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天醒之門 > 第六十八章 隱晦過去

晨風寒冷,拉著車廂的馬匹,偶爾打著響鼻,透出白色霧氣。

第一大道艾比十字街46號的洋房外,老者弗朗奇一臉的凝重,對于沒被讓進屋也不介意。

“要不要找老波頓?”

相比之下,亞爾林則是比較著急,看到喬伊斯不說話,連忙幫他出著主意。

“找誰也沒用,這樣,弗朗奇,麻煩你送我和艾琳娜去教會,你在外面等著我們就行。”喬伊斯只能硬著頭皮道。

亞爾林沒想到,喬伊斯得知被生命女神教會傳喚之后,竟然能沉得住氣。

“我不能去生命女神教會。”

馬車夫弗朗奇一口拒絕了喬伊斯,頭搖得如同撥浪鼓。

不管有沒有原因,弗朗奇都表現出了不愿同喬伊斯承擔。

“你們先走吧,我會去生命女神教會,但我得先告訴艾琳娜一聲。”喬伊斯點了點頭,臉上的笑容略有泛僵。

關上洋房的門,喬伊斯沒讓亞爾林和弗朗奇進入。

“喬伊斯,是誰來了?”

艾琳娜從二樓房間出來,一身呢子大衣的她,已然整理妥當要出門上班。

“生命女神教會傳喚咱們了,說是問法師塔的事。”喬伊斯上樓,對艾琳娜直言道。

聽到喬伊斯的話,艾琳娜嬌軀明顯一震,不免花容失色。

“咱們沒做虧心事,用不著害怕什么。”喬伊斯將艾琳娜擁入懷中安撫,也不無對她的提醒。

雖說喬伊斯和艾琳娜算不上做賊心虛,但面對生命女神教會的壓力,一旦表現出怯懦與慌張,只會讓人一眼看出藏了秘密。

“生命女神教會傳喚,一定不懷好意。”

艾琳娜感受著喬伊斯的力量,覺得他有些變了。

“那又怎么樣,在殘酷的世道中,天天喪命的人多了,有餓死的,有凍死的,甚至有遭受欺凌被殺害的,咱們小時候在孤兒院,如果不是老魯伯特,咱們早就死了。”喬伊斯嘴角上翹,說到后來露出了狠色。

“我知道了。”

艾琳娜回憶起過去,神色堅定了很多。

“相信我,不管怎么樣,我都會保護你的。”喬伊斯拉上了艾琳娜的秀手,聲音雖輕卻流露出承諾之意。

“再不走可又要晚了。”

泰瑞莎從一樓房間中行出,還沒看出來喬伊斯和艾琳娜有事。

“我們去一趟生命女神教會,你自己去處里上班吧。”喬伊斯歉意笑語道。

泰瑞莎先是訝異,旋即蹙了蹙眉。

離開洋房,看到街邊上已經不是弗朗奇的馬車,喬伊斯帶艾琳娜直接走了過去。

“你怎么還沒走?”

面對車廂中的亞爾林,喬伊斯咧嘴笑問道。

“與人當面廝殺的危險都挺了過來,我不在乎同你們去一趟生命女神教會,況且教會傳喚的是你們,我應該不會有事。”亞爾林只覺得此時的喬伊斯很奔放。

“用不著說得這么坦白。”

喬伊斯坐在皮椅上,示意亞爾林知會車夫去莫亞區。

“你們要小心應對。”

亞爾林瞅了一眼喬伊斯腿邊上的禮盒,竟擔心他有什么過激的行為,將事情鬧得一發不可收拾。

與喬伊斯經歷了兩次事,亞爾林知道他溫和的外表下,隱藏著狂猛的狠勁兒。

如果一旦到了危及性命的時候,亞爾林甚至毫不懷疑喬伊斯會對教會之人開槍。

“今天去生命女神教會,我是不是又能休息了?”喬伊斯打了個哈哈道。

街面并不擁堵,馬車快速而行,不出十五分鐘就來到了莫亞區的楓林大道。

“喔~~~”

馬車夫男子在外面喊了一聲,使得馬匹嘶鳴,車廂忽地震顫。

“怎么回事?”

因為來生命女神教會,亞爾林比較敏感,穩住身形之后大聲對車廂外喝斥。

“隊長!”

打開車廂簾,亞爾林看到了一身皮風衣的巴澤爾攔住了馬車。

“繼續走。”

巴澤爾上了車,沉聲對車夫道。

“今天挺冷的,隊長是不是等了一段時間?”車廂內沉悶的氣氛中,喬伊斯燦燦對巴澤爾問道。

“我寧愿你們沒來,光有狠勁兒活不了多久,沒有把握的情況下就不要冒險。”巴澤爾平淡言語道。

就連喬伊斯自己也沒想到,救了安吉拉的善緣,竟這么快得到了回報。

盡管巴澤爾不是軍情處的處長,但作為特別行動隊的隊長,在倫蘇市無疑也是實權人物之一,有他作保,喬伊斯覺得這次生命女神教會的傳喚能應對過去。

沒待巴澤爾的皮衣散去寒氣,馬車就停在了楓林大道盡頭。

“到了教會,不該說的不用說。”

巴澤爾帶著喬伊斯三人進入生命廣場,向圓柱形的生命之塔走去。

“拉什福德神仆,上午好。”

到了生命之塔的大門外,身形高大的巴澤爾,對一名領頭的威嚴老者問好。

在威嚴老者的示意中,四名神仆學徒很快將教會大門打開。

生命女神教會一層的教堂,依舊是**肅穆,進入其中能明顯感覺到暖意。

“幾位二樓請,斯通斯.凱恩執事在等著你們。”威嚴老者引領著巴澤爾往上走,說出了一個喬伊斯陌生的名字。

據喬伊斯所知,生命女神教會之人,也是有著階級劃分的,拋出信徒不提,還有學徒、神仆、執事,再往上就是主教、樞機主教、紅衣大主教,以及教皇。

在倫蘇市這樣的地方,教會執事已經很有權力,但威嚴老者神仆所提之人,并非是班奈特執事。

到了生命之塔二樓,映入喬伊斯眼中的,是一棵不太高卻很粗壯的樹。

班奈特一臉病容,站在了一邊,看向巴澤爾的眼神,隱藏著一抹恨意。

“尊敬的斯通斯.凱恩執事,您好。”

巴澤爾一手扶胸,對一名穿著長袍的佝僂老者行了一禮。

“巴澤爾,咱們得有三年沒見了。”

佝僂老者微微一笑,沒有太多的壓迫感。

巴澤爾的話本就不多,打完招呼算是了事。

喬伊斯先是愣了愣,旋即帶著艾琳娜和亞爾林向兩名執事躬身。

“最近復圖盟在倫蘇市鬧得厲害,而且死密會也在蠢蠢欲動,所以奧蘭都行省圣殿派我來倫蘇市看看。”佝僂老者似乎了解巴澤爾的性格,笑著表達了來意。

“不得了啊!”

一聽到佝僂老者是從圣殿來的,喬伊斯忍不住咧嘴露出了驚意,就連亞爾林也不免傻眼。

盡管佝僂老者被稱作執事,可執事和執事也是不一樣的,從圣殿來的執事真是很嚇人。

“倫蘇市越來越難了,放在二十年以前,天氣的變化并不大,灰霧之域對這里的影響愈發嚴重。”巴澤爾打量了佝僂老者一眼道。

“臨近灰霧之域的,不只是倫蘇市,羅森帝國與生命女神教會一直以來都是相互支撐,一榮俱榮,相信困難只是暫時的,慢慢情況會有所好轉。”佝僂老者的說法,讓喬伊斯心下警惕。

“這次我過來,似乎聽到了一些不和諧的聲音,從香草街法師塔的事來看,軍情處是不是與教會有什么嫌隙?”佝僂老者看到巴澤爾面容微沉,抹搭著眼皮再度問道。

“不錯,是不太對味兒,你們生命女神教會之人用寄生樹妖害人,而且還在人心臟中種下異物。”巴澤爾絲毫不露怯。

“隊長還真敢說!”

喬伊斯沒想到,巴澤爾會將事情挑明,而且還是當著圣殿派下的執事面。

“巴澤爾,你還是老樣子,看著似乎深沉了不少,但骨子中還是個不管不顧的亡命徒。”佝僂老者沒有驚訝也沒有意外,很快將話接了過來。

“我只是覺得不應該,你認識老魯伯特,他是你們生命女神教會的人。”巴澤爾越說,讓一臉虛弱病容的班奈特執事越緊張。

“去過機械圣戰遺藏的人不少,但現在活著的沒幾個了,哪怕老魯伯特當時只是個收尸的。”佝僂老者的說法,讓巴澤爾難得露出了驚容。

“隊長不知道老魯伯特的過去。”

喬伊斯之前就考慮過,老魯伯特的過去是關鍵。

“據我所知,你們軍情處現在也有一個在遺藏中活著回來的人,可惜他沒能踏上秘修一途。”佝僂老者繼續言語,使得亞爾林身形微微一震。

“斯通斯.凱恩執事說的是弗朗奇?”

喬伊斯反應很快,在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猜測。

“知道與不知道的,去過機械圣戰遺藏的人多了,有人是因為命令,有人是想得到機緣,從遺藏活著出來的,接觸的人更是數不過來,難道說就因為無中生有的懷疑,要殺了所有的人嗎?”巴澤爾臉上已經有了怒容。

“這種事情,確實早應該告一段落了,我也進去過機械圣戰遺藏,每每回想起同伴死在那可怕的墓葬中,至今都依然顫栗!”佝僂老者雙眼深邃,感嘆著言語道。

“咱們走。”

隊長巴澤爾帶著喬伊斯三人,就要離開生命之塔。

“據我所知,在鋼鐵花街烈焰柔情舞廳死的那個機械師,應該是死密會的一員,如果老魯伯特的女兒不是機械途徑還好說,她在你們軍情處不是長久之計,要么離開倫蘇市,找一個沒人認得她的地方,要么就去機械教會試試吧。”佝僂老者的笑語,竟然有著提醒之意。

宁夏11选5开奖助手