過豬肉嗎?

    雖然因為語言水平有限,最終他沒能把典故翻譯出來,不敢拿“半生不熟”地歌詞兒出來丟人,但有原唱打底,人家要是寫得不好,他絕對還是能夠指點一番的……

    這下子,徐夢嬌也不好意思走了:“那好,你們兩先做著,我就在一邊看,反正今兒是周六,老娘的課也上完了……趙老師,您這邊該不會不方便吧?”

    “方便,方便,有什么不方便的。”趙明誠爽快地回應道。

    于是,在趙明誠的招呼下,三人來到了專門的音樂室。

    鋼琴、吉塔、貝斯、大提琴、小提琴等等等等,看著音樂室內琳瑯滿目的樂器,兩位音樂外行算是開了一番眼界。

    “那么,我們就開始吧!”趙明誠也絲毫不拖泥帶水,拿起裝備就直接開干。

    “這位……”

    “免貴姓劉。”

    “嗯,那好,劉先生,您的曲譜呢?”

    “曲譜?哦,您瞧我,差點兒把這事兒給忘了,曲譜在這兒呢。”

    看到劉昂終于從口袋里掏出一張曲譜,趙明誠失望不已,這家伙,還真是忘了?

    不過是驢子是馬拉出來溜溜,有多少斤兩還是得稱稱,等會兒要是他連曲子當中一些淺而易見的東西都回答不出來,應該就是人家給“代工”的,到時候可別怪他在徐老師面前婉轉地點出來。

    當然了,要是真有水平他也認了,反正都是幫忙作詞,他又沒有任何損失,甚至能夠給這樣傳唱的名曲作詞,還是他的榮幸呢。

    打著這個主意,趙明誠拿過了曲譜,開始填詞。

    “劉先生,你看看這里,這里的節奏應該是2、4拍吧?”

    “2、4拍?不是4、2拍嗎?”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口誤,口誤。”

    “對了,劉先生,這里是‘漸消失’?”

    “趙老師,你怎么又看錯了,這不是‘漸寬廣’嗎?”

    “哦哦,這個人老了,眼神兒不太好使。”

    “趙老師你說笑了,看您這樣子,也就三十出頭吧……”

    劉昂覺得這位老師有點兒水,要不是這里是江州大學,他都要以為這家伙是走后門兒進來的了。

    趙明誠倒是不知道自己被人鄙視了,他只不過是借用著音樂當中的一些專業術語,找準機會就突然來個旁敲側擊而已,如果劉昂真是他以為的那種只會唱個歌兒或者彈個吉他的西貝貨,那么絕對會出丑,他也不會顧忌對方的面子,絕對會給徐老師提出來。

    只可惜劉昂再次讓他失望了,劉昂的音樂水平雖然差勁,但那只是在熟練度以及對音樂的創造性方面,能夠給音樂逆向譜曲的人,這些基本功又怎會不懂?

    當然,趙明誠也和劉昂杠上了,挑了幾處曲子當中情感交融的節點,用自己做的詞拿來讓劉昂評判,沒想到劉昂這家伙,還真的能夠品頭論足,用自己做的詞給他提出了不少合理的建議。

    你說你有這樣的作詞水準,為何不干脆自己把詞兒寫了,偏要來找他?

    太氣人了!

    最終,反倒是趙明誠自己郁悶無比。

    其他方面他看不出來,但在作曲兒的基本功甚至是一些情感藝術的承接方面,這家伙確實是在水準線上,至少,也算得上是個音樂人。

    如果這首曲子還真的是這家伙所寫,那么憑借這首曲子,這廝還真能一舉出名也說不定!

    想到這里,趙明誠突然感覺自己就是自打自臉。

    雖然這家伙在某些方面表現得相當稚嫩,但能夠寫出名曲兒的人不一定就非比他們這些專門教音樂的老師更專業,而且,他們這些更專業的老師,也不一定能寫出傳唱的名曲兒!

    音樂這東西啊,相當講究靈感和天賦,尤其是在創作方面。

    你不得不佩服某些剛學會樂理知識沒幾年的人,都能創作出膾炙人口的歌曲,而某些深耕在音樂當中一輩子的老專家老教授,窮其一生也創作不出什么像樣的曲子。

    和劉昂比起來,他趙明誠大概就屬于后者……

    想到這里,一時間,趙明誠看向劉昂的目光顯得極為復雜,他甚至有了這家伙是專門上來裝逼打臉的感覺。

    你有這樣的音樂天賦不好好地在圈子里發揮,竟然拿出來泡妞?

    泡妞也就罷了,還專門找上門來嘲笑我?

    太氣人了!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